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七十八章 报喜

第三百七十八章 报喜

  杜云萝满心欢喜。

  杨氏亦是笑盈盈的:“我记得意姐儿还不到两岁吧?这一路来,可是要辛苦了。”

  杜云萝点头。

  车马颠簸,连大人都觉得吃力,更别说是小孩子了。

  怕是要一路哭闹着才能到岭东。

  杜云萝算了算时间,邵元洲夫妻在七月末启程,这个时节比冬日里方便,他们到宣城时大抵是九月中旬。

  看着是还远,可日子过起来也算快。

  杜云萝已经期待起了杜云茹的到来。

  杨氏又关心起了杜云萝的身体。

  冯医婆来看过,杜云萝这一胎算是坐稳了。

  小东西在最初的闹腾过后,再没有给杜云萝添事。

  杜云萝不孕吐了,吃东西也比之前顺畅,前个月瘦下去的脸颊上有慢慢长了些肉。

  杨氏看在眼中,心也就放下了:“是该如此,孕中的女人稍稍胖一些才好。”

  杜云萝弯着眼睛笑,她记得锦灵和夏安馨怀孕时都胖了些,她自个儿一个劲儿地瘦下去,心中免不了惴惴,如今慢慢养回来了,她也就放心了。

  “洪金宝家的跟我说,我身量小,也不能长得过胖,怕生的时候吃不消。”杜云萝低头看着刚刚开始有些隆起的肚子,眉宇之中满满都是喜悦。

  杨氏的目光却落在了杜云萝的臀上。

  别看杜云萝个子小巧,却胜在身形起伏,该有的都有,是个好生养的。

  杨氏拍了拍杜云萝的手,道:“只要别太胖就好了,云萝,怀孩子最要紧的是放宽心,心情舒畅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  杜云萝笑着应了。

  送走了杨氏,杜云萝便让锦蕊准备了纸墨。

  她该给定远侯府报信了。

  待写好吹干,装起来封了火漆,就使九溪送去了驿馆。

  九溪这些日子也没闲着,隔上半个月就往山峪关去一回,给穆连潇报个平安。

  每次回来,杜云萝都会问一问穆连潇的状况。

  九溪嘴巴甜,无论说起什么来都叫人忍俊不禁。

  中秋佳节,月圆人难圆。

  杜云萝准备了些月饼,让九溪给穆连潇送去,自个儿坐着轿子到了府衙,与杜怀让一家一道用饭。

  端哥儿坐在杨氏怀里,手中捧着月饼,一个人啃得起劲。

  杜云萝原就喜欢孩子,自打自个儿怀上了,更加想逗幼子。

  “端哥儿,”杜云萝凑过去唤他,“月饼吃饱了,等下就吃不下了。”

  端哥儿油乎乎的小手挥了挥:“火腿的好吃。”

  杜云萝一看,那月饼是火腿馅的。

  见杜云萝来打量他的月饼,端哥儿以为她也要,捧着月饼塞过来:“姑母,吃月饼。”

  杜云萝笑着想要咬一口,端哥儿又把手收了回去,皱着眉头道:“姑母胖了,不能吃了。”

  话音一落,屋里笑成一片。

  杜云萝也笑个不停。

  端哥儿是无肉不欢,还不到三岁的孩子长得胖乎乎的。

  虽说幼子是胖些可爱,但胖孩子光长肉不长个头,颜氏和杨氏就不许他胡吃海吃了。

  几个月下来,现在的端哥儿身量刚刚好。

  今日又是中秋,杨氏才给他吃一大块月饼。

  端哥儿记住了这一点,见杜云萝比之前胖了,就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  杨氏搂着端哥儿,一面笑,一面亲了一口:“端哥儿,你姑母不是胖了,是有要给你添个小表弟了。”

  端哥儿眼睛一亮:“有妹妹,还有弟弟。”

  杨氏笑着与杜云萝道:“这孩子,跟他说了云茹要带意姐儿来,他知道要有个妹妹了,整天就乐着。”

  杜云萝揉了揉端哥儿的脑袋。

  中秋一过,岭东就渐渐凉快了。

  杜云萝听杨氏说过,这里的冬天没有北疆那么早,但也比京城的冬季长。

  十一月里就要烧地火龙了,偶尔有两年,十月末时就下起了雪。

  干燥的岭东一年难得下雨,却多雪。

  八月末时,定远侯府收到了杜云萝的信。

  周氏拿着信往柏节堂去,从庑廊下经过,她就听见了练氏的声音。

  芭蕉打了帘子请周氏进去。

  吴老太君听见脚步声,抬眸望了过来:“今儿个来得倒是早,要不是西洋钟刚刚打过点,我还以为要用晚饭了呢。”

  周氏闻言笑了起来:“连潇媳妇送了信回来,我晓得老太君惦记着,这就赶紧给您拿过来了。”

  “哦?”吴老太君坐直了身子,“让我瞧瞧她说了些什么?”

  吴老太君接了信,取出来厚厚的信纸,仔仔细细看了起来。

  练氏脸上挂着笑,心思全都在那封信上头。

  也不知道杜云萝会在信上说些什么,万一是来报喜的……

  练氏的心肝肺霎时都痛了起来,恨不能一眼从背后看穿信纸,可她只能忍着,只能端着,就这么笑眯眯地等着吴老太君说话。

  吴老太君的眉头舒展,眼中猝然有了笑意。

  练氏下意识地挪了挪脚,幅度很小,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,却是完完整整落在了周氏的眼睛里。

  周氏在吴老太君身边坐下,温柔笑了:“老太君,您这么高兴,信上到底说了什么?”

  吴老太君捏紧了信纸,长长吐了一口气,笑容之中,眼角的皱纹都深了许多。

  “喏,你自己看。”吴老太君笑着把信又给了周氏。

  周氏认真看了起来。

  吴老太君含笑没有说话。

  练氏暗暗咬牙,她想追问,但到底还是忍住了,直到她在周氏眼中看到了喜悦,这让练氏的呼吸一下子窒息了。

  吴老太君大笑:“如何?是好消息吧?”

  周氏笑了,眼中却慢慢蕴了水雾,湿润了眼角长睫,她哑声道:“当真是好消息,我这日盼夜盼的,总算等来了。老太君,我待会儿去给老侯爷和老爷报个信,他们在底下知道了,也会高兴的。”

  吴老太君连连点头:“要的要的。”

  听她们两人如此对白,练氏已经有了答案,可她还是堆着笑问了声:“老太君,是连潇媳妇怀上了?”

  吴老太君笑道:“是啊,到今儿个有四个月了吧,真好,这趟去岭东,总算没白去。”

  明明有了心理准备,真的听到吴老太君如此说的时候,练氏的心里还是跟刀割了两下似的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