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不信

第三百五十九章 不信

  杜云萝神色淡淡:“就我一人,哪里用得到那么多人手,再说了,真的不够了,再添就是了。”

  练氏皱眉,关切道:“新买的都不得用,还要调\教两年,哪里像家里的,都是懂规矩会做事的。”

  杜云萝笑了:“您放心,我大伯娘最疼人了,若我人手不够用,她会把身边教好的都拨给我的。”

  练氏胸闷,放心?她怎么放心!

  锦蕊、锦岚,与那洪金宝一家,都是杜云萝从杜家带来的人。

  练氏连收买的心思都懒得动,那些都是杜家家生子,一家老小都指望着杜家吃饭的,怎么会傻乎乎地背主。

  安插不进人手,就这么让杜云萝去了岭东……

  练氏已经可以想象到,不过半年一年的,杜云萝就有了身孕,十月怀胎生下来。

  若是其他地方也就罢了,杜云萝人生地不熟,练氏从现在开始准备,还能在当地安排好“合适”的稳婆、奶娘、大夫,可那是宣城!

  杜云萝的大伯父在宣城为官多年,是真真正正的地头蛇。

  有杜家人把关,练氏又隔了千山万水,便是有心,也折腾不出花样来。

  思及此处,练氏越发心烦意乱。

  当着吴老太君几人的面,练氏又只能装出一副亲昵关切模样,真真是心都要滴血了。

  周氏笑容温和,语调柔软:“出嫁之后还要靠娘家照顾,说起来,实在是我们过意不去,不过,出门在外,有亲人依靠总归是好事。”

  杜云萝弯着眼笑了:“母亲,我大伯父和大伯娘很疼我们的,我娘家那儿,还想让我直接搬过去跟他们一道住。”

  这话也就说说罢了,毕竟是已经嫁了人了,哪有随丈夫赴任,反倒是住在伯父府中的事儿。

  又不是有什么状况,如此行事,会叫人笑话的。

  杜云萝打算在府衙附近寻一处院子住下,便是有什么事儿,也有个关照。

  她这么说,全是说给练氏听的罢了。

  果不其然,练氏眼中闪过一丝郁色,若杜云萝住进了府衙,那可就真的鞭长莫及了。

  吴老太君微微颔首。

  杜云萝是杜家的宝贝疙瘩,此次去岭东,杜家一定会准备齐全,这叫吴老太君放心许多。

  老太君笑着道:“既然都想了,那就如此安排吧,过几日就要启程,这些日子就好好歇息。”

  杜云萝应下。

  练氏见木已成舟,便干脆闭上了嘴。

  吴老太君拿定了主意,她再揪着不放,反倒不像话了。

  她安慰自己,徐徐图之。

  西洋钟咚咚作响,吴老太君让芭蕉摆桌。

  练氏回风毓院去了。

  穆连潇不回府用饭,杜云萝便留下来陪吴老太君和周氏。

  桌上摆了一小碟醉枣,吴老太君知道杜云萝喜欢,便道:“回头我让人包上一坛子,你带去岭东。”

  杜云萝笑盈盈应了。

  待用过晚饭,杜云萝和周氏一道离开了柏节堂。

  周氏走路不疾不徐,道:“两个丫鬟,一家陪房,委实太少了些。”

  杜云萝抬眸偷瞧周氏。

  周氏目不斜视,只看着前头的路:“看着是有男仆有婆子有丫鬟,只是……

  锦蕊、锦岚就不提了,洪金宝家的也不像是个能干粗活的人,洒扫倒也罢了,你让谁烧水煮饭去?”

  杜云萝心中咯噔,如周氏所言,她没有带粗使人手,尤其是厨娘。

  韶熙园小厨房里的厨娘,杜云萝并不信任,因此她故意略过了。

  此刻叫周氏直截了当地说出来,杜云萝总不能说是自个儿算漏了人手,要再把厨娘带上。

  周氏顿了顿脚步,压低了声音:“连潇媳妇,你并不信任韶熙园里的人手,尤其不信那厨娘。”

  一针见血。

  杜云萝反驳不得,也不想反驳。

  她垂着眼帘,扶着周氏的手腕,道:“母亲,外头风大寒冷,我先送您回敬水堂吧。”

  周氏睨她,点了点头。

  婆媳两人到了敬水堂里,在西次间里坐下,周氏把一盏热茶推到了杜云萝跟前:“先暖暖身子。”

  杜云萝捧着茶盏小口饮了,热茶下肚,整个人都舒坦了许多。

  周氏吩咐丫鬟素辛道:“去二门上说一声,让连潇回来后来接他媳妇,外头都黑了,就不让他媳妇摸黑走了。”

  素辛应声去了。

  屋里只留下了苏嬷嬷。

  杜云萝摩挲着茶盏,道:“母亲,我是信不过韶熙园里的厨娘。”

  周氏挑眉,等着杜云萝开口。

  “去年回桐城时,邢御医替我诊脉,说我似是沾染过一些对子嗣有碍的东西,只是分量极少,又不是无时无刻的,他也有些捏不准。”杜云萝低声开口。

  周氏的眸子倏然一紧。

  “中秋时,宫中的御医说我一切都好……”杜云萝顿了顿,抬眸看着周氏,“母亲,邢御医不会信口开河,我一直在想,是不是世子不在,我身子就无碍,世子在京中,我就会沾染到东西。”

  周氏紧紧盯着杜云萝,见她虽皱着眉头,目光却极为坦荡,不似胡说。

  她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那这些日子请过脉了吗?”

  杜云萝摇了摇头。

  她心中隐隐有感觉,二房管不上大厨房了,想来也没胆子冒险,她现在应该是健康的。

  只是,这话不能这么与周氏讲,杜云萝斟酌了一番,道:“没有请过大夫,邢御医说,那东西不好辨认,很多大夫未必察觉得到,有人瞧出来了,也会因为不想蹚浑水而闭口不提的。若不是世子救过他的命,他现在又受甄家供奉,他也不会说的。”

  周氏是明白人,一听也就明白了。

  会在妇人子嗣上动手脚的,必定牵扯到家族内斗,公候伯府后院的腌臜事情,没有几个傻大胆敢开口的。

  周氏沉默不言。

  杜云萝暗暗叹气,前世她听苏嬷嬷说了很多周氏的事情,深知周氏的性格。

  穆元策跟着老侯爷、与两个弟弟一道出征前,把侯府后院托付给了周氏。

  周氏一直守着对穆元策的承诺,孝顺吴老太君,养育穆连潇,对穆元谋、三个弟妹及侄女侄儿们关心、照顾。

  要不是前些年操劳过度病倒在床,周氏定会管好中馈,做好一个嫡长媳该做的事情。

  让一心为了这个家的周氏接受那些肮脏,无异于在她胸口捅刀子。

  可周氏不得不接受。

  此刻还只是有人妨碍长房子嗣,往后,周氏要面对的是穆元策战死的真相。

  会很难,会很苦,但杜云萝知道,周氏性格坚韧,她能挺过来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