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五十八章 气闷

第三百五十八章 气闷

  </>

  朱嬷嬷出去吩咐了小丫鬟,等再回到屋里时,练氏歪倒在榻子上,脸色发白。

  “太太,”朱嬷嬷赶紧过去,伸手探了探练氏的额头,“太太,可要请大夫?”

  练氏摇头:“连诚刚走,我就请大夫,传到柏节堂里,老祖宗还以为我没事找事。”

  朱嬷嬷帮着练氏垫了引枕,又端茶倒水,眉宇之中全是担忧。

  这一年来,练氏的身子就不太好,从前没病没痛的,如今时不时就胸闷气短。

  全是叫穆连慧和穆连喻给气的!

  穆连慧把李栾推远,婚事耽搁了,偏偏嘴上没遮拦,尽说些惹练氏生气的话;

  穆连喻更是不靠谱,竟然与穆元婧有染!

  这事体让练氏在吴老太君跟前连头都抬不起来了。

  要不是子女添了这么多烦心事,练氏心情舒畅,又怎么会身子不适?

  转念想到穆连喻的丑事是叫她撞破的,朱嬷嬷就后悔不已。

  当时真是叫酒劲冲晕头了。

  可谁又能想到,穆连喻会做出那等事情来,吓得朱嬷嬷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。

  练氏歇了会儿,心跳才慢慢稳定了下来。

  外头传来问安声,穆元谋撩开帘子进来。

  “夫人寻我有事?”穆元谋问,见练氏精神不好,他又道,“该请大夫就请吧。”

  练氏挤出笑容来,刚要说自个儿没事,穆元谋已经转身进了内室里。

  里头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,穆元谋在更衣。

  练氏的笑容僵在脸上。

  朱嬷嬷看在眼中,附耳安慰练氏道:“太太,老爷是关心您的。”

  练氏苦笑,穆元谋对她的关心,比不上对衣服的关心。

  穆元谋从内室里出来,朱嬷嬷去明间里守着,把次间留给他们夫妻说话。

  练氏支撑着坐起来,道:“老爷,连潇媳妇要跟着连潇去赴任。”

  穆元谋眉心微皱:“她跟去做什么?”

  “她跟着去了,我们还怎么……”练氏清了清嗓子,指了指肚子。

  这两个月,中馈落在长房手中,练氏和穆元谋商量着,没有再在鸡汤里下料。

  总归一个多月的工夫,杜云萝怀不上最好,要是怀上了,等穆连潇一走,这一年里,总能抓到机会下手的。

  可现在,杜云萝要去岭东了,他们还怎么管得住?

  此刻,练氏恨不能杜云萝立刻就怀上,杜云萝有了身孕,吴老太君自然不会放她长途跋涉了。

  思及此处,练氏就胸口发闷。

  从前是想着法子不让杜云萝怀孕,现在却反过来了,真真可笑。

  穆元谋端起茶盏抿了一口,目光阴郁,他许久没有说话,直到练氏催促了一声,他才道:“她带几个人走?”

  练氏的眼骨子一转:“老爷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“你去跟母亲商量商量,人手不足,谁都不放心。”穆元谋道。

  练氏晓得穆元谋的意思,定要在杜云萝身边安插上自己人,如此才好行事。

  可练氏还是觉得不妥当,她道:“老爷,就不能让她不走吗?”

  “不走?”穆元谋看向练氏,“你倒是说说,怎么让她不走?”

  练氏压着声儿道:“病了?伤了?”

  穆元谋冷笑:“怎么病?怎么伤?

  连潇媳妇嫁进来一年,没病没痛的,要启程去岭东了,突然就病倒了,世上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。

  府中动手不易,趁她出门时伤她……

  这可是天子脚下!

  到时候事情没办妥,惹了一身骚。”

  练氏紧紧咬住了下唇。

  她知道穆元谋说得对,他们已经布置安排了数年,不该一着不慎露出马脚,最后落得全盘皆输的下场。

  可事情超出了她的设想,练氏心里没有底啊。

  穆元谋在练氏身边坐下,拍了拍她的肩膀,道:“夫人,不要操之过急。

  连潇媳妇的事情,你和母亲去商议,旁的,就照前回说的那样。”

  练氏咬着后槽牙,缓缓点了点头。

  韶熙园里,锦蕊和锦岚手脚麻利地收拾着箱笼。

  要带上杜云萝一道出发,马车不比快马加鞭,因而穆连潇把启程的日子定得比较早。

  杜云萝也不想叫沉重的行李拖累行程,只让锦蕊收拾些日常少不得又用惯了的东西,余下的,等到了岭东再采买也不迟。

  正忙碌着,连翘打了帘子进来,道:“夫人,老太君请您去柏节堂。”

  吴老太君寻她,杜云萝不敢耽搁,快步过去了。

  守在屋外的小丫鬟脆生生问安,又低声道:“夫人,大太太和二太太在里头。”

  杜云萝心思一动。

  快到柏节堂里用晚饭的时候了,周氏在里头并不稀奇,为何练氏也来了?

  是因为她的行动超出了练氏的意料了吗?

  杜云萝暗暗冷笑,入了西暖阁。

  吴老太君笑着招手,让杜云萝在身边坐下,道:“开始收拾行李了?”

  “正收拾呢。”杜云萝答道。

  吴老太君问道:“打算带多少人手过去?”

  杜云萝道:“锦岚和锦蕊,还有洪金宝一家。”

  吴老太君皱眉,目中露出几分担忧:“这些人手够用吗?京城到宣城路途遥远,多带些人,我们在家里也安心些。”

  杜云萝心中透亮。

  这定是练氏的主意。

  杜云萝怕练氏插手,自然是人越少越好,练氏为了安插人手,就让吴老太君出面。

  事关安危,吴老太君听得进去。

  杜云萝垂眸,笑道:“祖母,世子是去山峪关驻守的,我怕我大张旗鼓地跟着去,有人在背后胡言乱语,反倒损了世子名誉。

  我想,还是轻装简行好些,行李和人手都少些,免得太过打眼。

  这回云栖留在京中,九溪、鸣柳和疏影都一道出发,路上应当不会出岔子的。”

  吴老太君和周氏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  不得不说,杜云萝的考量是有道理的,家中女眷跟着赴任的情况,文官多而武将少。

  即便有跟着去的,都是低调离京,毕竟是去戍守,又不是享福。

  杜云萝若太过张扬,箱笼一车接着一车,人手一个跟着一个,传出去了,白白惹一通闲话。

  练氏闻言,只好道:“连潇媳妇,道理是这个道理,可到了宣城,身边伺候的人少了,这行吗?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