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六十二章 心跳

第三百六十二章 心跳

  杜云萝一时没防备,下巴磕在了穆连潇的胸口。

  她抬眸看着穆连潇,两人挨着极近,即便是黑夜之中,杜云萝也看得清穆连潇的眼睛。

  深邃的眸子浮光,将她的模样映得清楚。

  杜云萝的心扑通扑通地跳,抿着唇没应声。

  穆连潇手指抚过她柔软的长发,从头顶处缓缓往下,指腹停在杜云萝的后脖颈上,轻轻揉压。

  他眯着眼睛,又问了一遍:“云萝,你刚才叫我什么?”

  声音喑哑,呼吸喷在了杜云萝的额头上,她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:“世子?”

  穆连潇指尖一顿,看着杜云萝,不说话了。

  杜云萝撅起了嘴,撒娇道:“不是理我了吗?不是不生气了吗?”

  穆连潇见她一副委屈模样,实在不忍心欺负她,伸手捏住了她的脸颊:“别东拉西扯的。”

  杜云萝嗤嗤笑了起来:“阿潇?潇哥哥?”

  穆连潇收紧了箍在她腰上的手。

  她此刻乖巧极了,软糯的声音甜甜的,杏眸弯弯,盈盈若水。

  穆连潇喉结滚动,整颗心都烫得跟点了火一般,手指一扯,杜云萝身上中衣的腰带就松开了。

  这回杜云萝没再拦他。

  她知道自己弄错了,这会儿哪里敢再提,叫穆连潇一个翻身拘在身下。

  穆连潇忍了半个多月,又被她叫得骨头发酥,自不肯轻易放过杜云萝。

  在床笫之事上,杜云萝从不是穆连潇的对手,还未真刀真枪,就已溃不成军。

  轻叫溢出唇齿,杜云萝半抬着眼帘看他,眼中蕴着一汪清水,显得可怜兮兮的。

  她都这般可怜了,他竟然还作弄她!

  就因为她之前笑话他,这人怎么可以这么坏心眼这么斤斤计较!

  杜云萝忍不住露出牙尖咬住了穆连潇的肩膀。

  穆连潇微微蹙眉,这回杜云萝没收力道,肯定是让她咬破皮了。

  看来是真的恼了。

  连恼起来的样子都这么勾人魂魄。

  穆连潇眸色幽深,俯身吻住樱唇,一点一点将杜云萝揉入了身子里。

  杜云萝几乎是瞬间就哭了出来,咽呜着,随着穆连潇的动作起起伏伏……

  睁开眼睛时,外头还是漆黑一片。

  身边的穆连潇还在,可见还未到他平日练功的时辰。

  杜云萝微微动了动,浑身酸痛,她狠狠瞪了始作俑者一眼。

  平日里全靠穆连潇手下留情,今日他兴致上来了,不管杜云萝如何求饶都不放过,以至于她后半截的记忆几乎空白。

  隐约只能想起天上人间几度跋涉,穆连潇一遍又一遍哄她顺她,在她断断续续的“潇哥哥”之中越战越勇。

  回忆起那叫人脸红心跳的片段,杜云萝恨不能在穆连潇的腰上狠狠掐一掐。

  小手刚放到他的腰间,穆连潇突然醒了。

  将柔软的手包裹在手中,穆连潇勾着唇笑了:“醒了?”

  杜云萝的心跳漏跳了一拍,想要翻身装睡,刚一动作,双腿的发软无力感传遍了全身。

  穆连潇忍俊不禁。

  轻笑声在寂静的夜里是如此清晰,杜云萝浑身战栗。

  餍足的男人神清气爽,偏她连瞪他一眼都没有威力可言。

  杜云萝的小性子上来了,干脆整个人腻在穆连潇怀里翻旧账:“你还没说呢,女人家的事情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穆连潇不肯答,顾左右而言它。

  杜云萝不依,风水轮流转,刚才是穆连潇逼她迫她,现在她才不肯轻易放过他。

  穆连潇只好尴尬着道:“在军营里,听人提起来过。”

  杜云萝怀疑地看着穆连潇。

  她知道兵营里的那些男人口无遮拦,什么混话都敢说。

  可他们真的会这么无聊?

  杜云萝不信归不信,见穆连潇的眸色暗暗,她就不敢在闹腾了,嘀咕着“困了累了”闭上了眼睛。

  穆连潇暗暗松了一口气,仔细掖了掖被角。

  他不是在兵营里听说的,他是听云栖说的。

  正月十六那日云栖当值,整个人乐呵呵的,只差没把幸福满足四个字刻在脸上了。

  九溪张口就问他,云栖嘻嘻笑着说,他挂了一院子的花灯,锦灵惊喜得都哭了。

  九溪年纪小,不懂男女感情,歪着头去琢磨“为什么媳妇哭了云栖反倒是乐了”。

  云栖当然高兴,锦灵性子温和柔软,待他好归好,却从不把感情挂在嘴边,昨夜里哭着全说出来了,说“喜欢他”、“嫁给他真好”,听得云栖整个人都飘飘然了。

  云栖没有只顾着自己高兴,屁颠屁颠来问穆连潇,昨日的花灯和雅间,杜云萝满意不满意。

  穆连潇赏了些几颗银锞子。

  打赏了,显然是满意的,云栖刚要把银锞子收起来,转头见穆连潇脸上没什么笑容,他心里就咯噔一下。

  云栖暗戳戳观察了穆连潇大半天,然后悟了。

  自家爷此时的神情,像极了几个月前锦灵刚怀上时的他。

  莫非夫人怀上了?

  夫人要是真有了,府里早就热闹起来了。

  云栖琢磨来琢磨去,明白了过来,壮着胆子噼里啪啦跟穆连潇解释完,也不管自家爷什么反应,扭头就跑了。

  穆连潇愣在原地,见云栖一溜烟就没影了,气不得笑不得。

  这么丢人的状况,穆连潇才不会说给杜云萝听。

  无论如何都不能说。

  启程的日子近了,所有的准备都有条不紊,杜云萝反倒是空闲了下来。

  吴老太君递了帖子进宫,定远侯府和平阳侯府联姻的事体,大致就定了下来,两家商议着选个好日子放小定。

  出发的前一日,杜云萝回了一趟杜家。

  夏老太太和甄氏都舍不得她,搂着她叮嘱了一番,晓得她是轻车简行,就没有让杜云萝给长房带东西,只交给她两封家书。

  杜云萝看了一眼信封上的落款,一封是莲福苑里写的,一封是杜云瑚写的。

  她把信交给锦蕊收好。

  辞别了娘家人,杜云萝登车准备回去。

  廖氏匆匆来了,隔着帘窗递给她一个小巧的锦盒:“云萝,跟他说,让他别担心家里。”

  杜云萝微怔,打开锦盒一看,里头是一块青玉玦,她一下子就了然了。

  “四婶娘,这锦盒会交给他的。”杜云萝说道。

  廖氏抿着唇重重点了点头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