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八十三章 胆小

第三百八十三章 胆小

  洪金宝家的和锦蕊劝不住她,又怕她留在家中反而胡思乱想,便安排好了轿子,把杜云萝送到了府衙里。

  杨氏牵着杜云萝的手进去:“你这孩子,这么大的雨,怎么就过来了?

  一双手冻得冰冰的,我让人给你煮些姜茶。”

  杜云萝落了座,道:“大伯父半夜来寻世子,早上我又听人说,是良县那里的官道塌了,我担心大姐……”

  杨氏皱了眉头,她夜里得到信的时候,也担心得不得了,辗转反侧到了天亮。

  看了眼杜云萝的肚子,杨氏安慰她道:“这些男人们的事,我一个妇道人家弄不懂。

  早上我让人给前头送了早饭,送饭的回来跟我讲,里头有条不紊的,我就琢磨着,应当不是什么大事体。”

  杜云萝苦笑,叹道:“大伯娘,不怕您笑话,我是一个人呆着心烦意乱的,总是怕大姐出了状况,这才来寻您……”

  两人正说着话,穆连潇便过来了。

  杨氏拍了拍杜云萝的手:“厢房收拾了,你先过去歇一会,我安排安排就过去看你。”

  杜云萝知道,这是杨氏给他们夫妻两个腾说话的地方,便颔首跟着穆连潇去了厢房。

  进了客房,两人在桌边坐下。

  穆连潇扣着杜云萝的手,柔声问她:“怎么突然过来了?”

  杜云萝抬起眼帘看他,目光沉沉:“良县那儿的官道塌了,是吗?有大姐的消息吗?”

  穆连潇斟酌着,道:“的确是塌了,天一亮就有一批官兵赶着去疏通了,具体如何,还在等消息。”

  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“云萝,”穆连潇轻轻将她搂在怀中,一面吻着她的鬓角脸颊,一面安抚道,“你睡会儿,我答应你,一有消息就来告诉你。”

  心跳得跟擂鼓一般,可事到如今,除了等消息,也没有旁的法子。

  杜云萝缓缓颔首。

  穆连潇照顾杜云萝歇下,坐在床边陪了她一会儿。

  等杜云萝浅浅入眠后,穆连潇才轻手轻脚离开。

  杜云萝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恍惚之间,似是听到了外头一阵杂乱脚步声,她猛得睁开了眼睛。

  屋里没有其他人,穆连潇不在,锦蕊也不在。

  杜云萝披了外衣出了客房,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庑廊下的穆连潇。

  他一脸阴沉,眉宇紧皱,见杜云萝望了过来,穆连潇马上挪开了目光。

  杜云萝不禁脚下一个踉跄。

  穆连潇急急过来扶住了她,杜云萝反手死死抓住穆连潇的手臂:“是不是有什么消息了?”

  话一出口,她听到的是自己擂鼓一样的心跳声。

  穆连潇的下颚绷得紧紧的,他一言不发,只是把杜云萝扶回了厢房里。

  院子里,脚步声匆忙,有人在急切地奔进奔出。

  杜云萝抬眸,直直望着穆连潇,嘴唇嗫嗫。

  穆连潇一把将杜云萝箍在了怀中,哑声道:“云萝,大姨他们……他们……”

  杜云萝的眸子倏然一紧:“你说什么?我没听明白?你说什么?”

  没有回答。

  杜云萝胸口发闷,喘不过气来,她只能大口大口的呼吸,来减缓窒息感,可没有什么用处。

  眼泪涌出,视线模糊一片,她哇得一声大哭了起来。

  这一切,都是她的过错。

  杜云萝的脑海里,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。

  她的重生,改变了太多的轨迹,也改变了杜云茹的生活。

  前世,邵元洲是在两年后才金榜题名,他的外放之地也不是岭东。

  杜云茹跟着丈夫去了任上,夫妻恩爱,又添了两个哥儿。

  她的大姐和姐夫,一生都是那般美满。

  可现在,因为她的重生,一切都变了,那么好的大姐,那么好的大姐夫……

  杜云萝浑身发颤,心痛到极致,她猛然间睁大了眼睛。

  胸口剧烈起伏,眼睛模糊一片,杜云萝重重喘息着,朦胧地看着这静谧的厢房。

  刚才的,是梦?

  杜云萝撑坐起来,她顾不上擦拭眼泪,由着它顺着脸庞滑落。

  屋里没有其他人。

  杜云萝张口要唤人,突然想起梦中情景,她的声音堵在了嗓子眼里。

  她不敢叫人,也不敢出去。

  梦中的场面充斥了她的脑海,她怕一出去就见到站在庑廊下的穆连潇。

  杜云萝不出去,门却叫人推开了。

  穆连潇端着一碗热粥进来,一眼看到呆呆坐在床上,满脸泪痕的杜云萝,他的心狠狠揪了起来。

  把热粥放在桌上,穆连潇在床边坐下,一手揽过杜云萝的肩,一手替她擦眼泪:“怎么哭了?”

  杜云萝怔怔看着穆连潇,擦过她脸颊的手温热有力,她本能地抬起手覆了上去,眼泪却流得更凶了。

  “魇着了?”穆连潇低下头,抵在了杜云萝的额头上。

  “我……”杜云萝颤着声开口,“我梦见大姐没了,大姐没了……”

  话一出口,梦境中的慌乱也好,恐惧也罢,都一股脑儿地涌了上来,似汹涌的潮水一般,瞬间席卷了杜云萝。

  直到此刻,她终是明白,她其实是个胆小的人。

  重活一世,她有太多太多想改变的、想做的事情,她努力着,一直在努力着。

  只是,变化越多,她心中的彷徨和迷茫也越多,平日里没有显露出来,到了要紧时刻,就让她害怕了。

  杜云萝重活一世,前世她活了那么久,她见证了无数人的结局,不管好坏。

  可随着今生的变化,未来之事,又变得未知起来。

  事到如今,在有些事情上,她已经不能依靠重生来判断结果了。

  未知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眼看着结局从好变坏。

  前世那么幸福的杜云茹,若因为杜云萝的改变,而变得不幸,这是她绝对无法接受的。

  她的心很大。

  重活一世,除了想和穆连潇携手赴老,她还想让她重视的人都平平安安。

  穆连潇把杜云萝抱在了他的膝盖上,手掌一下一下抚着她的脊背,和平时安抚她时一样:“云萝,那只是做梦,你只是做了噩梦。”

  “我担心她,我好担心她,”杜云萝紧紧抱住穆连潇的脖子,哭着道,“若大姐出了事,我该怎么办?我不要一个人孤零零的,一个人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