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七十七章 来信

第三百七十七章 来信

  四目相对,杜云萝长睫颤颤,咕哝了声“世子”,闭上了眼,似乎又要睡过去。

  可下一瞬,她猛得瞪大了眼睛,支撑着要坐起来: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怎么也不叫我?”

  穆连潇放下扇子,伸手撑住了她的身子,让杜云萝靠在了他的身上。

  理了理她凌乱的额发,穆连潇笑容和煦:“才回来一会儿。”

  杜云萝抿着唇,弯着眼儿笑了。

  明明有一肚子的话要跟穆连潇讲,可突然之间,她又不知道从何开口。

  她只好用笑容来表达自己的心情。

  穆连潇捏着她的下巴,眉头微蹙:“怎么瘦了这么多?”

  “我……”杜云萝张嘴,刚说了一个字,整个腹部就搅了起来,她喉头一滚,双手捂住了唇,侧过身趴在罗汉床沿干呕了起来。

  穆连潇叫她吓了一跳,一面顺着她的脊柱,一面唤了锦蕊。

  锦蕊就守在门口,听见声音赶忙跑了进来。

  杜云萝呕了好一阵才停了下来。

  锦蕊倒了盏茶,杜云萝就着穆连潇的手,含着水漱了口。

  “每日里都吐?”穆连潇箍着她的腰,柔声问她。

  杜云萝抬眸看他,那双漆黑如墨的眼中满满都是担忧和心疼,她低声道:“大伯娘说,刚怀上的时候就是如此的。

  每个人症状都不相同,有厉害的也有不厉害的,我这还算好的,再厉害些的也有。

  我大姐怀意姐儿的时候,也是一个劲地吐。

  照常来说,再过一个月这样,就没事了。”

  穆连潇知道杜云萝是在安慰她。

  明明是那么爱撒娇的性子,就因为他不能日夜陪着她,怕他担心,还反过来宽慰他。

  穆连潇的心软得一塌糊涂,让杜云萝躺在他的腿上,半垂着眼帘与她说话:“每天吃些什么?”

  杜云萝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,晶亮眸子直直望着近在咫尺的穆连潇,双手捏着穆连潇的手掌把玩。

  “变着花样吃,最近不想吃甜的了,就让厨娘做了些咸口的点心。

  隔壁胡同里有个大娘自个儿磨豆腐卖,我尝过一回,又滑又香,没有半点豆腥味,她卖的豆浆也好喝,我这几天早上都喝。

  昨儿个下午,大伯娘送了条鱼过来,烤着吃了……”

  杜云萝细细说着,穆连潇就在身边,她的心思便一点一点定了下来。

  思绪一转开,也不觉得肚子里难受了。

  锦蕊垂手站在帘子边听着,鼻子发酸,她狠狠吸了一口气,把眼泪忍了回去。

  她贴身伺候杜云萝,最是晓得主子的状况。

  别看杜云萝说得轻巧,实际上哪有这么轻便?

  厨房里变着花样来,并非是为了不重样,而是杜云萝的胃口变得快。

  洪金宝家的说了,孕中的妇人就是这般麻烦,并不是妇人爱折腾人,而是肚子里的小主子折腾。

  若非如此,杜云萝怎么能短短的时间里就瘦下去了呢。

  这该死的孕吐,早早过去了才好。

  穆连潇认真听着,又与杜云萝说了些山峪关的趣事。

  西洋钟打了点,杜云萝便要锦蕊摆桌。

  桌上各式各样菜肴,什么口味的都有。

  许是杜云萝心情不错的缘故,这顿饭吃得挺舒心的,也是这些日子来她吃得最饱的一顿了。

  饭后,两人稍稍在后院里走动消食,随后便靠在床上说话。

  油灯未吹,穆连潇的手从杜云萝的中衣里探了进去,温热的掌心贴着她的肚子,来回抚了抚。

  杜云萝轻声笑了:“还没圆起来呢。”

  穆连潇在她的唇上啄了啄:“不着急。”

  “今年腊月里,大抵是不能回京了。”杜云萝算给穆连潇听,“明年二月里临盆,大伯娘说,还是不要来回折腾为好,等生下来出了月子,差不多就是三月里了。”

  穆连潇应了一声,这个状况他心中也有数。

  杜云萝的肚子要紧,没办法回京过年,想来吴老太君和周氏都能体谅。

  待来年生下孩子,幼童哪里受得了这路上车马颠簸,路途短些也就罢了,要回京城,还是养个半年一年的再做打算。

  “我若敢让你大着肚子回京,祖母和母亲能让我去跪祠堂。”穆连潇笑着与杜云萝道,“嫡长房嫡长孙,可半点不能马虎。”

  杜云萝勾着穆连潇的脖子笑了。

  她暂且不想回去,大着肚子,亦或是抱着稚子回京,无疑是给了二房下手的机会。

  虽然能逼得他们露出狐狸尾巴,但杜云萝不想拿自己、拿孩子去算计二房。

  穆连潇在宣城待了两日,又匆匆忙忙赶回山峪关去了。

  杜云萝好吃好喝了两日,穆连潇走后,她虽还会孕吐,但却不似之前那般厉害,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  锦蕊画了不少花样。

  鲤鱼戏水、虎虎生风、善财童子,都是小孩儿们常用的。

  洪金宝家的连连夸赞,杜云萝便选了一幅绣来打发时间。

  转眼入了八月。

  桂树胡同因多种桂树而得名,秋风一起,呼吸之间全是桂花香气。

  杨氏过府来看她,从袖中取出了一封信。

  杜云萝接过来一看,是甄氏写给她的。

  信上全是甄氏对她的思念,晓得杜云萝怀上了,甄氏欢喜不已,絮絮写了些孕中要注意的事情,一言一语都是关切。

  上头还提到了邵元洲和杜云茹。

  邵元洲金榜题名,他运气好,等到了缺,到岭东下属的临谷任知县。

  正七品的官职算不上高,但就在杜怀让的眼皮子底下,只要好好做事,考绩是不用担心了的。

  邵元洲在七月末启程,邵家那儿让杜云茹带着意姐儿一道赴任。

  甄氏为此感慨不已。

  两个嫁在京中的女儿,前后都往岭东去了,她是千般万般舍不得。

  可转念想想,她们姐妹离得近些,彼此也好照应。

  杜云萝捏着信来回看了两遍。

  到临谷是要经过宣城的,杜云茹能来看她,杜云萝很是期待。

  不过,邵元洲到了岭东,就意味着杜怀让的岭东知府的位置是坐不长了的,顶多也就三年,就会调离现在的职位。

  这么算来,倒是和前世杜怀让调任江南的时间差不多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