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六十七章 新家

第三百六十七章 新家

  <>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  杜怀让是岭东知府,这府衙附近有几处空院落,很快便打听了出来。

  杨氏身边的人做事麻利又妥当,分头去各处看了一遍,选了三处院子报了过来。

  杜云萝知道穆连潇在宣城停不了几日,便想趁早把住处定下来。

  杨氏亲自带着穆连潇和杜云萝去看院子。

  因着离府衙近,杨氏就安排了轿子。

  杜云萝对住处不挑剔,反倒是杨氏仔仔细细的,最后选了个二进的小院。

  小院在桂树胡同里,地方清幽,以丫鬟们的脚程,走到府衙也不用一刻钟,算得上极近了。

  这院子去年起就不曾住人了,但养护得极好,一点不显陈旧。

  后头带了个小花园,眼下开春了,有人打理一番,定能有明媚春景。

  穆连潇看着也满意。

  杨氏从府里调了人手过来,与洪金宝家的一道把院子收拾了。

  京中带来的箱笼卸下,锦蕊和锦岚忙到了夜里,也算是能住人了。

  翌日一早,杨氏又拨了伺候的人手过来。

  厨娘,司花,粗使的丫鬟婆子,全是调\教好的。

  有杨氏全力支撑着,杜云萝的新家很快就有模有样了。

  杨氏和颜氏过府来,越看这小院子越是满意。

  颜氏低声问杜云萝:“世子还在宣城留几日?”

  杜云萝笑道:“大抵也就三五日,四月前要赶到山峪关的。”

  杨氏听见了,目光从杜云萝的肚子上略过,她晓得杜云萝心中有数,也就没有厚颜多提,只问起了杜云瑚:“云瑚信中说她一切都好,可我吧,没瞧见她人,总觉得惴惴。”

  杜云萝轻笑,这就是当母亲的心思。

  杨氏自个儿也笑了:“恩科就是这两日了,也不晓得温彧比得如此。”

  温彧是沈家二郎的名字。

  这一趟下场比试的除了沈温彧,还有邵元洲。

  在杜云萝的记忆之中,邵元洲和沈温彧最后都是进士出身,只是今生开恩科的时间与前世不同,杜云萝也说不好姐夫们何时能金榜题名。

  颜氏笑盈盈与杨氏道:“母亲莫急,过些日子,金榜的文书就会送来,二妹夫文采出众,您尽管放心。”

  杨氏却摇了摇头:“科举一路,比拼的又不仅仅是文采,温彧有老太爷和他大哥引路,但毕竟是初到京城,我怕他初次下场,准备不足,若是……”

  颜氏咯咯笑了起来,见杨氏看过来,她道:“母亲,您是怕他初次许会失手,可您也说了,二妹夫有文采有引路人,我想啊,就算今年不中,明年春闱时一定没问题的。”

  杨氏抿唇点头。

  她对沈温彧是很有信心的,要不然,当年也不会一意孤行,拿着鸡毛当令箭,硬要把杜云瑚嫁到家业败落的沈家去。

  现在看来,沈家大郎一鸣惊人入了翰林,沈温彧书生气质温润,待杜云瑚极好,而他自己也有本事,往后一飞冲天,那杨氏这个宝就是押中了的。

  她盼着能押中了。

  夜色降临,穆连潇和杜云萝在这小院里用了第一顿晚饭。

  厨娘是宣城本地人,在府衙的厨房里做了六年多了,一直跟着杨氏从京中带来的厨子,学了一手地道的京城菜肴。

  杜云萝尝了一筷子羊肉,炖得软烂,没有膻味,颇得她欢心。

  穆连潇不挑食,他这些年天南地北到处跑,自是各处口味都能吃,可在宣城尝到如此地道的京城口味,还是叫他胃口大开。

  “云萝,”穆连潇给杜云萝夹菜,笑道,“宣城里就能吃到这些好菜,我在山峪关要****夜夜盼着了。”

  杜云萝嗤嗤笑他:“那得了空就回来呗。”

  穆连潇笑容和暄,清辉的眸子映着杜云萝的模样。

  他自是会****夜夜盼着,他的娇妻就在这里,他得了空时,定是快马加鞭赶来看她。

  杜云萝叫他看得心扑扑地跳,抿着筷子,含糊道:“明日上街去吗?”

  应过杜云萝的事情,穆连潇不会忘记,颔首答应了。

  第二日,杜云萝却是睡到了日上三竿都起不来。

  前夜时,院子没有清扫好,两人歇在了府衙里,杜云萝头一回住在杨氏跟前,不好意思赖床,虽然疲惫,也早早起来了。

  昨日歇在这新院子里,叫穆连潇哄着逗着一响贪欢,放纵的后果在早上一并迸发了。

  这两个月舟车劳顿的疲乏席卷而来,杜云萝浑身酸痛得连翻身都不舒服。

  杜云萝不想动弹,去街上四处走动也诱惑不了她。

  穆连潇看她可怜兮兮的,不由心软,小心翼翼替她按压。

  杜云萝睁大眼睛瞪他,蕴着水雾的眸子没有半点儿威力,反倒是格外勾人。

  穆连潇心思一动,低下头去轻吻她眼角眉梢。

  杜云萝还是在用午饭的时候起来了,下午又跟着穆连潇出了门。

  她的衣衫首饰,无论是用料还是做工,都与宣城百姓有极大的不同,杜云萝不想过分招摇,选了身最简单的,簪了两根银簪。

  夫妻两人随意在街上走了走。

  杜云萝柔声问穆连潇:“笙湘阁在哪儿?”

  穆连潇引着她过去。

  笙湘阁就在城中最热闹的中街上,铺面开间不大,却很是精致。

  铺内挂着各式折扇、流苏、扇套,一眼看去,颇有几分趣味。

  杜云萝很快就在里头找到了穆连潇曾经送过她的那款折扇,一面高山古松,一面荷塘藕色。

  她不由弯着眼笑了。

  穆连潇为人直白,送她折扇只是要让她知道他的行踪,没有起过题词作画的心思。

  杜云萝这次挑了把空白的折扇。

  “想画什么?”穆连潇问她。

  杜云萝笑容狡黠,眼睛晶亮:“等我画好了,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两人在夜色来临前回到了桂树胡同。

  鸣柳和疏影来寻穆连潇,杜云萝便独自在屋里作画。

  正反两面,都是云萝花,一面含苞,一面绽放,一如她的心境。

  穆连潇出发时,杜云萝把折扇并行李一道交给他。

  一起离开的还有九溪,穆连潇让他认一认山峪关与宣城来回的路,往后就跟在杜云萝身边,要是城中有什么事儿,他也能快马报到山峪关里。

  杜云萝送穆连潇出了门,直到那策马的英姿再也瞧不见了,她才让人关上了院门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