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六十八章 银甲

第三百六十八章 银甲

  穆连潇离开后,杜云萝的日子一下子变得简单极了。

  她给京中写信报了平安,隔几日去府衙里陪杨氏和颜氏说话,无事时纳鞋垫,做中衣。

  军营里辛苦,鞋袜中衣的损耗很大。

  去年穆连潇带去北疆的那些,在那大半年里,是不够用的。

  如今在岭东,不说穆连潇一两个月便会过来一趟,叫九溪骑马送去也就是几日的事体,杜云萝便想给穆连潇多备一些。

  转眼便是清明。

  杜云萝在小院里摆了祭桌,给定远侯府的先祖们上了香。

  清明刚过,洪金宝家的便欢喜地来报信,说是九溪回来了。

  宣城院子里就这么些人手,杜云萝一人当家做主,也少了许多讲究。

  九溪收拾了之后来回话,还带了穆连潇的信回来。

  杜云萝捏着信,没急着看,只问九溪:“山峪关那里怎么样?世子如何?”

  九溪是个能说的,把所见所闻都一一叙述。

  他是头一次来宣城,这一路与京城截然不同的风光已经叫九溪大开眼界,这回去山峪关,越发觉得长了见识。

  杜云萝听他说着那雄伟的城墙,关外的一望无际的沙漠戈壁,仿若眼前也展开了那宽阔的画卷。

  “夫人,您只管放心,爷在驻地有自己的屋子,里外是鸣柳和疏影看着,”九溪嘻嘻笑着道,“爷就是在屋里给夫人写的信,奴才回来的时候,爷操练去了。

  好多士兵呢,就规规矩矩地跟着爷操练,爷让往东就往东,爷让往西就往西,夫人,爷往那一站,风光极了。

  对了,夫人,爷穿着铠甲呢,银色的,阳光底下闪得奴才眼睛都花了,可俊了呢。

  下回等爷回来,夫人让爷穿给您看,实在是太好看了。”

  杜云萝被他说得捧着肚子直笑,边上的锦蕊和锦岚也忍俊不禁,背过身去笑得肩膀发抖。

  “奴才没诓夫人,句句都是真话。”

  杜云萝拿手边的核桃丢他,一面笑一面道:“世子回来的时候,哪里会带着铠甲,你跟我说了,我就惦记上了,可惜又看不到,不拿核桃丢你,丢谁呀。”

  九溪挠了挠脑袋,皱眉想了想,讨好道:“那等爷回来时,奴才去迎他,把铠甲给夫人背回来?”

  杜云萝笑得几乎打滚:“就这么说定了,我要看不到,我唯你是问,下回你再见到你们爷,也要看仔细了,回来告诉我。”

  九溪咧着嘴应了。

  等九溪退出去,锦蕊和锦岚也端不住了,扶着椅背好好笑了一通。

  杜云萝勾着唇,心中暗暗想,穆连潇穿铠甲时到底是什么样的,能把眼睛都闪花了的银色铠甲,一定好看极了。

  她迫不及待想看看呢。

  打发了两个丫鬟出去,杜云萝拆了穆连潇的信。

  墨香浓郁,字如其人。

  上头写了他在山峪关里的生活。

  黄大将军与黄纭已经到了山峪关,也见到了早早抵达的叶毓之。

  黄大将军对京中宗亲勋贵们的事体并不关心,但景国公府的状况,多多少少听说过一些,他极为不喜家族倾轧。

  叶毓之模样俊秀端正,言谈举止规矩又不失大气,这使得黄大将军与黄纭对他颇有好感。

  而叶毓之从小习武,虽是为了强身健体,但毕竟一直练着,不似一般勋贵子弟娇生惯养吃不了苦,黄大将军就答应让他留在军中试一试。

  叶毓之刻苦努力,不端架子,人缘不错。

  黄大将军观察了两日,私底下夸过叶毓之几句,说就凭着他这份心性,只要不叫景国公府的腌臜手段拖了后腿,往后便一定能蛟龙出水。

  杜云萝看完了信,多少放下心来,想着下一次往京中去信时,要把这情况告诉廖氏,也别的她和廖姨娘提心吊胆。

  到了夜里,杜云萝的葵水来了。

  她这些日子一直记挂着,等察觉到下身的粘腻,杜云萝长长叹了一口气,轻轻捶了捶自己的肚子。

  白日里,洪金宝家的来看她,见杜云萝奄奄的,她斟酌着劝道:“夫人莫急,定是这一路舟车劳顿太累了。”

  杜云萝抿着唇没说话。

  她说不清自己是着急还是失望。

  洪金宝家的低声劝她:“夫人,女人的肚子很奇怪的。

  奴婢以前在老太太跟前当差,听许嬷嬷提过,老太太刚嫁进杜家的时候,两三年都没动静,当时心里发慌,就怕老祖宗给屋里添人。

  后来,老祖宗劝解了老太太几句,老太太心里没那么害怕了,就怀上了。

  这一生就生了四个儿子,各个康健。”

  杜云萝晓得洪金宝家的是在开导她,低低应了一声。

  她低落了两日,自己也就想转过来了。

  左右现在是在岭东,不像在京里时,一旦错过了就是一年,她趁着这一两个月多活动活动身子,总会怀上的。

  四月中旬,恩科的金榜文书送到了宣城。

  府衙里是最先收到消息的。

  杜云萝过去时,杨氏神色轻松愉悦,端哥儿坐在她腿上,往嘴里塞着绿豆糕。

  杨氏见她过来,笑着问她:“云茹的丈夫是叫邵元洲,对吗?”

  杜云萝点头。

  杨氏笑容更深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:“高中了,二甲第八,年纪轻轻就能一举中的,当真是好文采好运势。

  我早上偷偷去看那文书,就觉得这名字眼熟,可又怕记错了,这才使人去寻你。”

  一听邵元洲中了,杜云萝也欢喜起来,她替杜云茹高兴。

  虽不知道邵元洲能谋到一个什么样的差事,但好歹这么多年苦读有了结果。

  杜云萝问起了沈温彧。

  杨氏眼中一丝失落一闪而过,笑着道:“没有中。你不用来安慰我,云韬媳妇说得对,温彧有实力,今年不中,往后一定会中的。

  到底是考功名,一击即中是需要些运势的,我看好温彧,他有了这回的经验,明年春闱定能发挥好。”

  听杨氏这般说,杜云萝也就不劝了,只笑着点头,道:“祖母说过二姐是个有福气的,旺夫,大伯娘您只管安心等着便好。”

  两人正说着话,颜氏从外头进来,手中拿着一张帖子。

  杨氏抬头看她:“哪家递来的?”

  颜氏恭谨道:“昌平伯夫人请母亲赏春花。”

  杜云萝的眸子倏然一紧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