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五十五章 记得

第三百五十五章 记得

  去茶楼要一间雅间?

  云栖一时愣怔,第一个念头是穆连潇要请友人吃茶,下一个念头又成了穆连潇要请别人观灯,而这个别人……

  他吞了口唾沫,可见他家世子一脸坦荡又满是期待,云栖就悟了。

  世子这是要带夫人出府观灯呢。

  他就说,像世子这般疼媳妇的男人,怎么会有那些七七八八的念头。

  这么一想,云栖暗暗舒了一口气,亏得他没有瞎问,要不然,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。

  云栖摸了摸鼻子,笑道:“爷,夫人喜欢东街中间的那家茶楼,说是粥熬得入味绵软,点心也可口,不如奴才去那家要雅间?”

  穆连潇好奇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“就前年,爷让奴才盯着马德海,奴才在街上遇见夫人,就在那家茶楼里跟夫人说了马德海的状况。”云栖道。

  闻言,穆连潇也有些印象。

  之前云栖说要娶锦灵时,穆连潇曾问他见过锦灵几回,云栖有提起过那一回。

  穆连潇颔首:“还是你机灵,记得挑个沿街临窗的。”

  云栖笑着应下了,转头又去看花灯。

  穆连潇知道他心思,大笑着催道:“你要买,就赶紧去。”

  云栖乐呵呵去了。

  他也想带锦灵上街观灯。

  去年上元节,他们夫妻两人就和莺儿一道去看灯的。

  因着杜云萝不喜出门,锦灵也从未看过灯会,头一次见到火树银花的景致,欢喜得像个孩子似的。

  锦灵高兴,云栖就高兴,他暗自下了决心,以后每一年都要陪锦灵看灯,直到他们两个都走不动了为止。

  可今年,锦灵挺着七个月的肚子,云栖可不敢让她在人山人海里走动了。

  不能出门,又要赏灯,就只能把花灯都搬回家里去。

  家里院子不大不小的,装扮装扮凑个趣,也像那么回事。

  云栖自个儿想到了,自然不忘了帮自家世子讨好夫人,建议穆连潇也买灯回去,哪知道穆连潇想带杜云萝出门。

  待把穆连潇交代的事体办完了,云栖回了柳树胡同。

  自打年前接了丈母娘和小舅子回来,小小的院子里热闹了不少。

  云栖唤了莺儿,小声与她商量:“明日下午送灯过来,你提前请你嫂子去左邻右舍转转……”

  莺儿一听就明白了,捂着嘴直笑:“哥哥是要给嫂子一个惊喜吧?”

  云栖刚要答,就见锦灵撩了帘子出来,他赶忙迎上去。

  锦灵笑着道:“我听着像是你回来了,跟莺儿说什么呢?”

  云栖咧嘴笑道:“明儿个上元,爷要带夫人上街观灯,让我去茶楼要了个雅间。

  我挑了东街上那家,你说过的,夫人喜欢那家的点心和粥。

  爷夸我会办事,你看,这全是你的功劳。”

  锦灵忍俊不禁,水润眸子一转:“那我有没有跟你说过,老爷最喜欢那家茶楼的鱼片粥,等春天开恩科时,老爷定然忙得顾不上用饭,若送些鱼片粥和点心过去……”

  “那世子这个女婿可就又长脸又孝顺,羡慕坏了礼部那些大人们。”云栖扶着锦灵往屋里走,待避开了莺儿的目光,他偏过头在锦灵脸颊上偷香,“锦灵儿是变着法子给我攒功劳。”

  韶熙园里,杜云萝歪在罗汉床上小憩。

  穆连潇从外头进来,锦岚正要问安,叫他止住了。

  锦岚自觉退了出去,穆连潇轻手轻脚走到罗汉床边坐下。

  杜云萝睡得沉沉的,浓密纤长的睫毛在眼下滑出一道弧线,鼻尖小巧如玉,眉心却皱了起来。

  是做噩梦了?

  穆连潇的指腹按在她的眉心上,轻轻抚着。

  杜云萝低吟一声,却没有醒。

  见她眉头皱得越发紧了,穆连潇弯腰,在她耳边轻声唤她:“云萝,云萝……”

  杜云萝身子一僵,而后眼角泌出泪水,霎时湿润一片,嘴上呼着“世子”。

  这下穆连潇有些慌了,抬声把杜云萝唤醒。

  杜云萝木然睁开眼睛,泪水黏在眼睫上,她抬手揉了揉。

  “魇着了?”穆连潇柔声问她。

  杜云萝轻咬下唇,她梦到了从前,梦到了穆连潇离开后的从前,慌得怕得难以抑制,在梦中就哭了出来。

  伸手抱住穆连潇,杜云萝埋在他脖颈处,闷声应着。

  穆连潇一把将她抱起来放在腿上,一下一下顺着她的脊柱抚着,道:“云萝,明日上元,我带你赏灯去。”

  杜云萝眨了眨眼睛,心中的那一点阴霾顿时消散了。

  前年上元前,那个隔着马车的轻纱帘窗与她说话的少年,已经变成了她的丈夫。

  “云萝,以后我带你看。”

  “不食言。”

  当时少年清朗的声音如今犹在耳畔。

  杜云萝记得清清楚楚,穆连潇沉沉湛湛的深邃眸子清辉浮光,刹那间就照亮了她的世界。

  这是今生穆连潇给她的第一个承诺。

  穆连潇果真如他当时所说,在成亲后带她去看灯,他一直记得,没有忘记没有食言。

  他一直把她放在心上。

  杜云萝忍不住笑了,微红的眼角染了明媚笑意,脸颊上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:“好。”

  欢喜之情溢于言表,杜云萝的笑容让穆连潇亦心花怒放。

  穆连潇低头含住了她的樱唇,温柔允着。

  他想,记得每一件答应她的事,真好,能让她一扫噩梦的惶恐,一下子就笑出来,真好。

  真心能有她真情相待,真好。

  正月十五上元节。

  府中后院里也挂了几盏灯。

  穆连诚明日一早就走,今晚上便与蒋玉暖、娢姐儿一道去柏节堂里陪吴老太君用饭。

  蒋玉暖抱着娢姐儿,抬眸瞧见连翘站在庑廊下,她低声问穆连诚:“三弟妹也在?”

  穆连诚亦是意外。

  正说着,正屋的门帘被撩开了,穆连潇和杜云萝一前一后出来。

  两厢打了个照面,彼此见了礼。

  蒋玉暖笑着道:“人多热闹些,不如三叔和三弟妹也一块陪祖母用饭吧,饭后我们在园子里走动走动,一来看灯,二来消食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嗔了穆连潇一眼。

  穆连潇道:“二嫂,我和云萝正要出府观灯去。”

  蒋玉暖的笑容凝住了,她低下头去,深吸了一口气,又很快抬起头来,道:“这样呀,那就赶紧去吧。”

  穆连诚入了正屋,蒋玉暖看着杜云萝和穆连潇携手离去,直到那两人拐出了院子,她才收回了目光,进了吴老太君屋里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