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六十三章 老路

第三百六十三章 老路

  杜云萝把锦盒交给了穆连潇:“四婶娘给我的,说是转交给叶大公子。”

  穆连潇接过来看了一眼。

  青玉玦剔透,入手清凉,质地极好,却是块新玉,没有叫人蕴养过。

  穆连潇把锦盒收好,含笑道:“听说毓之已经启程了。”

  杜云萝惊讶,她原本以为,她和穆连潇已经算是走得急了的,哪知道叶毓之才是说走就走的那一个。

  穆连潇倒是丝毫不觉得惊讶。

  迟则生变,叶毓之要走,就要赶在老公爷和小公爷反应过来之前,真被拘在了京中,他所有的抱负都要付诸流水了。

  “我今日听说,景国公府中正打听毓之的下落。”穆连潇道。

  杜云萝撇了撇嘴,她对过河拆桥的景国公府没有半点儿好感。

  景国公府之中,廖姨娘躺在榻子上,脸色发白,额头箍着抹额。

  安冉县主快步进来,道:“姨娘可是犯了头疾?”

  廖姨娘闻声睁开了眼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  安冉县主在榻子边坐下,握住了廖姨娘的手:“听说姨娘病倒了。”

  若不是廖姨娘在,安冉县主连逢年过节都不想回国公府来,可今日府中去恩荣伯府里传话,说是廖姨娘病了,她放心不下,这才赶了回来。

  廖姨娘浅浅笑了笑:“我没事的。”

  安冉县主抿唇,眼中闪过一丝不安,俯下身附耳与廖姨娘道:“我怎么听人说,哥哥不见了。”

  廖姨娘却弯着唇角,笑意更浓,她安抚似的拍了拍安冉县主的手背:“只管放心。”

  叶毓之离京是和廖姨娘通过气的。

  听他说要去从军,廖姨娘吓得不轻,可听叶毓之细细分析,知道镇守山峪关的是黄大将军,又有穆连潇提携,廖姨娘的心才慢慢安定了下来。

  真要廖姨娘来说,她是舍不得叶毓之去军营的,她已经看开了,无论是丈夫的感情还是地位的扶正,廖姨娘都不在乎了。

  她如今就想太太平平过日子,翘着腿坐在八仙椅上,磕着瓜子看一场好戏。

  可看到叶毓之眉宇之中的坚定,廖姨娘想,她不该绝了儿子的出路。

  安冉是女儿,且已经嫁人了,她有封号在身,又生了个儿子,往后生活有依,不用廖姨娘操心。

  叶毓之不一样,即便是庶子,那也是儿子,是长子。

  老公爷夫妇、小公爷以及新夫人,是不可能给叶毓之说一门好亲的,他们巴不得叶毓之拿着那点儿月例,浑浑噩噩过日子。

  可叶毓之不是那样的人,廖姨娘辛苦养了他十几年,无论功课武学品行习惯,一样样打磨,她深知叶毓之的性格。

  儿子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有担当。

  她的一生,已经被国公府搅得乱七八糟,难道要让叶毓之也成为彻彻底底的牺牲品吗?

  廖姨娘不甘心,她替叶毓之不甘心,她以国公府承继人的要求养大的儿子,怎么能够庸庸碌碌。

  那真是白瞎了叶毓之这十几年的刻苦。

  廖姨娘把私房钱都给了叶毓之当盘缠,嘱咐他出发时莫要收拾行李,就照往常一般出门,等离开了京城,需要什么拿银子买便是。

  如此神不知鬼不觉,等国公府里反应过来,已经是第二日了。

  再想寻人,便是打听到了叶毓之从哪个城门离开的,也不知道他的目的地。

  “你哥哥不见了,他们自然来问我,”廖姨娘冷笑,“我反过来跟他们闹,我儿子不见了,我还要问他们要人呢,我这是担心不见了的毓之,这才病了。”

  安冉县主听懂了,她没有追问叶毓之的去处。

  廖姨娘不说,她就不问,只要哥哥好好的,姨娘是好好的,她也就放心了。

  “前几日,你杜家姨母来看我,我跟她说了两句。”廖姨娘笑道,“她热心着呢,毕竟是两姐妹,我若过得好些,她脸上也有光。”

  锦上添花易,雪中送炭难。

  这两年,安冉县主最有体会的便是这句话了。

  廖氏能帮到廖姨娘的地方很少,可只要有这份心,安冉县主就记这份情。

  见廖姨娘身子骨并无大碍,安冉县主坐了会儿就要回去。

  穿过园子时,安冉县主与她的嫡妹叶瑾之打了个照面。

  她们年纪有差,叶瑾之又从小养在老公爷夫人跟前,两人原本就不亲近,如今更是两看两相厌。

  叶瑾之阴阳怪气地说了一通,无外乎叶毓之的荒唐和廖姨娘的尖酸。

  安冉县主理都不理,转头就走。

  叶瑾之跟在后头嘀嘀咕咕,见安冉真的当她不存在,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,不跟了。

  身边的丫鬟替安冉生气。

  安冉却觉得好笑。

  叶瑾之从小到大就一直恨她,羡慕成恨。

  庶出的姐姐受宠,在府中横行霸道,叶瑾之这个嫡出的反倒是低人一头。

  等姐姐有了封号,变成了安冉县主,叶瑾之就真的低她一头了。

  叶瑾之几乎是追着安冉的脚步长大的。

  安冉有的好东西,她想要,安冉有封号,她也想有,她迫切地想要比安冉更好,可却得不到。

  直到安冉从云端跌落,叶瑾之猛然觉得自个儿翻身了,她狂妄她大笑。

  可在安冉眼中,叶瑾之还是在走她的老路。

  等新夫人真真正正掌握了国公府,原配留下来的儿女,一样要从云端跌下来。

  安冉还能嫁给疼她护她听她的霍子明,叶瑾之的婚事可就不好说了。

  等到叶瑾之嫁人的时候,也许就是她们姐妹走上一条不同的路的时候了吧。

  对于这样的叶瑾之,安冉才懒得跟她争吵计较。

  傍晚时,杜云萝和穆连潇正准备过去柏节堂里用饭,玉竹挑了帘子进来,笑着道:“夫人,诚意伯府来人了。”

  杜云萝的心猛得一跳。

  进来的嬷嬷穿得喜气洋洋,笑容把眼角的皱纹挤成了花:“夫人,我们奶奶刚刚生了个哥儿。”

  杜云萝更关心的是杜云瑛的身子。

  杜云瑛十月怀胎,几乎是十个月都躺在床上,她这一胎怀得是真艰难。

  听嬷嬷说母子平安,杜云萝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了。

  杜云萝让锦蕊封了赏银,又吩咐她把前几日准备的长命锁、璎珞圈和一包金银锞子交给了嬷嬷。

  她明日里就要启程了,不能参加外甥的洗三,只能让嬷嬷把贺礼带回去。

  嬷嬷笑盈盈谢了赏。(未完待续。)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