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东珠

第三百六十五章 东珠

  杜云萝进了屋里。

  驿馆的房间不比家中周全,但较之风餐露宿,已经是奢侈多了。

  梳妆台上摆着只黑漆描金嵌染牙妆奁,里头装的都是杜云萝常用的首饰头面。

  她轻轻打开,从最底下一层取出了一根白玉簪,捏在指尖来回看。

  穆连潇从外头进来。

  听见脚步声,杜云萝慌忙把白玉簪又收了回去。

  穆连潇眼睛尖,看得一清二楚,只是杜云萝小心翼翼的,他便没有拆穿,进了净室梳洗。

  杜云萝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  后日是二月十六,是他们大婚的日子。

  杜云萝一直记着,怕路途中没有机会准备,离京前便已备好了礼物。

  这簪子是要在正日子时给穆连潇的,可不能提前叫他发现了。

  穆连潇梳洗之后换了身常服,便吩咐锦蕊摆饭了。

  驿站里的吃食的口味与京中不同,杜云萝起先有些用不惯,经过这两三日,慢慢的倒也品出些滋味来。

  “今日启程吗?”杜云萝抬眸问道。

  穆连潇笑着道:“别看这会儿雪小了,看这天色,下午又要下大雪的。

  我们在驿馆里还好些,这会儿官道上,怕是积了一层雪了。

  再等两日吧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,既然不急着出发,她便慢条斯理地用了早饭。

  白日里空闲,夫妻两人下棋说话打发时间,若穆连潇看书,杜云萝便做女红。

  两人处得自在愉快,杜云萝不时都想,这日子比在侯府之中还逍遥多了。

  别人是偷得浮生半日闲,他们两人却是偷了好几日。

  待到了二月十六日,雪总算是停了,露出了些许阳光。

  化雪时最冷,杜云萝躲在屋里不肯出去。

  穆连潇从外头进来,身上还有寒意,伸手想去牵她,吓得杜云萝摇着头跑开了。

  杜云萝躲到了内室里,从帘子间探出一对水汪汪的杏眸,像只怯怯的兔子。

  穆连潇叫她逗乐了,三步并两步往里走。

  杜云萝转身又躲。

  屋里总共就这么点地方,杜云萝身手又不及穆连潇,很快就被他堵在了角落里。

  杜云萝眨了眨眼睛,可怜兮兮道:“我怕冷。”

  穆连潇的眼底满满都是笑意,神情自若地点了点头:“抱一会儿就不冷了。”

  杜云萝睨他,穆连潇的衣摆袖口分明有些湿润,一看就是沾到雪水了,怎么可能不冷。

  她眸子一转,瞥见桌上妆奁,道:“我拿样东西。”

  穆连潇顺着杜云萝的目光看去,猜她是要取前日慌慌张张收起来的东西,便笑着放了她过去。

  杜云萝从最底下取出了那根白玉簪,献宝似的捧给了穆连潇。

  那日只看到个大致轮廓,穆连潇这回才看清那簪子模样。

  温润的羊脂白玉,色泽通透,与他腰间的玉佩相似。

  簪子打磨精细,没有雕琢装饰,简单干净。

  “给我的?”穆连潇接了过来。

  杜云萝颔首,甜甜笑着。

  穆连潇坐到了梳妆台前,朝杜云萝招了招手。

  杜云萝会意,走到他身后,缓缓把穆连潇发髻上的簪子拔了出来,又把白玉簪戴了上去。

  穆连潇从镜中窥她,见她这般仔细,不由心中一暖。

  他握住了杜云萝的手,轻轻将她带到了他腿上坐下。

  杜云萝嗔了他一眼,刚要喊冷,被握住的手上凉凉的,有什么顺着她的手滑到了手腕上。

  她低头去看,是一串东珠。

  杜云萝的眸子倏然一紧,呼吸几乎停滞。

  从前,他也送过她一串东珠。

  穆连潇亲手替她戴上,捧着她的手久久不放,半晌说出一句“不及你的手好看”。

  重活一次,一模一样的珠子又回到了她的手中,叫杜云萝整个心都颤了起来。

  穆连潇扣着她的五指,白玉皓腕,柔嫩细腻,即便是温润的东珠都难掩其风华。

  他低头,薄唇在她手腕上细细摩挲,说了和从前一模一样的话。

  杜云萝的眼中湿润一片,偎在穆连潇怀中,吸了吸鼻尖,勉强忍住了哭意。

  穆连潇浅浅笑了:“不是说冷吗?”

  杜云萝咕哝着:“抱一会儿就不冷了。”

  穆连潇哑然失笑,拥着她哄了会儿,才放开了杜云萝,起身换了套干净衣衫。

  杜云萝抚着手中东珠,心中那点情绪慢慢散开,唇角微扬。

  他们两人,谁也没提今天是什么日子,却都备下了礼物。

  这么一想,杜云萝心里甜着腻着,舒坦极了。

  雪化了一日,虽还未全化,但勉强可以出行了。

  翌日一早,一行人便从驿馆出发,继续往岭东去。

  杜云萝在驿馆歇了几日,再坐马车也没有那么难耐了。

  三月初,入目的却依旧是寒冬景致。

  往年的这个时节,大部分时候,京中已经有了春意,可这一路行来,杜云萝却寻不到一丁点新芽。

  穆连潇给杜云萝解释:“北边的冬天长,岭东那里,到清明前后才会稍稍暖和一些。”

  杜云萝了然。

  这些事体,她在岭东的风情志上读到过一些。

  只是书中所写与亲眼所见,感触就是如此不同。

  虽无春色,却也没有再下雪,只是冬日的积雪化水,使得官道湿滑难行,好在车把式们都有本事,一路也算平顺。

  三月过半,马车入了岭东地界。

  夜宿小镇,杜云萝看着两侧街景,与京中截然不同,她觉得新奇。

  穆连潇看在眼中,附耳与她道:“等到了宣城,我再陪你几日,带你去街上走走。”

  杜云萝的眸子一下亮了起来,弯成了月牙,脸颊上的梨涡可爱逗人,叫人心痒痒的。

  又过五日,总算是到了宣城。

  杜云萝看着城门,长长松了一口气,可算是到了,再坐马车,她的腰和腿就真要吃不消了。

  穆连潇来过宣城,对城中情况大致有些印象。

  马车径直往府衙的后门去。

  门关着,九溪跳下了车,拿着帖子敲了门。

  门房上的小厮看了看马车,经过了长途跋涉,马车不似出发时干净,但制式规格不会变,小厮看在眼中,又赶紧去看帖子。

  待看清了上头的落款,他赶忙抬声道:“赶紧使人去请老爷与夫人,姑奶奶和姑爷到了。”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