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六十章 小心

第三百六十章 小心

  </>  周氏亲手添了茶。

  青瓷茶盏釉色晶莹,周氏缓缓端起,热气氤氲。

  杜云萝看不清周氏的眼神,只留意到,周氏的指尖微微颤着。

  良久,周氏才道:“这事体,连潇知道吗?”

  杜云萝答道:“我没有跟世子讲,我不知道是谁动的手,不知道是在什么东西上神不知鬼不觉地动了手。

  母亲,无凭无据,我原是不想说的。

  我想着,不管那人有何目的,我和世子离开了京城,身边只用我娘家带来的人,那定是不会有差池了。

  只是,我琢磨着还是要跟您交个底。

  您留在府中,事事要小心些。”

  周氏深深凝着杜云萝,刚想说什么,穆连潇就来了。

  婆媳两人止住了话题。

  穆连潇向周氏请安,周氏笑着道:“时候不早了,你们回去吧,这几日事情多,要当心身子。”

  苏嬷嬷送了穆连潇和杜云萝出去,转身回到西次间时,就见周氏站在那把长弓前出神。

  心中幽幽叹息一声,苏嬷嬷垂手静静站在一旁,没有打搅周氏。

  “妈妈,”周氏抬手抚着弓身,道,“连潇媳妇说的事,你怎么看?”

  苏嬷嬷上前两步,低声道:“太太,若夫人是在老太君和您答应她去岭东之前说出这话来,奴婢认为该掂量掂量。

  可现在,她都在收拾行李了,夫人不想带那厨房,多得是理由借口,何必说出这么骇人听闻的话来。

  夫人说了,应当是*不离十的。”

  周氏徐徐吐了一口气:“她嘴上说着不知道是谁下手的,不知道是怎么下手的,可我总觉得,她其实是知道的

  。”

  苏嬷嬷捏紧了手中帕子,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太太的意思是,夫人没有证据,所以才……”

  周氏不置可否。

  苏嬷嬷脑子转得飞快,一个念头划过,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您是说,夫人在怀疑二太太?

  也是,若世子无后,能得到好处的就是二房了。

  从前中馈都捏在二太太手中,她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对夫人下手。

  而且,您也好,老太君也好,都不会怀疑她。”

  周氏的心扑腾扑腾一阵乱跳:“即便连潇媳妇生不出儿子来,连潇他……”

  话说到一半,啪的一声,屋里猛得一亮,又猛得暗了下去。

  周氏的脸色在灯光下晦暗不明。

  苏嬷嬷亦是紧张起来,她赶忙拿着剪子拨了拨灯芯。

  屋里重新亮了,苏嬷嬷转眸看向周氏,犹豫再三,到底心一横,道:“太太,若世子不在了呢……”

  周氏的身子前后一晃,叫苏嬷嬷眼疾手快扶住了。

  “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。”周氏低声呵斥。

  苏嬷嬷连连认错。

  周氏在罗汉床上坐下,揉了揉发胀的眉心。

  苏嬷嬷和杜云萝的话,在耳边翻来覆去,周氏不由想着,要是穆连潇真的不在了,那……

  那唯一得利的就是二房了。

  苏嬷嬷替周氏揉压太阳穴,低声道:“太太,奴婢知道您不想怀疑,也不忍心怀疑。

  可夫人有一句说得对,等世子和夫人离京之后,您要事事小心。

  世子在山峪关,夫人有她娘家人照顾,您大可放心。

  只有您,要千万留心身子骨。

  不管如何,只要世子和夫人好,您好,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。”

  周氏阖着眼,含糊应了一声。

  夜深人静,韶熙园里也吹了灯。

  杜云萝钻在穆连潇怀里,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。

  穆连潇箍着她的腰,指尖穿过杜云萝乌黑的长发,一下一下梳着。

  杜云萝在想周氏的话。

  她没有带厨娘,周氏能瞧出来,吴老太君和练氏应当也是知道的。

  练氏是不敢提,总归是安插人手,到底是个什么身份的,其实并不重要。

  吴老太君没有问,又是什么原因?

  杜云萝犯困了,思路难免混沌,一时之间想不明白,不知不觉间便睡了过去

  。

  第二日一早,杜云萝处置完中馈之后,回了韶熙园。

  刚在东次间里坐下,蒋玉暖便来了。

  杜云萝请了她坐下,道:“娢姐儿呢?”

  “昨夜里哭闹,哄了一夜,现在正呼呼大睡呢,”蒋玉暖苦笑,她指了指眼下连粉都盖不住的青色,“这两年是最难伺候的,我和刘孟海家的一块,都叫她折腾得吃不消。”

  杜云萝浅笑道:“是二嫂放心不下姐儿,这才事事亲力亲为。”

  “毕竟是我的女儿,”蒋玉暖叹息,“我们爷不在京中,我只有把心思都放在娢姐儿身上,才不会每日里都慌得厉害。”

  杜云萝抿茶,并不接腔。

  蒋玉暖的目光在屋中一转,道:“我听说你要跟着世子去岭东了?”

  杜云萝颔首道:“是啊,我跟他央了好久,这才答应了的。

  二嫂,我去年等了半年多,虽然一直跟自己说,要习惯世子不在京中的日子,可事实上,我真的很不习惯。

  你还有娢姐儿,我的肚子一直没动静,再要我孤身一人在府里等上一年,我受不了呢。

  丈夫不在身边,一个人提心吊胆的,我……

  二嫂,你明白我这种心情吧?你一定能理解的吧?

  我晓得的,二伯才刚走,你现在是最低落的时候,原本我们妯娌一道,还能彼此鼓励安慰,现在我也要走了,你一定很失落。

  我能跟着去,你只能留在京里,我知道你不好受,可是我……”

  蒋玉暖的笑容凝在了脸上。

  杜云萝的话就像刀子一般,一刀一刀割开了她的心,蒋玉暖痛得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  她现在岂止是不好受,简直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。

  本以为,杜云萝与她是一样的,都要在京中日复一日地等,可突然之间,一切就都变了。

  要等的人只有她了。

  就如同上元的花灯,穆连潇会带着杜云萝去看灯,而她却只能低着头替穆连诚收拾行囊。

  “二嫂,你的脸色很差呢。”杜云萝道。

  蒋玉暖赶忙点头:“昨夜睡得少,我还是回去再歇一会儿吧。”

  杜云萝没有留她,送了蒋玉暖出去。

  见她一步步走远,杜云萝的唇角浮了一层冷笑。

  因果轮回,蒋玉暖此刻品尝到的滋味,正是杜云萝前生的痛。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