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五十章 心软

第三百五十章 心软

  杜云萝打量穆连潇,看他的神情,她知道穆连潇有些松动了。

  打铁要趁热,杜云萝从穆连潇怀中退出来,端起桌上灯台往外走。

  穆连潇含笑跟着她。

  穿过明间,杜云萝挑帘入了西次间,再往里去,就是改作了穆连潇书房的西梢间了。

  珠帘叮当脆响,灯光下,佳人莲步娉婷。

  杜云萝把灯台放在梨花木的翘头大案上,转身从后头的书架上取下了一本书册,翻到其中一页,摊开置于桌上。

  穆连潇走到案边,低头看向书册。

  只一眼,他的眸子就是一沉。

  那是岭东的地图。

  杜云萝翻开的是一册讲解岭东风情的山水地方志。

  “这是宣城,这是山峪关,”杜云萝圆润可爱的指尖点着地图,抬头看着穆连潇,眼神中几分期许几分得意,“世子,你看,其实一点也不远呢,和京城到桐城差不多的,我坐马车也能到。”

  穆连潇一怔,心中猛得划过一个念头。

  杜云萝杏眸晶亮,蕴着的水光潋滟:“世子,我要是想你了,我就去看你。”

  穆连潇的心重重一跳。

  杜云萝的话如焰火一般霎时间炸开,美得叫人痴迷沉醉。

  穆连潇猜到杜云萝想去看他,可听她这般说出来,就是觉得浑身都舒坦。

  她会想他,想到要翻山越岭去见他。

  穆连潇的心软极了,他伸手,指腹点在杜云萝染了丹蔻的指尖上,缓缓上移,不疾不徐握住了她的手:“什么时候来看的地图?”

  杜云萝笑容莞尔,轻笑着道:“听你说起岭东之后,我不是心血来潮,我这几日一直在琢磨。”

  深邃的眸子里满满都是笑意,连唇角都忍不住上扬,穆连潇隔着大案靠过去,柔声道:“宣城到山峪关,和京城到桐城,看起来距离差不多,实则完全不同,岭东的官道比不得京畿,很是颠簸,坐马车可不轻松。”

  能与她讨论宣城到山峪关的官道状况,可见穆连潇心底里已经要答应了。

  杜云萝按捺住心中激动,喃道:“再是颠簸,总归能见到你呀。”

  穆连潇在她眉心浅浅落了一吻。

  他想起了北疆。

  邵老将军家中亦有几位女眷在北疆边关附近的小镇上。

  穆连潇碰见过几回,到了换防或是休沐时,她们会到边关守地来探望自己的丈夫。

  邵家几位叔伯匆匆赶回家去的样子,此刻历历在目。

  曾有参将亲兵们起哄,说要一窥三太太真容,叫邵家三伯笑骂着赶了回来。

  被赶回来的嘻嘻哈哈说着邵家三伯小气,穆连潇却暗暗道,换作是他,也不肯叫那些浑人见到娇妻的。

  天知道他们会没脸没皮地说什么,污了杜云萝的耳朵。

  思及此处,穆连潇抿唇,也许,让杜云萝跟着他去岭东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  他可以抽出工夫,快马加鞭去看她,至于让杜云萝到山峪关,那还是算了,委实太辛苦了。

  “过两日,我跟祖母、母亲提。”穆连潇道。

  杜云萝睁大了眼睛,心中雀跃不已,她连连点头,笑容溢出眼底,璀璨极了。

  “也要去你娘家说一声,”穆连潇揉着她的手,“我把你带去这么远的地方,你娘家长辈该不高兴了。”

  杜云萝哼道:“我大伯不也把我大伯母带到这么远的岭东去了?还有我大嫂呢。不晓得我大伯母和大嫂娘家会不会不高兴……”

  穆连潇忍俊不禁,绕到案后,在雕了五福临门的大椅上坐下,抬头看着杜云萝:“这就编排上他们了?”

  杜云萝咯咯直笑。

  她才不会编排杜公甫和夏老太太呢,她会软磨硬泡地撒娇,随丈夫赴任,这一点也不稀罕。

  只要定远侯府中答应了,杜家那里是不会唱反调的。

  杜云萝清楚,最要紧的是吴老太君和周氏的想法。

  除夕夜,花厅里摆了团圆宴。

  外头时不时传来鞭炮声,满满都是年味。

  待散了席,吴老太君没有留儿孙们守夜,叫他们各自都散了。

  周氏送吴老太君回了屋里,婆媳两人略说了一会儿话,穆连潇和杜云萝便来了。

  周氏笑着道:“不是让你们先去敬水堂里吗?”

  穆连潇搬了椅子,与杜云萝一道坐下:“我和云萝来陪陪祖母。”

  吴老太君盘腿坐在罗汉床上,腿上盖了锦被,闻言她理了理被角,往引枕上一靠,笑道:“是有求于我吧?我还不知道你,说吧。”

  穆连潇叫吴老太君一言戳穿,边上的周氏亦掩唇笑了。

  能让吴老太君和周氏高兴,别说是打趣几句,便是折腾他一通,穆连潇都是愿意的。

  他笑着道:“祖母,圣上要增加在山峪关的驻军,年后就下文,把我从北疆调到岭东去。”

  “谁任大将军?”一听是正事,吴老太君严肃起来。

  穆连潇颔首,道:“骠骑将军黄大人掌大将军令,我为副将,点了黄大人的长子黄纭为先锋。”

  杜云萝眨了眨眼睛。

  骠骑将军黄大人,这不是黄婕的父亲吗?

  前回在围场里,黄婕惊马时,杜云萝还见过黄纭。

  “圣上这是为了驻守,还是想……”吴老太君顿了顿,沉吟道,“有备无患。”

  无论是防备鞑子,还是出其不意,总归是要先做布局的。

  “圣上也是这个意思。”穆连潇道。

  吴老太君颔首,嘱咐道:“既然圣上定下了,自当遵君命。”

  穆连潇笑着与杜云萝交换了个眼神,这才与吴老太君和周氏商议:“祖母、母亲,我想带云萝去宣城。”

  话音未落,吴老太君和周氏具是一怔。

  穆连潇郑重道:“云萝的大伯是岭东知府,她的大伯娘、兄嫂都在宣城,有长辈们在旁,云萝的生活无忧。

  我每年都只回京两三个月,而宣城离山峪关还算近,为了子嗣考量,云萝在岭东比在京中好。”

  吴老太君没有立刻反对。

  子嗣一事,是她最最看重的事情,尤其是嫡长房的嫡长孙。

  当年老侯爷过世,穆连潇年纪尚小,就只立了世子。

  如今穆连潇已经娶妻,等有了一儿半女,吴老太君也好请皇太后出言,让穆连潇承爵。

  定远侯府,还是要有一个真正的主人,才算完整。

  吴老太君的视线停在了杜云萝的肚子上。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