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三百五十一章 考虑

三百五十一章 考虑

  太医说过,杜云萝身体没有问题,可妇人怀孩子,哪里是一个“有问题没问题”就能解决的?

  老太君活了大半辈子了,也见过成亲后两三年没消息,等怀上了就三年抱俩的例子。

  若这次穆连潇启程之前,杜云萝没有怀孕,难道就再等一年吗?

  说心里话,吴老太君等不住,周氏也等不住。

  让杜云萝去宣城,夫妻两人隔月还能见上面。

  吴老太君沉思一番,道:“道理是这个道理……”

  若穆连潇此次是回北疆去,吴老太君根本不会考虑他们的意见。

  她在北疆生活过,直面过冲进城镇的鞑子骑兵,边关生活不是简单的辛苦可以说明白的,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冒出来的危险。

  而岭东与北疆又有不同。

  虽然都是边境,但山峪关外就是一望无际的沙漠。

  没有绿洲,山峪关又贫苦,连马贼都不愿意冒着风险穿沙漠而来,何况是鞑子们。

  山峪关这几十年间,太平得不似边境。

  岭东的首府宣城,和战事半点不沾边,知府是杜云萝嫡亲的大伯,这叫吴老太君又放心不少。

  吴老太君没有马上拿主意,道:“让我考虑考虑,这是大事体。”

  穆连潇自是应下。

  吴老太君上了年纪,守不到天亮,二更过半就有些困乏了。

  周氏与穆连潇夫妻回了敬水堂。

  吴老太君眯着眼歇了会儿,张口唤道:“阿单。”

  芭蕉闻声抬起头来,道:“老太君,单妈妈不在呢。”

  吴老太君醒过神来,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她是有什么大小事,就想跟单嬷嬷商议,却忘了,单嬷嬷如今在满荷园里伺候穆元婧。

  “芭蕉,”吴老太君阖着眼道,“元婧不会守夜,肯定睡下了,阿单应当还醒着,你让人请她过来。”

  芭蕉应声去了。

  等了两刻钟,单嬷嬷急匆匆来了,依言在杌子上坐下。

  吴老太君说了穆连潇的事体,问道:“你觉得如何?”

  单嬷嬷垂眸,略思忖了一番,道:“奴婢觉得,听起来不错,岭东比北疆安稳多了,老太君犹豫,定是有旁的理由吧?”

  “还是你懂我心思,”吴老太君笑了,“我原想着,连潇媳妇在岭东,真怀上了,她是头一胎,没有长辈照顾会手忙脚乱,但她娘家伯娘嫂子在宣城,这一点倒是可以放心些。

  我琢磨的是府里的事。

  连潇媳妇才接了中馈半年,她去了宣城,这府里的事情交给谁?

  再让元谋媳妇代管几年,老婆子我都没这么厚的脸皮开口。”

  单嬷嬷的眉头微微一皱。

  吴老太君把中馈交到长房手中,虽是天经地义,但老太君偶尔也会跟单嬷嬷嘀咕,说是这般雷厉风行的,她对练氏太过决绝了些。

  当初是周氏身子扛不住,这才让练氏接手的,现在,又因为杜云萝要离京,再让练氏操劳,等几年后再收回来……

  如此折腾,别说吴老太君心里过不去,二房也要不高兴的。

  再者……

  单嬷嬷的脑海中猛得闪过了穆元婧说过的话。

  穆元婧现在是看谁都不顺眼,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都敢想敢说,单嬷嬷没少听她的惊人之语。

  起先还不觉得,听得多了,心中难免也有些想法。

  人心经不起试探,也经不起折腾。

  再让练氏掺合到中馈之中来,往后二房说不定就要跟长房离心了。

  单嬷嬷抿了抿唇,道:“奴婢瞧着,大太太的身子骨比前些年是好多了,府中中馈一切有条不紊的,大太太身边又有得力的婆子娘子们,便是全接过去,也不会叫大太太费太多心神。

  若是老太君您担心过节、祭祀时大太太忙不过来……

  您忘了呀,还有四太太呢。

  四太太也是管家的好手,您当初还夸过的。

  让四太太帮大太太打打下手,忙碌时也就能应付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的眼睛一亮,对陆氏这个庶子媳妇,她一直都很喜欢。

  陆氏是个聪明、稳当的了,吴老太君怜她年轻丧夫,又失了遗腹子,这些年很是照顾她。

  陆氏也慢慢从阴霾中走出,整日里诵佛茹素,生活倒也简单。

  要吴老太君说,这种日子,对年轻的陆氏来说,委实太无趣了些,若能借着帮周氏做事,让陆氏哪怕是活跃那么一点儿,也是好事。

  “这倒是个法子。”吴老太君颔首。

  单嬷嬷犹豫了会儿,半晌又道:“长房的子嗣是要紧事,老侯爷去了好几年了,世子也该承爵了。”

  “是啊,连潇也长大了。”

  单嬷嬷与吴老太君说完话,就回满荷园里去了。

  敬水堂里,正屋灯火通明。

  周氏饮了盏热茶,挥走了倦意,淡淡与杜云萝道:“我不反对你去宣城。

  你是连潇的妻子,只要你们处得好,你能照顾连潇的生活起居,我这个当婆母的就不会指手画脚。

  当年,我也想跟着去北疆的,北疆战事多,老太君不肯答应。

  我又要照顾连潇,这事儿也就作罢了。”

  杜云萝晓得周氏的性子,周氏对她的要求真的很少,只是前世她不懂事,才会惹了周氏的厌烦。

  “母亲,”杜云萝抬眸,目光坚定,“您放心,我若能去,会尽我可能照顾世子。”

  周氏叮嘱了两人一番,便催着他们回去歇会儿。

  杜云萝也没硬撑着,明日一早,她要随吴老太君和穆连潇进宫磕头的,不能出差池。

  回韶熙园里小睡了会儿,杜云萝便被锦蕊催着起来梳洗,沉甸甸的世子夫人冠服压得她脖颈生痛,却也只能忍着。

  待向皇太后、皇太妃及皇后行了大礼,外命妇们便彼此行礼请安。

  吴老太君去慈宁宫里坐了会儿。

  杜云萝便与南妍县主站在庑廊下说话。

  南妍县主的肚子隆起,从前窈窕的身子变得丰腴,她低声问杜云萝:“我听说,乡君在和平阳侯的幺孙议亲?若我没有记错……”

  清了清嗓子,南妍没有继续往下说。

  杜云萝懂她的意思,颔首道:“她自己选的,也许是矮子里头拔高个。”

  南妍县主苦笑。

  杜云萝偏过头,道:“我今日怎么没瞧见景国公府的小公爷夫人?”

  南妍县主撇了撇嘴,指了指肚子,道:“今早上刚生了,是个儿子。”

  杜云萝挑眉。

  新夫人一举夺男,景国公府可真的热闹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