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五十四章 商量

第三百五十四章 商量

  “怎么好端端的,就调任岭东了?”练氏捏紧了手中茶盏。  ww?w?.?

  穆元谋在桌边坐下,道:“军情调度是大事,御书房里只怕是商量了有些日子了,连潇竟然一直瞒着,今日要不是你去问,大抵等下文书了,我们都还不知情。”

  穆连诚沉着脸。

  练氏偏过头问穆元谋道:“老爷的意思是,连潇是故意瞒着的?”

  “也许是下旨之前不能张扬,也许是故意为之。”穆元谋目光阴郁,冷声道。

  练氏哼了声:“我看是连潇媳妇在背后捣鬼,她在防着我们。”

  穆元谋不置可否。

  穆连慧把书册翻过一页,一面看书,一面道:“母亲做了什么事情,让云萝看出来了,以至于要防你们一手?”

  练氏猛然转过头去,咬牙道:“防‘我们’,你就不再其中了?

  我做的事体,连潇媳妇看没看出来,我说不好,你做的那些,她看得一清二楚的。

  慧儿,你露了馅,难道就是我们坏事了?”

  “您说我呀?”穆连慧撇了撇嘴,“我那点小打小闹,还不至于让云萝这般严防死守。

  反倒是母亲,中馈落到云萝手中,大厨房的管事席家的不会走漏风声了吧?”

  练氏青着脸要说话,被穆元谋打断了。

  他淡淡地看了穆连慧一眼:“别胡说了,要是席家的走漏了风声,柏节堂里多少都有些状况的。”

  练氏亦是这个想法,赶忙点了点头。

  “也许云萝什么都知道,”穆连慧嗤笑,她翻了个身,背朝着父母兄长,继续看她的鬼怪志异,“你们信也罢,不信也罢。”

  这般态度让练氏的心肝肺都搅了起来。

  穆元谋低声训斥练氏:“你不该让她看什么鬼怪志异,看得整个人都阴阳怪气了。

  她现在哪有议亲的姑娘家的样子?

  街上算命的瞎子说出来的话,都比她像话。”

  练氏不敢顶撞穆元谋,只能耐着脾气去劝穆连慧。

  穆连慧正看得津津有味,见练氏不许她看了,她板着脸从榻子上下来,趿了鞋子,道:“我不愿过来,您说什么都要我来,我来了您又嫌我说话不中听,那我还是回去吧,你们自个儿商量。”

  穆连慧说完,捧着她的书册就往外头走。

  练氏伸手要拉她,叫穆元谋横了一眼,也只能讪讪把手收了回来。

  穆元谋没有再理会穆连慧,而是低声与穆连诚道:“山峪关,圣上调兵,总不会是为了死守。”

  山峪关外便是沙漠,连鞑子都不来进犯,根本无需重兵把守。

  圣上如此做,定是有其他打算。

  行军打仗的事儿,练氏听不懂,便给穆元谋和穆连诚父子两人添了茶,静静坐在一旁听着。

  穆连诚沉思,许久道:“莫非想另辟蹊径?

  鞑子常年骚扰北疆,却又常年占不到便宜,若是杀红了眼,兴许会往山峪关进犯。

  万一山峪关失守,鞑子的起兵一路向东,轻易便可夺下整个岭东。”

  穆元谋蹙眉,指尖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打:“山峪关地形复杂,又有沙漠天险,鞑子会冒险吗?也许还未到山峪关外,就在沙漠里损兵折将了。”

  穆连诚慎重斟酌了一番:“风险虽大,收获也大。”

  如此孤注一掷一般,大胆果决的行事风格,与穆元谋的性子大相近庭,他冷冷一笑。

  笑过之后,一个念头划过脑海,他的唇紧紧抿了起来:“风险大、收获大,你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,从山峪关强攻古梅里……”

  穆连诚愕然,瞪大了眼睛,道:“穿过沙漠?且不说阿潇有没有这个胆子,他哪里去找一个能带兵穿过沙漠的人?”

  穆元谋站起身,指尖轻轻掸了掸衣摆:“谁知道呢?”

  穆连诚和练氏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  穆连诚回到尚欣院时,蒋玉暖正在清点行李。

  穆连诚从刘孟海家的手中报过了娢姐儿,眉宇之中添了几分温和笑容,捏着女儿的小手,哼着曲子逗她。

  娢姐儿依依呀呀的,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。

  蒋玉暖把剩下的事体交给丫鬟,过来与穆连诚道:“真的要过了上元就走?”

  穆连诚笑着点头:“早些回去也好,阿喻一个人在北疆,我也不放心。”

  蒋玉暖垂眸。

  穆连喻那个混账东西,若没有人看着他,再惹出事体来,可就不像是在府中一般,关起门来就能收拾了的。

  “三叔跟你一块去吗?”蒋玉暖问道。

  提起穆连潇,穆连诚的笑容微微一僵:“圣上让他调任岭东。”

  蒋玉暖怔了怔。

  “阿暖,他是他,我是我,不管阿潇做什么,我只知道,我该冲锋陷阵打鞑子累军功。”穆连诚道。

  蒋玉暖弯了弯唇角:“行李我收拾了些,你回来看看还缺什么。”

  翌日一早,柏节堂里,穆连诚便和吴老太君说起了早些回去的想法。

  吴老太君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“也好,你只管去,你媳妇和娢姐儿,家里会看顾的。”

  “阿潇说他要调任岭东。”穆连诚说完,小心观察吴老太君的神色。

  吴老太君没有一点儿意外。

  穆连诚暗暗咬牙,看来,穆连潇已经知会过吴老太君了。

  莫非,他是真的瞒着二房上下?

  这些年的准备和安排,都在一夜之间付诸流水,穆连诚不由气闷。

  可想到穆元谋的话,穆连诚徐徐深呼吸。

  既然付诸流水了,就不要再心心念念,没有成事,不意味着失败,他们还有机会,可以继续走自己要走的路。

  从一开始,这条路就不好走,此刻不过是多翻山越岭罢了。

  上元节渐近,街边铺子外挂起了各式花灯。

  穆连潇从宫中回府,看着街上热闹景象,心情亦轻松不少。

  河边柳树下,一个手艺人正在糊灯面,他的脚边摆着七八盏花灯。

  穆连潇多看了两眼。

  云栖笑着问道:“爷,要不要带几盏花灯回去?您就挂在韶熙园里,夫人一定喜欢。”

  穆连潇挑眉,睨了他一眼:“不用。”

  云栖以为穆连潇肯定会答应,正低头掏着钱袋子,闻言惊讶抬起头来。

  穆连潇笑着道:“你去东街口的茶楼要一间雅间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