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六十六章 随你

第三百六十六章 随你

  <>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  车把式摆了脚踏。【△網WwW.】

  杜云萝拿过帷帽,捏在手中,悄悄看了穆连潇一眼。

  入城时她透过青纱帘窗看过街上景致。

  宣城是岭东首府,即便不比京畿地区的城镇繁华,但也不是萧败的旧城。

  主街两侧,客栈、茶楼、金铺、票号、成衣铺、胭脂铺,各式各样的,一眼看去似乎都周全,且生意都不错。

  杜云萝注意到,不单单是梳着妇人头的小娘子们,连二八年华的姑娘们都极少有戴帷帽的。

  她看着心痒痒的。

  穆连潇看出了她的心思,笑着道:“随你。”

  杜云萝眸子一转,挥了挥手中的帷帽:“真的?”

  穆连潇忍俊不禁,见锦蕊跳下了车,他轻拧她的鼻尖: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

  杜云萝抿唇,笑容莞尔。

  马车就在府衙后门外,离进门也就几步路,杜云萝戴与不戴其实也没多大区别。

  可她心里知道,穆连潇说的“随你”,指的是她往后在宣城之中,若不想戴帷帽,也是可以不戴的。

  穆连潇撩开车帘下去,转过身,朝杜云萝伸出了手,扶她下来。

  杜云萝正要左右打量,府衙里传来一阵脚步声,两位妇人匆匆而来。

  走在前头的妇人年纪长些,四十过半,头发梳得油光发亮,簪了几根金簪,穿了件乌色锦缎褙子,套了条赭色马面裙,整个人精神极了。

  跟在后头的只二十岁出头模样,姿容端正,银红的比甲映得人比花娇。

  虽是多年未见,但杜云萝还是能认出来,这两人是她的大伯娘杨氏和大嫂颜氏。

  杜云萝上前,刚要福身行礼,就被杨氏一把托住了。

  “我的儿,可算是到了,快让伯娘仔细瞧瞧,这眉眼这唇角,跟小时候一模一样。”杨氏拉着杜云萝,亲昵极了。

  颜氏笑着挽住了杨氏:“母亲,五姑与妹夫远道而来,我们赶紧进去,才好坐下说话。”

  杨氏闻言,连连点头:“你看我,欢喜起来就什么都忘了。”

  杨氏领着杜云萝夫妇两人往后院里去。

  杜云萝一面走一面打量。

  后院收拾得干净整齐,摆了松柏,却没看到其余花卉。

  呼吸之中,似乎有淡淡的杏花香,杜云萝的目光所及之处,倒是不曾瞧见。

  几人入了花厅。

  穆连潇和杜云萝正式向杨氏与颜氏请安。

  杨氏虽是长辈,却不及穆连潇身份矜贵,不敢受全礼。

  待落了座,杜云韬快步进来。

  杨氏笑着问他:“你父亲还在前头?”

  杜云韬道:“今日开审袁家庄的案子,我刚刚去看了两眼,大抵是要审到中午了。”

  杨氏颔首,偏过头与杜云萝道:“自打接了老太太的信,就心心念念盼着你们到。

  昨儿个你大伯父还说,兴许是路上叫雪给耽搁了,这才迟迟未到。

  今日入城了,我的心就放下了。

  云萝,往后就在伯娘身边住下,就跟在家里一样的。”

  杜云萝笑了起来。

  她跟长房上下并不熟悉,长房离京时,她还很小,不说幼子记不得什么,两世加在一块,她也有几十年未曾与杨氏见过了。

  可杜云萝依旧喜欢杨氏。

  杨氏性子好,又极会做人,连杜公甫和夏老太太都赞不绝口。

  若非如此,夏老太太也不会一封信就把心尖尖给托付于长房。

  杜云萝留在宣城,能得这般和善的娘家人照顾,心中很是踏实。

  穆连潇知道她们女人家有话要说,便向杜云韬问起了案子,两人说了两句,起身去前头了。

  杨氏目送着那两人出去,握着杜云萝的手,道:“看着是个好丈夫。”

  杜云萝笑弯了眼,夸穆连潇就跟夸她似的,让她心花怒放。

  她娇娇道:“要是不好,我才不跟他来呢。”

  杨氏没料到她会说得如此直接,一时愣怔。

  边上的颜氏扑哧笑出了声,杨氏才醒过神来,笑着叹道:“你这孩子!”

  杨氏问了路上状况,又问了几句京中长辈身体,便把话题拉了回来:“老太太在信里只说要我照顾好你,周身一切都要妥当,我琢磨着这是话里有话……”

  杜云萝笑容凝在唇角,抬声让锦蕊把从京中带来的信送上来。

  前回夏老太太给长房送信,走的是驿馆的路子,怕路上万一有状况,信里并没有明说。

  这回是杜云萝贴身带来的,夏老太太就没了顾忌。

  杨氏接过了两封家书,把杜云瑚的信摆在一旁,先看起了夏老太太的信。

  她的眉头一点点皱了起来,待看完了,她把信交给了颜氏。

  “侯门深似海,”杨氏叹息道,“亏得有机缘,得了御医几句指点,又有机会随着世子来岭东,若不然,这一辈子都要损了。”

  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:“也是我的造化,世子调任岭东,而大伯父又在宣城为官,这才叫婆家放心让我来。”

  杨氏远居宣城,但每年都有家书来往,她深知杜云萝在杜家之中的地位。

  自家老太爷、老太太护着捧着的心肝宝贝,竟然遇到了这样的事体,两位老人家定是操心坏了。

  杨氏搂着杜云萝,道:“我的儿,伯娘旁的不敢说,你在这儿的生活是不用担心的。

  府衙后院说大不大,我们自家人住一住还是够的。

  我让人收拾了你二姐姐从前的屋子,你就住那儿。”

  杜云萝摇了摇头:“伯娘,我到底是嫁了人的,哪里能一直在娘家住着,传回京里去,怕损了婆家脸面。

  我来时就琢磨着,在府衙附近寻个简单的院子就好。”

  杨氏不放心。

  穆连潇在山峪关戍守,一个月里也没几日会在宣城,让杜云萝一个人住,这才不安全嘞。

  可杜云萝说的又有些道理,杨氏只好让人去附近打听,务必找到个好宅子。

  中午时,杜怀让回来了,杨氏让人在花厅里摆了桌,给穆连潇和杜云萝接风。

  奶娘抱了杜云韬和颜氏的儿子来,虎头虎脑的端哥儿很是招人喜欢。

  见了端哥儿,就少不得提起润哥儿,又说到了杜云茹家的意姐儿,和他们离京前,杜云瑛刚刚生下的儿子。

  颜氏坐在杜云萝边上,悄悄握了她的手,道:“来了宣城,养一养身子,一定很快就会怀上的。”

  杜云萝眨了眨眼睛。

  颜氏是怕她心伤才安慰她的,这叫杜云萝心中暖暖,她含笑着点头:“一定会的。”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