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七十四章 甜蜜

第三百七十四章 甜蜜

  </>  杜云萝坐起身来,趿着鞋子要迎出去。

  杨氏撩了帘子进来,一见她动作,赶忙摆手:“我的儿,你且歇着。”

  杜云萝低头看了眼平坦的肚子,冲杨氏笑了。

  杨氏在罗汉床边坐下,握着杜云萝的手,仔细问她状况。

  杜云萝笑着道:“四月里来的葵水,我当时还遗憾,然后上个月一直没有来,我就琢磨着是不是怀上了。

  洪金宝家的跟我讲,让我莫急,日子浅的时候看不准。

  这就等到了今日里,请了医婆过来,说是真有了。”

  杨氏听得喜笑颜开,如此听来,应当是准了的,她赶忙道:“洪金宝家的来报信,我让人去请冯医婆了,我自个儿是半刻也坐不住,催着你嫂嫂一道来。”

  颜氏抿唇直笑:“五姑,母亲可高兴坏了,比我怀上的时候还高兴,我啊,都眼红了。”

  “酸不溜丢的!”杨氏笑着啐了她一口,“你怀端哥儿的时候,我问你情况,你红着脸说不出口,你看看你妹妹,说得多明白。”

  颜氏笑着垂下了眼。

  杨氏又与杜云萝道:“都要当娘的人了,可不能再想着什么脸皮不脸皮的。

  你是头一胎,没有经验,每日里到底是个什么感觉,都要大大方方说出来。

  伯娘到底养过孩子,也照顾过大肚婆,无论好坏都可以告诉你,总比你稀里糊涂得强。

  是了,你该告诉洪金宝家的,她就在你身边伺候,与她说最快了。

  千万记着,不能自己乱想。”

  杨氏仔仔细细吩咐着。

  怀孕的妇人心情起伏古怪,特别是头一胎,自己弄不清好坏,还总会胡思乱想

  。

  杨氏是过来人,特特嘱咐杜云萝。

  杜云萝莞尔,娇声道:“伯娘,我这人没什么本事,就是脸皮厚。我母亲和大姐总说,我的脸皮都能熬阿胶了。您放心吧。”

  颜氏忍俊不禁,杨氏哭笑不得。

  正说着话,冯医婆来了。

  杜云萝抬眸打量她。

  冯医婆四十岁出头模样,穿着半新不旧的褙子,一条回字暗纹的石青色马面裙,头发梳得整齐,插了一根乌木簪子,通身上下再无其他首饰,提着一只药箱。

  冯医婆福身行礼:“夫人、奶奶、娘子。”

  杜云萝抬眸看杨氏。

  杨氏介绍道:“冯医婆的医术不错,平日里我们有个头痛起热的,都请她来看看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,晓得了杨氏的意思。

  杨氏没有跟冯医婆透露过杜云萝的夫家身份,只说是娘家侄女,因此冯医婆称她为“娘子”。

  这大抵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  冯医婆从药箱里取出了大迎枕给杜云萝垫手。

  诊脉时,杜云萝从冯医婆身上闻到了淡淡的药香。

  冯医婆诊了,又问了杜云萝几句,起身道:“恭喜娘子,月份虽浅,但的确是怀上了。

  从脉象看,算是平顺康健的,只是毕竟没有坐稳,娘子这些日子要多歇息注意。

  我给娘子开个方子,娘子先吃起来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,锦蕊带着冯医婆去写方子。

  杨氏低声与杜云萝道:“我知你不爱应酬,就没有说透。”

  杜云萝轻咬下唇。

  以她的身份,若是说透了,昌平伯府下帖子都不会略过她。

  宣城之中的官夫人们,只要是能搭上一条线的,就算没有溜须拍马的打算,逢年过节也要来露个面。

  杜云萝不喜欢那些。

  更重要的……

  杜云萝眸子一转,杨氏不会主动让昌平伯府知道她的身份。

  杜怀让盯着昌平伯,这也是穆连潇奉旨要做的事情。

  若昌平伯是个老实的,就在岭东地界做个闲散勋贵,他就不会把目光落到调任山峪关的将士们身上,也不会去留意穆连潇,更不会注意杜云萝的到来。

  可杜云萝知道,昌平伯是要反的。

  杜怀让和穆连潇暗地里观察他,昌平伯也在暗地里提防着,昌平伯府对杜云萝的情况多少也有些掌握

  。

  知道却不说破,两厢观望着。

  杜云萝不怕昌平伯府观望,与他相比,还是穆元谋和练氏夫妇更让她记挂。

  冯医婆写好了方子,锦岚跟着去抓药。

  杨氏柔声与杜云萝道:“我琢磨着,等坐稳了之后,再给京中去信。”

  杜云萝抿住了唇,半晌缓缓道:“您是怕……”

  “你刚刚两个月,到三个月的时候去信,等京中收到,再琢磨琢磨,这十月怀胎都过了一半了,无论那边动什么主意,等京里的人手到了岭东,你也离临盆不远了。”杨氏细细分析给她听。

  杜云萝心中一暖,朝杨氏笑了。

  杨氏这是把责任都揽在了肩膀上,杜云萝感激杨氏的这份心。

  不急着往京中报信,但杜云萝迫切想让穆连潇知道。

  待送走了杨氏和颜氏,杜云萝寻了九溪来。

  九溪已经听说了,进来之后就咧着嘴给杜云萝行了个大礼道喜。

  杜云萝咯咯直笑:“去山峪关跟世子报一声。”

  九溪连连点头:“夫人放心,奴才马上就出发,爷知道了,肯定乐坏了。”

  杜云萝莞尔。

  她怀孕了,就是几家欢乐几家愁。

  穆连潇高兴,而二房那里肯定是不高兴的。

  不高兴也拿她没办法,练氏的手一时半会儿还伸不到岭东来。

  九溪正要退出去,杜云萝心思一动,吩咐他道:“若世子要往京里报信,就跟他说,我已经报了,让他只管放心。”

  九溪前脚刚走,后脚锦蕊就端了汤药过来。

  “您放心,锦岚又跑了两家药行,确定了药方是安胎药。”锦蕊道。

  杜云萝仰头饮了,又含了一口蜜煎。

  嘴里苦味散去,留下甜甜味道,杜云萝不由勾起了唇,笑了。

  “尝着不够甜。”杜云萝嘀咕着。

  她的心情,可比这蜜煎甜多了。

  两世为人,终于怀上了属于她和穆连潇的孩子。

  即便月份还浅,还感受不到孩子的存在,但杜云萝的心中已经欢喜极了甜蜜极了。

  她靠着秋香色绣金钱蟒的引枕,眯着眼睛想,穆连潇知道的时候,会有多高兴呢。

  会不会像邵元洲一样,乐得走路都撞柱子?

  她舍不得他撞柱子呢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