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八十章 心疼

第三百八十章 心疼

  这顿饭,练氏食不知味。

  她几次都想开口,可穆元谋一副不愿在用饭时多提的样子,她只好把话又咽了下去。

  穆元谋慢条斯理用完了饭,珠姗添了茶,他漱了口又擦了嘴,这才抬眸看向练氏:“又和慧儿争什么了?”

  练氏抿唇,道:“刚刚连潇媳妇送信回来,她怀上了。”

  穆元谋的眉心一跳,眼中闪过一丝郁色,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:“这是意料之中的。”

  没有药物作祟,那两夫妻身体不错,感情又好,怀不上才叫人不可思议。

  练氏心里也明白,可她就是难以平静。

  她把和穆连慧的争执缓缓说了一遍。

  说得很慢,声音颤抖,穆连慧的话像刀子一样扎在了她的心口,不仅扎了,还用力地转了几圈,一把拔了出来,鲜血四溅。

  “在慧儿的心中,我和老爷都没有为她考量过。”练氏苦笑。

  穆元谋平静地道:“慧儿说得也没错。”

  练氏的心突突直跳,她猛得抬起了眼帘,诧异地看着丈夫。

  “她说你说得没错,”穆元谋站起身,轻轻掸了掸衣摆,“事情与我们设想的一样,你不该如此慌乱,夫人,你太沉不住气了。”

  练氏呼吸一窒。

  她被穆连慧说了一通,本就憋着一肚子气,虽然没指望穆元谋能安慰她,可他在旧伤口上又狠狠捅了一刀,这让练氏难以接受。

  这父女两个都这般说她。

  他们有没有想过她的难处?

  平日里,最常面对吴老太君和周氏的是她,那两人哪里是好糊弄的,只不过是没往坏处想他们二房罢了。

  练氏要藏着瞒着,她不敢露半点马脚,万一叫吴老太君和周氏看出来了,那……

  之前一帆风顺时,练氏很少担心,可事情急转直下之后,她就不得不更加谨慎小心,更加盼着能有些进展。

  可她的这份小心,这份谨慎,这份期盼,在穆元谋和穆连慧的心中,却成了她沉不住气。

  练氏揉了揉胸口,眼泪几乎就要涌了出来,她哀哀叹了一口气。

  穆元谋看在眼中,清了清嗓子,示意珠姗退出去。

  待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人,穆元谋在练氏身边坐下,顺着她的背,道:“夫人,欲速则不达,你是聪明人,莫要犯糊涂。

  慧儿说话难听,道理是对的。

  我知道,你是看连潇媳妇怀上了,而连诚媳妇膝下只有娢姐儿。”

  这话说到练氏心坎里去了,她幽幽叹气。

  穆连诚去了北疆,蒋玉暖留在府中,这怎么能生的出孩子来?

  这一等又要一年,哪里像穆连潇和杜云萝,山峪关和宣城又不远,三年抱俩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  而他们二房,根本不可能学长房,把蒋玉暖送去北疆。

  若穆连诚迟迟没有儿子……

  穆元谋看穿她的心思,道:“连诚总归是会回来的,你别提他们夫妻担心。

  我们的目标是连潇,只要连潇倒了,她媳妇就算有儿子傍身,又如何?”

  穆元谋放软了态度,练氏又不是真要和穆元谋大吵一架,顺着台阶下来,胸口的气总算舒坦些了。

  点了点头,练氏道:“老爷说得是,只要我们按部就班,就不愁事不成。”

  两人低声说了会儿话。

  朱嬷嬷从穆连慧那里过来,刚要进屋就被珠姗拦住了。

  “老爷在劝太太。”珠姗低声道。

  朱嬷嬷会意,她没想进去打搅,里头的练氏却听见了动静,抬声唤她,朱嬷嬷只能进去。

  “慧儿吃了饭吗?”练氏问道。

  朱嬷嬷讪讪笑了笑,硬着头皮摇了摇头。

  练氏的心又揪了起来:“她这是跟我闹什么!年纪不小了,又过了小定,她还能在我身边待多久?就剩这半年多,偏偏还要跟我闹!”

  穆元谋低低哼了一声,道:“她不想吃就饿着吧。都是惯出来的脾气。”

  朱嬷嬷只能应了。

  东跨院里,穆连慧歪在榻子上,靠着引枕,半阖着眼睛。

  临珂轻声劝她:“乡君,您再是和太太闹别扭,也别跟自个儿身子过不去。”

  穆连慧睨了她一眼。

  临珂见穆连慧还肯理人,赶紧趁热打铁:“那些菜色您要是不喜欢,您吩咐奴婢,奴婢让小厨房里再给您弄一些。”

  穆连慧撇了撇嘴:“盒子里还有几块桃酥。”

  临珂闻言大喜,赶忙取了点心盒子来。

  穆连慧一连用了三块,她是真的饿了,生气也填不饱肚子,她不肯用饭,不表示她就什么都不吃了。

  身子是她自己的,好坏都是自己的,她不替自己心疼,还指望谁来心疼她?

  谁都不会心疼她……

  嘴上说着心疼,也不过就是说说而已。

  穆连慧冷笑。

  宣城的秋天风沙大,除了出太阳的时候,锦蕊都不敢开窗子。

  杜云萝歇了午觉起来,笑着问锦蕊:“前回,世子是说今儿个回来吗?”

  锦蕊见她醒了,添了茶水让杜云萝润了润嗓子,笑盈盈道:“九溪是这么说的,要是说岔了,夫人晚些收拾他。”

  杜云萝咯咯笑了起来。

  穆连潇在天半黑时回到了桂树胡同。

  杜云萝久等他不来,刚吩咐摆桌用饭,就听见了前院有动静。

  锦岚匆忙去看了一眼,小跑着回来,脸上全是笑容:“夫人,世子回来了。”

  杜云萝顾不上用饭,起身就往外头迎了出去。

  九月半的月光皎洁,悬在空中,目光所及之处,笼了一层玉一般的温润朦胧。

  穆连潇一眼就瞧见了杜云萝,他加快步子过来,在几步外站定:“赶紧进去,别招了风。”

  热水送了进来,穆连潇一身尘土,就不许杜云萝上前,催着她先用饭,自己去了净室。

  杜云萝自不肯听他的,支着腮帮子等着,转眸与锦蕊道:“九溪没胡说,明日里记得赏她。”

  锦蕊笑着点头。

  穆连潇收拾妥当出来,杜云萝才让锦岚摆桌。

  知道她心境,穆连潇舍不得说她,在杜云萝身边坐下,握着她的手,道:“瞧着比前回胖些了。”

  杜云萝把穆连潇的手掌按到了她的肚子上:“这里也比前回大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