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七十章 缠绕

第三百七十章 缠绕

  <>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  杜云萝惊喜地看着穆连潇。【△網WwW.】

  他没有提过端午前后会回来,杜云萝压根就没有想到。

  她只是让九溪去送粽子,穆连潇怎么就回来了呢。

  这般意外,意外到让她的心一阵狂跳。

  顾不上还未梳好的头发,杜云萝三两步上前,抬头问他:“怎么回来了?”

  穆连潇笑意更浓。

  他看起来有些疲惫,下颚处冒了青色,衣摆鞋子亦有尘土。

  杜云萝的欢喜慢慢变成了心疼。

  这是日夜快马加鞭赶回来的吧,大抵夜里都没有休息,赶在开城门时进了城。

  杜云萝吩咐锦蕊去备些热水,伸手想去拉穆连潇,却叫他躲开了。

  “我身上脏,你别动手。”穆连潇含笑道。

  热水送了进来,穆连潇去净室清洗。

  杜云萝转头问锦蕊:“今早都备了些什么?”

  锦蕊刚刚去了厨房一趟,心中都有数:“熬了皮蛋碧梗粥,蒸了大枣糕和鸡蛋羹,切了鸡丝,前些日子做的酱瓜片儿能用了,等下夫人尝尝味道。”

  杜云萝心中有数了。

  端午时,少不了皮蛋,昨日里用了之后还有几个剩下,杜云萝想喝皮蛋粥,睡前就吩咐了厨房。

  厨房里不晓得穆连潇今日回来,这些早点,杜云萝一人用倒是够了,却不够穆连潇填肚子的。

  他胃口本就好,又是赶路回来的,肯定饿了。

  粽子昨日都分完了,这时候再和面蒸点心,少说也要半个时辰。

  杜云萝吩咐道:“让人去中街口那儿多买几个花卷儿,就齐大娘他们家的,世子前回尝过,说味道不错的。”

  锦蕊应声去了。

  杜云萝支着腮帮子等着,净室里传来清晰的水声,一想到穆连潇回来了,杜云萝就忍不住弯了唇角。

  她欢喜极了。

  这种欢喜与去年穆连潇回京时她的欢喜是不一样的。

  去年冬天,杜云萝晓得穆连潇要回来,每一日就翘首盼着期待着,可这一回,是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的。

  叫她又是惊又是喜。

  穆连潇从净室里出来时,杜云萝脸上还挂着笑。

  杏眸亮如星辰,脸颊上浅浅的梨涡,衬着那张白净小脸格外招人喜欢。

  无论什么时候看她,都是这么的好看。

  穆连潇扬眉,唇角含笑,带着一身薄薄的水气走了过来。

  杜云萝一把将他按在了椅子上,手中帕子仔细替穆连潇擦拭长发。

  穆连潇的身上是淡淡的清心皂角味道。

  杜云萝深深吸了吸,一面擦拭,一面道:“怎么突然就回来了?日夜赶路了?累不累?”

  穆连潇躺在椅背上,往后仰着头,抬眸就是杜云萝精致娇丽的眉眼鼻尖,他笑着道:“九溪说粽子是你亲手包的?”

  杜云萝应了一声:“吃了吗?”

  “吃了。”

  杜云萝手上一顿,直直看着他,几分期待几分紧张。

  穆连潇看得明白,轻笑出声:“味道不错。”

  杜云萝的眸子倏然亮了起来,如宝石一般。

  这是她第一次亲手给他做东西吃,他喜欢就好。

  杜云萝的小心思全部写在了脸上,直白又坦率,穆连潇心情大好,连夜赶路的疲乏都消散不少。

  穆连潇也没有想到,杜云萝会给他送粽子来。

  那日早上换防,穆连潇刚回到院子里就遇见了黄纭。

  黄纭手上拿着几束菖蒲,山峪关草木不盛,也不知道黄纭是从哪儿弄来的,他分了一束给穆连潇。

  两人正说着话,九溪就到了,还带着粽子。

  穆连潇分了几只给黄纭,让他带去给黄大将军尝尝,应应景。

  九溪一张嘴把这粽子说得天花乱坠,就像是他亲眼瞧着杜云萝包的似的。

  黄纭斜斜睨了穆连潇好几眼,临走说了句“有媳妇的就是不一样”。

  穆连潇让鸣柳蒸了粽子。

  糯米软烂,浸了肉汁,粽叶清香。

  穆连潇不由就想起了杜云萝,想到她那双白皙嫩滑的手卷起了碧绿的粽叶,添了糯米鲜肉,仔细包起来,指尖的细线缠着绕着打了结。

  这结不单在粽子上,更在穆连潇的心上。

  他的心,早叫杜云萝给缠了绕了,再也解不开了。

  穆连潇也不想解开,就这么教她缠绕一辈子,他心甘情愿。

  思念翻涌,几只粽子让他再也耐不住了,之后几****不当值,便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了。

  此刻,笑语嫣然的娇妻在侧,那双叫他心心念念的小手在他的长发上来回梳理擦拭,穆连潇长长舒了一口气,神色恰意。

  杜云萝替穆连潇束了长发:“饿了吗?我让人去齐大娘那里买花卷儿了,你前回说好吃的。”

  穆连潇伸手把杜云萝拉到面前,让她在他的腿上坐下。

  他确实是饿了。

  搂着杜云萝的纤腰,穆连潇埋首在她的脖颈旁,深深吸气,熟悉的胭脂香气让他整个人都烫了起来。

  手上加了力道,穆连潇的吻落在了杜云萝的脖子上,叹道:“好吃。”

  杜云萝一怔,脖子仿若被火点着了一般,热气一眨眼间传遍了全身,她连头皮都灼得厉害。

  穆连潇没有太过分,轻咬了会儿就放开了杜云萝,抬声让外头摆桌。

  杜云萝嗔了他一眼,凑到镜子前整理领口。

  皮蛋碧梗粥是杜云萝昨日起就想用的,这会儿心不在焉地含在嘴里,又尝不出什么味道来。

  连那新做得的酱瓜片儿,她都说不上来是好吃还是不好吃。

  穆连潇却是胃口大开,他赶路匆忙,没有好好吃过饭,早上又是饿着肚子进城的,这一顿热粥热点心下肚,整个人都舒坦了。

  “还是家里吃得好。”穆连潇擦了擦嘴,笑了。

  杜云萝放下筷子,抬眸问他:“军营里早上吃什么?”

  穆连潇见她用得少,又替她盛了半碗粥:“差不多,粥、馒头、花卷儿,有时候是大肉包子。”

  将领的伙食比普通兵士们的好些,但无论是用料还是手艺,军营里的伙食哪里能比得过家中。

  穆连潇不挑,他这几年在外早就习惯了。

  杜云萝眨了眨眼睛,听起来倒也不差,毕竟是当兵,又不是在京中享乐。

  “家里吃的不也是这些吗?”杜云萝看了一眼桌面。

  穆连潇侧着头看她,眼中满满笑意:“那怎么一样?”

  杜云萝一下子就悟了,不敢直视穆连潇的目光,她低下头小口小口喝粥。

  喝着喝着,杜云萝亦忍不住笑弯了眼。

  不就是夸她秀色可餐嘛!

  他自己不也是一样?

  穆连潇在的时候,她可是能多吃半碗饭的呢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