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七十六章 心急

第三百七十六章 心急

  宣城的天气一点点热了起来。

  洪金宝家的跟杜云萝说着买冰的事体。

  他们来到岭东时,已经过了买冰的好时候,但夏日里少不得冰,就算价格稍稍高了些,洪金宝家的也采买了不少存在了冰窖里。

  “原还想着,若夏日里不够用就再去采买,如今看来,当是够用了。”洪金宝家的笑着道。

  杜云萝怀孕了,吃不得冰碗,屋里也不能多摆冰盆,用量一下子就减少了。

  “这个夏天可辛苦了。”杜云萝苦笑。

  洪金宝家的摇头,开解道:“夫人,亏得您夏日里月份还小,挨一挨就过去了,等肚子大起来了,天气就慢慢凉快了。

  您是明年二月里生产,正好是冬天,坐月子的时候会舒坦许多。”

  杜云萝听着有理。

  她想起了蒋玉暖。

  蒋玉暖是八月末生产的,整个夏天里,她都隆着高高的肚子。

  月份大了,夜里睡觉连翻身都不行,一整夜下来,背上的中衣都湿透了。

  蒋玉暖当时与杜云萝抱怨了许多,虽然是为了动摇杜云萝的心神,但孕中状况应当不是诓人的。

  杜云萝没有经历过,但也听杜云茹和夏安馨说过两句。

  如此一想,杜云萝就满意她这一胎了。

  等到她翻不了身的时候,已经是冬日里了。

  杜云萝没有写信给定远侯府报信,只让杨氏在家书里给杜家报个喜。

  夏老太太和甄氏都是明白人,她们心里有数了,自会替杜云萝多考量着的。

  低头摸了摸肚子,杜云萝的眼中闪过一丝困惑。

  她还感觉不到孩子的存在,要不是葵水未至,医婆又确诊了,杜云萝都不敢相信自己怀上了。

  “妈妈,我什么时候能有感觉?”杜云萝柔声问道。

  洪金宝家的笑了起来:“夫人心急了呀?莫要心急,再过两三个月,小主子会动了,就有感觉了。”

  杜云萝撅了嘴。

  她当然心急了,两世为人,她好不容易才有了孩子,真恨不能眼睛一眨就十个月过去了,眼睛再一眨,那孩子就呱呱坠地了。

  怎么还要这么久呢……

  正说着话,外头锦岚来禀,说是九溪回来了。

  杜云萝的心一下子雀跃起来,催着道:“让他收拾好了就过来,我有话要问他。”

  她是还不能感受到孩子的存在,但她很快就能知道孩子的父亲是个什么反应了。

  杜云萝的眉梢眼角全是笑容,她的世子,一定高兴极了。

  九溪换了身干净衣服就来了,笑嘻嘻给杜云萝请安。

  杜云萝支着腮帮子问他:“世子怎么说?”

  “夫人,世子他……”九溪说了一半,憋不住笑,捧腹笑了一通,又见杜云萝等着,他颤着声,道,“爷乐坏了,一个不小心撞到脑袋了。”

  杜云萝瞪大了眼睛:“真撞上了?”

  九溪连连点头:“奴才和鸣柳就在屋外窗下,听得‘咚’的一声。

  夫人,爷那屋子里的炕不深的,爷稀里糊涂就撞墙上了。”

  杜云萝想笑,又觉得心疼,可一想到那画面,到底还是好笑,咯咯笑了起来。

  身边的锦蕊也捂着嘴,背过身去笑了。

  穆连潇和邵元洲不愧是两连襟,听说妻子怀孕后,一个撞了墙,一个撞了柱子,也真是巧了。

  杜云萝笑了一阵,又问:“世子身子如何?”

  “夫人您放心,世子一切都好,还让夫人好好养身子,说他得了空就回来。”九溪忙道。

  杜云萝心中闪过遗憾。

  得了空,就是现在还没有空。

  不过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与其自艾自怜,不如好好养胎。

  九溪本想提镇子上的院子的事情,怕杜云萝失望,到底还是闭了嘴,没有再说。

  杜云萝吃了一旬的方子。

  冯医婆又来瞧了一回,说是杜云萝的身子底子不错,这些日子可以稍稍走动走动。

  杜云萝应了,却没有成行。

  她突然感受到了孩子的存在。

  肚子里翻江倒海似的,她趴在罗汉床上干呕起来,几乎是把胸腔里的心肝肺都要呕出来似的,难受得难以言喻。

  除了孕吐,杜云萝吃东西也变得艰难了,厨娘变着法子做吃的,可昨日里还能入口的菜色,今日里却连闻都闻不得。

  杜云萝只能逼着自己吃下去。

  就算是没有一点滋味的白面馒头,她也要塞下去。

  她是双身子,必须吃饱才行。

  如此折腾了大半月,原本该慢慢胖起来的杜云萝反倒是消瘦了些,整个下巴尖尖的。

  杨氏和颜氏隔日里就来看她,两人都心疼极了,可孕吐症状因人而异,能寻的法子也不过就是稍稍减轻些痛苦。

  杨氏只好不断开解杜云萝,说是再过一个多月,这些反应就都过去了,到时候就舒坦了。

  杜云萝虽不舒服,但不觉得难熬,反倒是激动之情充斥了她。

  她会孕吐,就证明了真的有一个孩子在她的肚子里。

  只要能平平安安把孩子生下来,她此时痛苦一些又算得了什么?

  真真是甘之如饴。

  穆连潇在七月初匆忙赶回了宣城。

  入了院子里,他一眼看到了守在门外的锦岚。

  穆连潇快步上前:“夫人呢?”

  锦岚惊喜极了,福身请了安,指了指屋里:“夫人在歇午觉,锦蕊姐姐伺候着。”

  穆连潇轻手轻脚走到窗边,透过半启着的窗子,他看到杜云萝睡在罗汉床上,锦蕊坐在杌子上,一下一下替杜云萝扇风。

  见杜云萝睡得正香,穆连潇不想吵她,让人打水到前头九溪屋子里,将就着梳洗了一番。

  穆连潇收拾好,才进了正屋。

  锦蕊瞧见了他,赶忙站起身来。

  穆连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从锦蕊手中接过了蒲扇。

  锦蕊会意,退出去,带上了门。

  穆连潇坐了下来,仔仔细细看着杜云萝的睡颜。

  杜云萝的肚子还看不出端倪,人却瘦了,穆连潇心疼得不行,轻轻牵住了她的手,指腹在她的掌心摩挲着。

  低低喃了一声,杜云萝小小蹬了蹬腿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。

  这一觉睡到了天半暗时。

  杜云萝缓缓睁开了杏眸,她刚刚醒来,还有些迷迷糊糊的。

  直到她对上了穆连潇的眼睛。(未完待续。)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