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为谁

第三百七十九章 为谁

  当着吴老太君和周氏的面,练氏按捺住所有情绪,勾着唇角笑了起来:“是嘛,那可真是太好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偏过头看着周氏,道:“虽说有她娘家人照顾着,可到底是不在我眼皮子底下,我心里总觉得不踏实。

  岭东那地方,与我们京城,吃用都不一样,也不知道连潇媳妇是不是习惯。

  这孩子生下来,还要考虑奶水。”

  练氏眉梢一动,张嘴想说送奶娘过去的事体,话到了嘴边,又咽了下去,转而道:“老太君这是关心则乱。

  连潇媳妇的大伯父一家在岭东都多少年了,肯定会事事都替连潇媳妇安排妥当的。

  说到奶水,若是在京里,自当寻我们穆家的家生子,既然在宣城,杜家的家生子肯定也是好的。”

  周氏睨了练氏一眼。

  给孩子挑奶娘很是要紧。

  杜云萝要明年二月里临盆,这会儿找奶娘,也该找比她的肚子稍大几个月的。

  定远侯府中就算有这样的家生子,也不可能让人挺着大肚子去宣城。

  到时候能用的,自然是杜家的家生子了。

  这事体显而易见,练氏便是一心想送人,也不能开这个口。

  周氏对练氏存了疑惑,自是慢慢品味练氏的话。

  吴老太君听了练氏的话,笑了:“说得也是。

  元策媳妇,晚些你从库房里取些料子、药材,让人送到宣城去。

  他们当时走得匆忙,根本没带这些,宣城那地方,旁的好说,好料子是难得,多送些去,也好给孩子做几件小衣裳。”

  周氏笑着应了。

  吴老太君兴致高,絮絮说着对长房嫡长孙的期待。

  练氏心里火烧似的,又怕寻借口离开惹了吴老太君不满,只能耐着性子坐着,笑着附和着吴老太君的话。

  等柏节堂里摆桌用晚饭,练氏才退了出去。

  她脚步匆忙地回到风毓院,一屁股坐在榻子上,抓起蒲扇连连扇风。

  朱嬷嬷看在眼里,却也只能看着,不敢劝。

  练氏把蒲扇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她的心还是静不下来。

  杜云萝跟着去了宣城,迟早是要怀孕的,她和穆元谋也做好了长房要添子嗣的心理准备,可真的到了这一天……

  就算不知道是个哥儿还是姐儿,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成气候有造化,练氏都无法淡然。

  她心中恨得要命,偏偏又只能笑盈盈地恭喜吴老太君,这叫她怄得快晕过去了。

  练氏自顾自生气,穆连慧撩开帘子进来。

  穆连慧怪异地看了练氏一眼,转头问朱嬷嬷:“今儿个怎么还不摆饭?”

  朱嬷嬷暗悄悄睨练氏。

  练氏重重摔了蒲扇:“吃吃吃,你就记得吃!”

  “您不吃?”穆连慧挑眉,“您若没胃口,那就别勉强了,朱妈妈,等下把饭菜送我屋里去,我是饿了的。”

  穆连慧说完转身要走,朱嬷嬷应也不是,不应也不是,整个头皮都麻了起来。

  练氏蹭的站了起来,指着穆连慧,指尖不住发抖,胸口起伏,半晌还是放下了手臂,抬声吩咐珠姗摆饭。

  朱嬷嬷端了水来给练氏与穆连慧净手。

  练氏深吸了一口气,咬牙与穆连慧道:“刚刚连潇媳妇送信回来,她怀上了。”

  穆连慧浸在手盆里的手一动不动,朱嬷嬷捧着帕子站在一旁,不敢催她。

  良久,穆连慧才提起手来,在帕子上随意抹了抹:“是吗?”

  “你就这么个反应?”练氏盯着她道。

  穆连慧面无表情。

  练氏压着心中火气,拉着穆连慧坐下,道:“你仔细算算,她明年二月里生,这个冬天肯定是不回来了的,连潇也没有把快临盆的媳妇一个人扔在岭东的道理。

  等她明年出了月子,孩子小,定不会回来,两人都在岭东,要是再怀上一个,又是一年了。

  三年抱俩,真生了儿子,可有的头痛了。”

  穆连慧不动声色地挥开了练氏的手:“这不是还没生儿子嘛。”

  “等生了……”

  “等生了又如何?”穆连慧打断了练氏的话,“您和父亲想对付的是阿潇,他便是有儿子,也不过是襁褓稚子。”

  练氏抿唇,皱眉道:“话虽如此……”

  “母亲,”穆连慧上下打量练氏,“你跟父亲选了这条路,难道以为会事事顺心一帆风顺?我原以为您沉得住气,现在看来,是我想错了。您顺风得意逆风心急,那还是别凑合了,歇了吧。”

  练氏叫她说得脸色廖白,嘴唇嗫嗫抖动,气得整个心肝肺都痛了。

  “慧儿,你怎么能这么说我?”练氏颤声,一把捏住了穆连慧的双肩,她手上用了大力气,痛得穆连慧皱紧了眉头。

  练氏浑然不觉,道:“我是心急,我看重这事情,我盼着能一步步前行,我才会这么急。

  你不急,是你根本没把这事体搁心里吧?

  你父亲如何,你哥哥如何,你根本不在乎,是吗?

  可你想过没有,我和你父亲这么做,到底是为了谁?”

  一直面色平静的穆连慧突然跳了起来,她甩开了练氏,瞪大了眼睛,哈得大笑一声:“为了谁?难道是为了我?您为了的是您的丈夫、儿子、孙儿,却从不是为了我。”

  穆连慧长睫颤颤,眼角通红一片,她用力抓住了领口,深深喘了几口气,也不管练氏是个什么反应,转身就往外走。

  穆元谋正从外头进来,刚撩起帘子,就和冲出来的穆连慧装了个满怀。

  穆连慧踉跄了两步,连眼皮子都没有抬,更别提请安了,快步跑了出去。

  穆元谋唤了穆连慧,却没唤住,他只好去看练氏。

  练氏失魂落魄地跌坐在榻子上,眼神涣散。

  朱嬷嬷向穆元谋行礼,又柔声去安慰练氏。

  练氏一个字都听不进去。

  穆元谋深深看了练氏一眼,便往内室去了。

  等他从内室里出来的时候,已经换了身干净衣服了。

  练氏坐在榻子上,抬眸淡淡唤了声“老爷”。

  穆元谋在桌前坐下,执了筷子,道:“先吃饭吧,有什么话,吃完了再说。”

  练氏应了,想吩咐朱嬷嬷把几样菜品都夹几筷子给穆连慧送去,可对上穆元谋的视线,她只好改口。

  穆元谋是不喜欢还未动过的菜色就夹进夹出的。

  练氏低声道:“让厨房里再给慧儿弄几样她爱吃的送去。”

  朱嬷嬷应声,退出去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