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六十一章 笑话

第三百六十一章 笑话

  </>  蒋玉暖回到尚欣院时,娢姐儿还沉沉睡着。

  在娢姐儿床前坐下,蒋玉暖怔怔看了她很久,烦乱的心才一点一点平静下来。

  娢姐儿蹬了一下脚,小脚丫子从被子里露了出来。

  蒋玉暖赶紧替她盖好被子。

  丫鬟进来,蒋玉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轻手轻脚往外走。

  “奶奶,太太寻您。”

  蒋玉暖缓缓点了点头。

  风毓院里,练氏歪在罗汉床上,听见响动,她睁开了眼睛,上下一打量,道:“脸色怎么这么差?”

  蒋玉暖挤出笑容来:“昨夜里娢姐儿闹腾,就没睡好。”

  练氏睨了她一眼,道:“你去过韶熙园了?连潇媳妇说什么了?”

  蒋玉暖收在袖中的手攥了起来,道:“她忙着收拾东西,说她不能陪我一道,让我一个人照顾好自己,也照顾好娢姐儿。”

  练氏皱眉,这话听起来似有哪里怪怪的,可她又说不上来,只好道:“是该照顾好你自己,昨夜里没睡好,等下就好好睡一觉。”

  蒋玉暖垂眸应下。

  从练氏屋里出来时,蒋玉暖和穆连慧打了个照面。

  “三弟妹要随着三弟去岭东了。”蒋玉暖淡淡道。

  “云萝要跟着去?”穆连慧捧着手炉,诧异极了,见蒋玉暖颔首,她嘀咕道,“看样子她是知道了的。”

  穆连慧的声音很轻,蒋玉暖没有听明白,不由上前一步,道:“刚才说了什么?”

  “我说,”穆连慧勾起唇角,笑容阴冷,“她去就去吧,与我有什么干系

  。”

  话音一落,穆连慧转身便走。

  蒋玉暖愣在原地,北风呼啸,她不由打了个寒噤。

  两日后,平阳侯府送了合八字的结果来。

  穆连慧与平阳侯幺孙的八字,是上配。

  练氏仔仔细细看过了,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一大半,穆连慧能顺顺利利嫁个门当户对的,练氏也就安心了。

  侯府议亲,穆连慧又有封号在身,两家要择日进宫禀报,等宫里点了头,婚事才能继续操办。

  送走了平阳侯府的人,吴老太君盘腿坐在罗汉床上,沉着脸道:“真是一只老狐狸,要不是连潇调任山峪关任副将,谁知道这是上配还是下配。”

  单嬷嬷不在,这话无人敢接,连周氏都闭着嘴,更别说是杜云萝了。

  捧高踩低,本就是常态。

  穆连慧的婚事不好办,吴老太君也就只能“将就将就”,牢骚过后,就与杜云萝道:“给慈宁宫递帖子,我后日进宫去。”

  杜云萝应下,心思一动,倒有些明白吴老太君的想法了。

  穆连慧选了平阳侯府,吴老太君对平阳侯夫人颇有微词,却也随她去了。

  婚姻是两个家族的事情,原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,吴老太君过分挑剔干涉,兴许又会变成穆元婧成亲时的状况了。

  至于杜云萝不带厨娘,吴老太君也是一样,随她去。

  缺一个厨娘,路上也饿不死,等杜云萝吃不惯了,到宣城后自会添上。

  吴老太君关心了一番韶熙园里的准备,便让杜云萝回去了。

  入夜,杜云萝依着穆连潇,困得不停地揉眼睛。

  穆连潇握住了她的手,柔声唤她:“云萝,都揉红了。”

  杜云萝轻轻哼了一声:“胡说,乌起码黑的,哪里能看出来?”

  穆连潇失笑,她困顿时柔柔糯糯的声音格外招人,他一个翻身压住了她。

  杜云萝惊呼一声,忽然之间就清醒过来了,在穆连潇低头吻她的时候,她一把捂住了嘴,道:“我困了……”

  穆连潇挑眉,额头抵着额头,直直望着杜云萝的眼睛:“真困了?”

  杜云萝忙点头。

  穆连潇无奈极了。

  自从大年初一吴老太君答应让杜云萝去宣城开始,这半个多月,他就没要过她一回。

  有五六天是杜云萝来了葵水,其他时候,杜云萝各种累了乏了困了,穆连潇又舍不得勉强她,见她不肯,也就忍了。

  他晓得杜云萝的心思,就怕启程之前怀上了,吴老太君和周氏就不让她走了

  。

  这些小心思,穆连潇一直都晓得,又是好气又是好笑。

  “你啊……”穆连潇捏了捏杜云萝的鼻尖,“你葵水才过几日,就算现在同房,出发前也诊不出来的。”

  杜云萝眨巴眨巴眼睛,脸颊霎时间就红了。

  她的心思叫他明明白白说出来,这真是……

  杜云萝的手掌不再只捂着嘴,连脸也一块捂上了。

  穆连潇忍俊不禁,舌尖轻吻她的手背。

  杜云萝羞愧极了。

  前世今生,她是活了几十年不假,但她从来没怀过孩子,哪里知道这些细节上的东西。

  甄氏没有教得那么细,杜云萝也不会寻人去问,这才会闹笑话了。

  这也不能怪她,是吧?

  杜云萝正暗暗给自己开脱,猛然就醒悟过来。

  她分开了五指,从指间露出晶亮的眸子,道:“世子,这些女人家的事情,你是什么知道的?”

  穆连潇身子一下子僵住了,尴尬地避开了杜云萝的目光。

  这下轮到杜云萝乐不可支了,杏眸弯弯,梨涡浅浅,扳回了一成的她笑着追问:“说嘛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穆连潇不肯答,干脆背过身去:“困了就睡吧。”

  杜云萝哪里肯放过他,捧腹笑了一阵,转眸见穆连潇还背着身子,她瞪大了眼睛,心中有些惴惴。

  是不是她笑得太过分了?

  “世子。”杜云萝糯糯唤他。

  穆连潇没有动。

  杜云萝整个身子粘了过去,伸手环住穆连潇的腰:“你先笑我的,我们算扯平了好不好?”

  柔软起伏的曲线就贴在后背上,穆连潇的身子一下子烧了起来,只是身子里的热度远远比不过脸上,他的脸烫得惊人,便是深夜里,他都怕转身过去叫杜云萝看出来。

  杜云萝轻咬下唇,无论是成亲前还是成亲后,穆连潇从不会不理她。

  前生也是,无论她多无理取闹,穆连潇也会耐心地哄她顺她。

  就这么不理她了,杜云萝一点也不习惯。

  “好嘛,算我错了嘛,别不理我嘛。”她支起身子来,凑到穆连潇耳边,道,“世子,爷,连潇,阿潇,潇哥哥……”

  杜云萝娇娇的声音落在耳畔,婉转绵长,如猫爪一般,挠得穆连潇再也耐不住了,一把将她拉到怀中:“你叫我什么?”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