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七十三章 都要

第三百七十三章 都要

  夜风渐起。

  岭东这地方,即便是入了五月,夜里还是有些凉飕飕的。

  穆连潇怕杜云萝冷,催着她回房里去。

  下午睡得久,这会儿是半点也不困,杜云萝抱着引枕坐在罗汉床上与穆连潇说话。

  邵元洲的金榜题名和沈温彧的落榜,杜云萝在信上都和穆连潇提过,但写信与说话不同,两人凑在一块,说得热闹。

  杜云萝问起了九溪:“他随世子一道回来了吗?”

  穆连潇颔首:“与我一道进城的。”

  杜云萝眨了眨眼:“看来是诓我了?”

  见穆连潇不解,杜云萝把前回九溪说的话告诉了穆连潇:“他自个儿说的,要把铠甲给背回来。”

  穆连潇忍俊不禁,伸手刮了刮杜云萝小巧的鼻尖,挨近了看她:“他口无遮拦的,你倒还惦记上了。”

  “我当然惦记。”杜云萝轻哼。

  被九溪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可是她的丈夫,她不惦记谁惦记?

  穆连潇被她逗乐了。

  没有银甲儿郎可看,说不遗憾是骗人的,可只要穆连潇能好好地站在她跟前,杜云萝就已经很满足了。

  杜云萝转了话题:“云栖说他儿子胖极了,洗三时,差点连盆都不够大了。

  不仅长得胖,胃口也大,锦灵都喂不饱他,哭起来扯着大嗓门,半夜里整条柳树胡同都听得见。

  明明云栖和锦灵都不胖的,定是怀胎时云栖一股脑儿催着锦灵多吃些,这才养出来一个胖儿子。

  还有南妍县主的女儿,听说长得可俊了,一双桃花眼随了瑞世子,慈宁宫里喜欢得不得了。”

  穆连潇剥着花生,捻了红衣,趁着杜云萝张嘴时塞给她。

  杜云萝一面说一面吃,腮帮子一鼓一鼓的,显得活泼极了。

  穆连潇又给杜云萝塞了两颗,道:“那我也多喂你吃,才好生个大胖小子。”

  杜云萝脸上一烧,捂住了嘴,摇头道:“我若怀个姑娘呢?一个大胖姑娘,往后可要哭的。”

  穆连潇的手一抖,花生咕噜滚下了几子,他哭笑不得:“为何要哭?”

  “胖姑娘没人要。”杜云萝嘀咕道。

  穆连潇朗声大笑:“谁说的?”

  杜云萝嗔他,吐了吐舌头:“你看黄婕,那脸蛋楚楚可怜,招人喜欢,偏偏身量随了黄大将军,整个人看起来都粗了三圈,总有人在背地里笑话她。”

  穆连潇轻咳一声,不说话了。

  他见过黄婕,一时之间就反驳不出来了。

  其实黄婕最被人诟病的是她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性格,只是穆连潇不知那些传闻,从未听说过。

  杜云萝笑了一阵,问道:“世子,哥儿好还是姐儿好?”

  穆连潇勾住了她的一束发尾,在指尖卷了卷:“都好,都要。”

  杜云萝身子往后一仰,抬脚踢向穆连潇的腿肚子:“说得倒轻巧,我可累的呢。”

  穆连潇一把握住了杜云萝的脚踝,手掌包裹**,挠了挠她的足心,引得杜云萝怪叫着要躲。

  他不肯让她躲,起身把杜云萝打横抱起就往内室里走。

  将杜云萝放在锦被上,穆连潇俯身看她:“我也挺累的。”

  杜云萝的脊背霎时间滚烫,仿若这床下着火了一般。

  吹灯落帐,穆连潇眸子沉沉湛湛看着杜云萝。

  杜云萝被他看得心发慌,整个人裹在了被子里,道:“不是挺累了吗……”

  穆连潇连人带被子一块抱住了,隔着锦被,杜云萝都能感觉到他胸腔的起伏。

  杜云萝撅了嘴。

  她说得句句都是实话,偏偏还这么笑话她。

  再笑,再笑她,她就真要恼了!

  穆连潇在杜云萝羞恼之前止了笑,缠着她又狠狠要了一回。

  翌日天亮时,杜云萝瘫在床上根本起不来,穆连潇却神清气爽地去练功。

  杜云萝咬着被子忿忿,到底是谁累,脚趾头都知道的,哼!

  明日一早穆连潇就要回去,杜云萝亲手替他准备好了行李。

  天蒙蒙亮的时候,杜云萝就醒了,穆连潇还未起,她紧紧偎在他怀里。

  穆连潇安抚一般在杜云萝的额头落下一吻:“我换防得空时再来看你。”

  杜云萝吸了吸鼻子:“那我能不能去看你?我想去看你。”

  软糯的声音几分祈求几分不舍,穆连潇心软了,喃道:“离山峪关走路一个时辰左右的地方有个小镇,我回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屋子,等方便的时候,我让疏影来接你。”

  杜云萝的眼睛倏然亮了。

  就算是小住,就算只能待上一日两日,她也欢欣雀跃。

  她能见到九溪说过的城墙、荒漠,就算马车颠簸,她也是想去的。

  稍稍说了会子话,穆连潇便起身了。

  杜云萝坐在庑廊下看穆连潇练功,眼睛一眨不眨的。

  等用过了早饭,又多包了几个花卷儿,杜云萝送了穆连潇出门。

  五月一日一日到了末尾。

  杜云萝一直记挂着小日子,直到月末时葵水还未至,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她盼着能怀上,可又怕空欢喜一场。

  杜云萝请了洪金宝家的过来,红着脸问她:“妈妈,这会儿请医婆诊脉,能诊出来了吗?”

  洪金宝家的抿唇直笑:“经验老道的医婆能看出来,但也有看不准的,夫人莫急,再过一旬,若葵水还是未至,再请医婆不迟。”

  杜云萝在怀孕生子上没有丝毫经验,就全听洪金宝家的。

  耐着心思等了十天,身下依旧干净,不仅是杜云萝,连锦蕊和锦岚都欢喜了起来。

  洪金宝家的赶紧去寻了医婆。

  医婆登门来,诊脉之后,连声贺喜。

  杜云萝瞪大了眼睛,这****盼着,真的盼来了,又觉得不真切极了。

  洪金宝家的包了红封,送走了医婆,再回到屋里时,杜云萝依旧在发呆。

  “夫人,”洪金宝家的笑着唤她,“夫人可是不放心?”

  杜云萝摇头。

  洪金宝家的掩唇笑着道:“夫人,不如请大太太安排个医婆再给您诊一诊,而后仔仔细细开一帖方子?”

  杜云萝垂眸,应了。

  这等要紧事,还是要请杨氏信得过的医婆来开安胎的方子。

  洪金宝家的欢欢喜喜去府衙报信。

  杜云萝歪在罗汉床上歇了会儿,没多时,锦蕊进来禀,杨氏和颜氏一道来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