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八十六章 嘴甜

第三百八十六章 嘴甜

  皇太后的脾气,杜云萝多少还是知道的。

  当初老公爷为了捧杀,给安冉求了封号,等于是利用了皇太后。

  皇太后看明白了,岂会不生气?

  若景国公府能粉饰太平也就算了,偏偏不依不饶,皇太后丢了脸面,干脆在安冉县主出阁前添妆,也算是表明了自身态度。

  原本,这事体在安冉县主出嫁之后就算过去了,谁知老公爷夫人差点害得安冉小产。

  恩荣伯的姑母是先帝的四妃,颇为受宠,与皇太后、皇太妃也算亲厚,当年殉了先帝,凭着这层关系,恩荣伯夫人也能在慈宁宫里说两句话。

  恩荣伯夫人去掉几滴眼泪,事关子嗣,安冉与恩荣伯府也没什么过错,全是景国公老夫人惹出来的事体。

  当日在国公府亲眼目睹的人不少,多多少少传扬开了,慈宁宫里愈发烦景国公府了。

  这次叶毓之“失踪”,圣上肯定知道了原委,若非宫里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黄大将军做事也为难。

  皇太后自诩公平公允,她与皇太妃姐妹和睦,待先帝的其他子女亦宽厚仁义,诚王李源父子在慈宁宫、在御前的地位不输瑞王父子。

  皇太后尚且如此,老公爷夫妇对庶出的叶毓之和安冉的打压与慈宁宫背道而驰,皇太后不烦他们才奇怪。

  说到了慈宁宫,杜云茹又提起了一桩事,皇太后想让李豫娶她的娘家的外孙女。

  杜云萝抿唇,她记得,前世也是如此的。

  这才是聪明的做法。

  李豫的出身摆在那儿,京中与之相配的贵女说多也不多,皇太后往自己娘家挑人,不算过分。

  一来以示宠爱和器重,二来,不松不紧地把诚王府捏着手中,只要诚王父子忠君,彼此都满意。

  挑出来的那位姑娘性格开朗,模样出挑,很受李豫喜欢。

  印象里,来年夏日里,李豫就会完婚了。

  絮絮说了些京中事体,姐妹两人也就散了。

  杜云茹夫妇在宣城停留了几日,依着计划去了临谷。

  临行之前,杜云茹又仔仔细细叮嘱杜云萝“身子是最要紧的,一定要保重,后几个月难熬,咬咬牙也就过去了。

  我和你姐夫今年过年不回京城,等府衙封印了,我再来宣城看你。

  记着,乖一点。”

  杜云萝咯咯直笑“姐姐不愧是当了母亲的人,这般婆婆妈妈的。”

  杜云茹啐了一口“你再过几个月,也要变成婆婆妈妈了。小没良心的。”

  送走了杜云茹夫妇,杜云萝的生活一下子平静了下来。

  唯一的盼头就是快些到腊月,那样,穆连潇就能回来了。

  山裕关的深秋萧瑟,站住城墙之上,黄沙一望无际。

  十月过半,突然就降了一场大雪。

  穆连潇换防回来,疏影与他说话时张口就是一团白雾。

  “爷,这里比北疆还冷。”疏影一面说,一面伸手接过了穆连潇的铠甲。

  疏影又要接长枪,穆连潇握在手中,道“我来吧。”

  搬了把杌子,穆连潇在院子里坐下,手中一块帕子,认真擦拭枪身。

  这把长枪陪伴过穆元策,长年使用,没有让它变得陈旧,反而更加锐利。

  饮过血的枪头银光奕奕。

  穆连潇擦得很仔细,待擦拭干净,他站起身来随意舞了舞。

  他想起了杜云萝。

  在来岭东的路上,因着大雪被困在驿馆里,穆连潇舞枪给她看,杜云萝欢喜的样子,穆连潇一直都记得。

  只要闭上眼睛,脑海里就是杜云萝的身影。

  她就娉娉婷婷地站在庑廊下,杏眸里全是他,喜欢、爱慕、迷恋,那些情绪直白地展露在他的面前,让他的心也跟着她雀跃不已。

  穆连潇徐徐吸了一口气,冰冷的空气都无法抑制住他滚烫的心思。

  他真的很想她。

  穆连潇解下了腰间的荷包。

  宝蓝色的缎子绣了金钱蟒,一针一线都是杜云萝的手艺,他翻来覆去瞧了瞧,才从里头取出了一颗圆润的珠子。

  这颗珍珠是杜云萝的,当年穆连潇在法音寺捡到之后就一直留在身边。

  他的指腹细细摩挲着温润的珍珠,不知不觉间,缓缓勾起唇角,笑了。

  自从当日拾起,就再也舍不得放开,就想将她护在身边,疼她宠她。

  也不知道他的珍珠这些日子过得怎么样了

  宣城之中的杜云萝打了个喷嚏,她揉了揉鼻子。

  洪金宝家的问道“夫人可是着凉了?这几日突然转冷了,可要当心身子。”

  杜云萝笑着摇头“没有着凉。”

  一旁的锦蕊扑哧笑了“那就是世子在想夫人了。”

  这个说法让杜云萝很是满意,她笑盈盈地颔首,夸道“锦蕊儿的嘴真甜,我爱听。”

  屋里笑作一团。

  正说笑着,外头有人禀了一声,说是府衙里来人了。

  锦蕊把人请了进来,杜云萝一看,是杨氏身边的潘妈妈。

  潘妈妈请了安,喜气洋洋地道“奴婢来给姑奶奶报喜的,我们大奶奶有喜了。”

  杜云萝眼前一亮,喜道“大嫂怀上了?”

  潘妈妈一个劲地点头“都说孩子都是成群结伴的,我们奶奶的这一胎啊,定是跟着姑奶奶的肚子来的。”

  杜云萝哈哈笑了起来“今儿个是抹了蜜了吗?一个说话比一个甜。”

  杜云萝又问了些颜氏状况,潘妈妈一一答了。

  准备了轿子,杜云萝过府去看颜氏。

  歪在榻子上的颜氏眼睛通红,笑容满面,似是喜极而泣了一场。

  自打生了端哥儿,颜氏的肚子就一直没有动静,虽然已经有了儿子,但颜氏心里还是焦急的。

  这份焦急,她无法向杨氏开口,也不能对杜云韬说,就一直闷在心里。

  杜云萝隐约有些感觉,颜氏看她的肚子的目光格外热烈。

  许是担心她的情绪会影响到杜云萝,颜氏才半个字都没有吐露过。

  如今得偿所愿,颜氏当真是高兴坏了,胸中郁闷哭了出来,整个人都荣光焕发。

  杨氏亦是高兴,琢磨着给京中去信“正好与年礼一并送回去。”

  杜云萝听杨氏提及,才恍然想起已经到了要准备年礼的时候了。

  未完待续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