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八十二章 雨夜

第三百八十二章 雨夜

  穆连潇回到桂树胡同时,蓑衣下的袍子都已经湿透了。

  杜云萝见他浑身湿漉漉的,赶忙使人送了热水进来。

  净室里传来水声,杜云萝歪在榻子上,心想这雨势委实太大了。

  府衙到家里距离极近,以小丫鬟们的脚程,也不过是一刻钟的工夫。

  即便是雨中不好走,但穆连潇脚步大,仅仅这么些路就能让他从外到里都淋湿了,磅礴雨势远比她在屋里看到的要吓人得多。

  厨房里已经熬了姜汤。

  到底已经入秋了,万一受了寒,可就不好了。

  穆连潇梳洗了一番,浑身上下才舒服了一些。

  他一面擦拭头发一面往外走,接过了杜云萝手中的姜汤,一口气喝完。

  “我听底下人说,城里状况不太好?”杜云萝问道。

  穆连潇颔首应了一声:“冲倒了几间屋子,官兵们忙了一日。”

  见杜云萝微微蹙眉,穆连潇道:“莫担心,我们这院子可冲不倒,桂树胡同地势也高,不会积水的。”

  杜云萝浅浅笑了。

  锦岚摆了桌,桌上菜品不少,但品类不及平日里齐备。

  杜云萝孕中胃口好,厨房里备了不少肉类果蔬,今日虽采买不易,但也没有大影响。

  只不过,不知这大雨要下到什么时候,就不得不稍稍省着些,免得过两日接续不上。

  夫妻两人一道用了饭。

  待放下了筷子,杜云萝听着窗外的雨声,问道:“世子,这雨势与当年德安相比,哪个更厉害些?”

  穆连潇清了清嗓子。

  那年德安情景,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明白的,他也不想说给杜云萝听。

  灾情之下,百姓受苦,德安城外被泥石掩埋的村庄,城内决堤的河流……

  不像战场那么血腥,但也是一条条人命。

  这不是内宅女眷们该接触的场面。

  穆连潇不想吓到杜云萝,他说得很笼统:“那年的雨下了很久,岭东这里,不会下那么多天的,等过几日就天晴了。”

  杜云萝的眉宇之中闪过一丝担忧:“我挂念大姐和大姐夫,按说他们该到了的。”

  提起邵元洲和杜云茹,穆连潇紧紧抿了抿唇。

  良县到宣城的官道已经塌了,穆连潇想去探查,却叫杜怀让拦了回来。

  一则情况不明,没有邵元洲夫妇的消息,穆连潇又匆忙出城,杜怀让怕杜云萝会胡思乱想。

  二来,穆连潇是山峪关的守将,趁着换防在宣城之中,万一在巡查官道时出了什么状况,谁都无法交代。

  穆连潇听了杜怀让的,先回来等消息。

  若有需要,再往官道上去寻。

  “云萝,”穆连潇握着杜云萝的手,“从京中过来,路上行几日,哪里这么容易算明白?我们当时不就因为落雪被耽搁了几日吗?大姨他们大抵也耽搁了。”

  杜云萝听着有理,也就不再多说了。

  夜深人静,屋里吹灯落帐。

  杜云萝沉沉入睡,穆连潇睡得极浅。

  咚咚咚——

  深夜之中,饶是雨声遮挡了不少声音,捶门声依旧清晰。

  门房披了衣服起身,隔着门问了一声,待听说是府衙里来寻穆连潇的,他赶紧打开了门。

  两人又往二进来,敲开了月洞门。

  洪金宝家的让两人在外头等着,一手提着油灯,一手挡风,走到正屋外头唤人。

  穆连潇睡得浅,闻声就醒了,外间悉悉索索的,门吱呀一声,似是守夜的锦蕊去问了情况。

  轻轻挪开了杜云萝搭在他腰上的手,穆连潇坐起身来,撩开了幔帐。

  锦蕊正犹豫着要如何唤主子起来,听见了动静,她便进来了。

  穆连潇赶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  待走到外间,他问道:“可是府衙来人了?”

  锦蕊点头。

  穆连潇转眸看了眼内室,吩咐锦蕊道:“我去一趟,夫人睡着,别吵她。”

  锦蕊应下了。

  穆连潇出去了,锦蕊蹑手蹑脚带上了门,躺回到榻子上时,她了无睡意。

  是不是出事了?

  锦蕊的心七上八下的,默默念了几声佛号。

  屋里,睡梦中的杜云萝挪了挪身子,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。

  室内漆黑一片。

  身边空空的,她按了按发胀的眉心,抬声唤锦蕊。

  锦蕊一个激灵醒过来,赶忙披着衣服进去:“夫人,是要喝水吗?”

  “世子练功去了?”杜云萝的声音哑哑的,“雨势这么大,我都不晓得天亮了没有。”

  锦蕊垂手,恭谨道:“天未亮,才四更天。两刻钟前,府衙里使人来寻世子,世子出去了。”

  杜云萝怔住了。

  四更天了,穆连潇这时候出去,定是府衙里有要紧事情。

  只是,穆连潇并非官府官员,杜怀让是个做事有分寸的,白日里请他过去帮忙并不奇怪,但这大半夜里的,还把穆连潇从被窝里叫出去,可见是出了大事体了。

  杜云萝的心扑通扑通直跳。

  大雨会造成什么?

  河道决堤?附近的村子受灾?泥石冲落?

  杜云萝知道的也不过就是这些,她眉头紧蹙,道:“世子一时半会儿回不来,既然是去了府衙,吃喝都不要担心他。

  你再去睡会儿吧,等天亮后,让人去街上打听打听,看看有什么消息。”

  锦蕊扶了杜云萝躺下,替她理了被角,放下幔帐,这才退出去了。

  杜云萝阖着眼睛,可她睡不着。

  宣城水流不兴,就算下三天三夜的大雨,也不会有决堤的烦恼,顶多是河水漫上了岸边而已。

  泥石冲落,是毁了村子,还是毁了官道?

  思及此处,杜云萝就紧张了起来。

  也不知道邵元洲和杜云茹如何了……

  如此惴惴到了天亮,锦蕊催了人手出去打听情况。

  没多久工夫,就有消息传回来,说是往良县去的官道塌了,泥石埋了旅人。

  锦蕊和洪金宝家的面面相窥,这个消息,她们怎么敢去杜云萝跟前说。

  杜云萝催着问了,洪金宝家的只能硬着头皮答了。

  闻言,杜云萝倒吸了一口凉气,面色惨白。

  洪金宝家的赶忙宽慰她:“夫人,就是传言而已,未必能作准的。”

  “空穴不来风。”杜云萝捏紧了手中帕子,“若不是官道塌了,大伯父怎么会半夜里把世子叫了去。”

  “大老爷为官多年,做事妥当,官道若塌了,定是已经使人去疏通了。”洪金宝家的道。

  杜云萝咬着下唇,站起身来:“我去寻大伯娘。”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