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不变

第三百五十六章 不变

  蒋玉暖心不在焉。

  吴老太君瞧出来了,待蒋玉暖去次间里摆桌时,她低声与穆连诚道:“等下用完饭就早些回去吧,多陪陪你媳妇。”

  穆连诚沉默着点头。

  他当然想多陪陪蒋玉暖,陪陪娢姐儿,也想跟穆连潇一样,带着妻子出府去观灯,可他明日一早就要出行,今夜就不方便出去了。

  刚才杜云萝眉宇间的欢喜,与蒋玉暖的神态截然不同。

  若非如此,蒋玉暖也不会突然之间就如此失落了。

  穆连诚转眸看了眼次间里的小巧身影,心中暗暗道,现在的一切都是为了将来。

  一旦事成,蒋玉暖的生活会比杜云萝好上千倍万倍。

  他会让蒋玉暖好上千倍万倍。

  因着是出府观灯,又有穆连潇相陪,便没有准备马车,杜云萝只戴了一顶帷帽。

  杜云萝带着锦蕊,穆连潇又让九溪和鸣柳跟着,倒也不用担心安危。

  街上很是热闹。

  杜云萝向来是不喜欢人山人海的,可叫穆连潇牵着手,随着他的步伐穿过大街,杜云萝就觉得有趣极了。

  街边树上挂着各式各样的花灯,亦有百姓围着猜起了灯谜。

  沿着东街一路往前行,眼看着观灯的人越来越多了,穆连潇拉着杜云萝上了茶楼。

  “我让云栖要了个雅间,”跟着小二上楼,穆连潇回头与杜云萝道,“他说你喜欢这里的点心。”

  杜云萝莞尔。

  云栖是个机灵通透的,定的是一个大雅间,中间的雕花屏风拉开,便能隔成两个房间。

  锦蕊、九溪和鸣柳一间,杜云萝和穆连潇一间,隔开后就不会打搅到主子说话,若要人伺候,唤一声便是。

  雅间布置雅致,推开临街的窗户,便是灯火阑珊景致。

  杜云萝摘下了帷帽,倚在窗边看楼下灯景,比让她穿梭其中舒坦多了。

  置身其中,看到的是各式花灯的模样,而在此处,看到的是一片连着一片的温暖的光。

  目光所及之处,烛光温润,抬起头来,空中悬着清朗皎洁的圆月。

  杏眸里映着月光,笑容满溢。

  只看杜云萝的眼睛,穆连潇就能明白她此刻心情。

  被杜云萝的笑容感染,穆连潇都忍不住弯了唇角,支着下颚看着她。

  她看灯,他看她,两人都舍不得移开目光。

  直到杜云萝转头来唤他,对上穆连潇的视线,她才看清那其中涌动的缱绻情意。

  杜云萝的心怦然跳动,她鼓着腮帮子道:“世子,你待我真好。”

  穆连潇扬眉,在杜云萝的眉心轻轻一点:“我会一直这么待你。”

  情话腻人,却是人人都爱听。

  杜云萝心里跟裹了蜜似的,笑容里添了几分淘气和狭促:“我不会一直这么待你。”

  穆连潇怔了怔。

  下一刻,杜云萝笑盈盈地附在他的耳畔,道:“我会一天比一天、一年比一年待你更好。

  我喜欢你,十年、五十年、一百年,都不会变。

  前世、今生、来世,都不会变。”

  她已经爱了他五十几年了,再过五十年,也绝对不会改变。

  穆连潇的心软得一塌糊涂。

  杜云萝的告白让他感动,他知道她绝不是说说而已,她的笑容她的眼神之中,从不吝啬表达她的感情。

  可穆连潇又有些心痛,连他自己都说不清,这份心痛从何而来,却堵得他嗓子发涩。

  穆连潇把杜云萝拥在怀中,直到小二敲了门,这才松开了她。

  一样样可口的点心和喷香的粥端了上来。

  杜云萝咬了一口红豆饼,甜极了。

  穆连潇见她吃得满意,道:“云萝,好吃吗?”

  杜云萝连连点头。

  伸手扣住了杜云萝的手腕,穆连潇就着她的手尝了。

  饼皮层层酥脆,红豆馅细腻绵软香甜,果真好吃。

  穆连潇取了块百合酥,自个儿尝了一口,又递到了杜云萝嘴边。

  杜云萝睨他,而后低头咬了一口,百合酥上留下贝齿印。

  两人也不说话了,你喂我,我喂你,闹得不亦乐乎。

  隔开两间雅间的屏风镂空雕刻了八仙过海图。

  九溪眼尖,透过小孔多少窥到些杜云萝和穆连潇的身影,不由目瞪口呆。

  他转过头,小声问锦蕊:“姐姐,爷和夫人平日里也这样?”

  “怎样?”锦蕊没偷瞧,并不晓得。

  九溪憨憨笑了笑:“互相喂着吃。”

  鸣柳正在咬绿豆糕,闻言就噎着了。

  锦蕊苦着一张脸,这让她怎么说呢……

  鸣柳喝空了茶壶,这才觉得舒服了些,开门唤小二添水。

  小二正在给客人引路:“公子,您看,今夜真的满客了,您若不介意,就在楼下厅中坐一会儿吧。”

  鸣柳提着空茶壶,正好与那位客人打了个照面。

  看清那人模样,鸣柳赶忙行礼:“叶大公子。”

  “是你,”叶大公子很是意外,往雅间里瞥了一眼,“穆世子在里头?”

  “我们爷与夫人在。”

  里头的穆连潇耳朵尖,听见鸣柳说话,抬声问了一声。

  鸣柳转身进去,推开屏风进了隔壁,恭谨道:“爷,是景国公府的叶大公子。”

  杜云萝诧异,景国公府的叶大公子,不正是安冉县主的兄长叶毓之吗。

  她曾在安冉县主出嫁时见过叶毓之一回。

  印象里,叶毓之的模样随了廖姨娘,俊秀,却不带丝毫女气,说话行事自然磊落。

  叶毓之在世家子弟之中的人缘,比以前的安冉好太多了。

  杜云萝听杜云诺提过,廖姨娘对这个儿子的教养很是费了一番心血的。

  若廖姨娘被扶正,叶毓之就是嫡长子。

  廖姨娘把往后的一生都压在了儿子身上,盼着他能承继景国公府,因而文武之道上从不落下。

  却不想,景国公府添了新夫人,叶毓之一辈子都是庶子了。

  既然遇见了,就少不得见礼。

  穆连潇与鸣柳道:“你问下毓之,若他无事,就请他进来吃盏茶。”

  鸣柳退出去了,笑着与叶毓之道:“大公子,我们爷和夫人想请您吃茶,不知您……”

  叶毓之抿唇。

  他本欲拒绝,可转念想起一桩事,便颔首应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