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八十七章 木雕

第三百八十七章 木雕

  </>

  杜云萝对岭东的特产不算熟悉,就干脆跟着杨氏采买。

  杨氏在宣城多年,无论是种类还是品质,她心中都有一本账。

  杜云萝笑着与杨氏道:“有大伯娘领路,我可算是躲懒了。”

  杨氏搂着她笑个不停。

  等准备好了年礼,杜云萝便使人往京中送去。

  今年岭东下雪早,往京城去的路已经有些难行的,好在时间还算充裕,慢慢运回去,应当能赶在腊月里送到。

  杜云萝的年礼刚刚送出,定远侯府给她送来的东西就到了。

  来的是葛嬷嬷的男人钟德兴。

  钟德兴年纪不小了,这一路辛苦,他看起来有些疲惫。

  杜云萝接过了单子,简单看了眼,以料子药材为主,还有不少亦保存的食材,也一并送了来。

  其中有一整条火腿,是宫里赐下来的贡品,周氏知道穆连潇喜欢,就干脆送来了。

  杜云萝问了些京中情况,晓得吴老太君和周氏一切都好,她的心就放下了。

  钟德兴还带来了周氏的信。

  周氏的字很是端正漂亮,与寻常妇人不同,她的落笔很是大气。

  信上说了些府中事体,让杜云萝好好养胎生产,莫要担心京里。

  杜云萝看了信,心中便有数了。

  钟德兴送了东西,便启程回京去。

  杜云萝的肚子一日比一日大了起来。

  “前头几个月长得那么慢,叫我好生心急,现在,”杜云萝睨了眼肚子,“我恨不能长得慢些,沉甸甸的。”

  来请脉的冯医婆笑了起来。

  洪金宝家的道:“再过些日子,会越发大的,好在要入冬了,您在屋里多歇歇。”

  冯医婆调整了安胎的方子,道:“娘子,虽说肚子重,但您每日还是要走上几步。”

  杜云萝弯着眼儿,笑着应了。

  再累再沉,那也是她和穆连潇的亲儿。

  只要能把孩子平平安安生下来,现在吃些苦头又算得了什么?

  这些苦处,比起前世痛苦,不过九牛一毛。

  杜云萝肚子发沉,颜氏吐得昏天暗地,有一回差点吓着端哥儿。

  杜云萝也见识了两回,比她当初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颜氏喘着气道:“这小子能折腾,我生端哥儿的时候,能吃能睡,根本不吐,他倒是好了,这才刚来就折腾我。”

  杨氏看着瘦下去的儿媳妇,委实心疼,仔细与她调养。

  好在颜氏是二胎,自己心中也有数,咬咬牙坚持过这头几个月,后头就能舒坦了。

  十一月里,小院里就烧起了地火龙。

  外头隔三差五落一场雪,地上积得不多,出行却不像春夏时方便了。

  杜云萝犹豫着要不要让九溪去山峪关。

  城中行走已经不便,去山峪关的路定是愈发难行,九溪年纪小,虽然这一年往来宣城和山峪关多次,杜云萝还是会有些担忧。

  九溪不曾去,疏影却来了。

  杜云萝听了洪金宝家的来禀,不由瞪大了眼睛:“他怎么来了?”

  “是世子让他来的,说是有东西带给夫人。”洪金宝家的笑着道。

  杜云萝让疏影进来。

  疏影行了礼,从怀中掏出个用帕子包裹的东西,交给了锦蕊。

  锦蕊接了过来,层层打开。

  杜云萝好奇看着,直到里头的东西露出端倪。

  是一尊木头雕刻的人像,杜云萝只看了一眼,耳根子就不禁烫了起来。

  这、这不是她吗?

  她赶紧取了过来,双手捧在胸前,不叫旁人看仔细,又问疏影:“这是世子雕的?”

  疏影颔首:“夫人,这是爷亲手雕的。”

  杜云萝的眼角微扬,笑意盈盈:“世子身子如何?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

  “世子一切安好,说是让夫人莫要担忧,若无意外,应当是在月末回府。”疏影答道。

  月末?

  杜云萝转了转眸子,那岂不是还有半个月就能回来了?

  既然只剩半个月了,怎么还让疏影跑一趟,这人像等他回来时,亲手交给她不好吗?

  杜云萝抿着唇想,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丝念头。

  原来……

  原来是记着她的生辰呀。

  连她自个儿都忘了,看来,明日里有长生面吃了。

  杜云萝心里甜滋滋的,让锦蕊去准备了纸墨。

  坐在大案前,闻着浓郁墨香,杜云萝仔细端详起了那尊人像。

  梳着姑娘家的发型,垂手站着,身姿窈窕,面容娇俏,尤其是那双眼睛,分明是尊木雕,杜云萝都觉得那眼睛水汪汪的。

  跟她像极了。

  她想起了那曾经刻过的两只花瓜。

  一个是端午龙舟上穆连潇擂鼓的身影,一个是穆连潇英姿飒爽驭马而行。

  下刀之时步步小心,才能雕刻出她心中的穆连潇。

  此刻她的心情,与当时穆连潇看那两只花瓜时的心情是一样吧。

  就如同,穆连潇雕刻时的心境,也与那时的她相同。

  想着念着,眼前全是那个人的笑容,才能雕得如此真切。

  杜云萝忍不住弯了唇角,原来,她在穆连潇的眼中是这个样子的呀。

  可真招人喜欢,她自己都忍不住喜欢上了。

  杜云萝把人像放在了案边,提起笔,沾了沾墨。

  她想下笔,可心中满满的,满得几乎要溢出来了,她就不知道该写什么了。

  想说的实在太多了。

  她的身子,她的肚子,从每日只有清晨才会滚来滚去,到现在猛然间就会小小闹一番动静;

  说京城里周氏送了料子来,她和底下人一道,给孩子做了不少小衣;

  说那一条大火腿,她已经尝过一点儿了,熬汤时撒上两片,鲜得舌头都想吞进去;

  明明有太多的话要说,落笔时却又觉得不是滋味。

  写了撕,撕了写,最后只留下一句话。

  杜云萝吹干了,装进了信封,交给疏影带回去。

  疏影没有停留,急匆匆赶回去了。

  穆连潇练完功,就见疏影从外头回来,他赶忙问起了宣城里的状况。

  疏影把信交给了穆连潇。

  穆连潇捏在手中,很薄,似乎里头就只有一张纸,这和以前杜云萝与他写信的习惯相去甚远。

  打开了信,取出来一看,穆连潇失笑,果真就只有一张纸。

  而信上短短的两句话,让他的笑容倏然温柔,含情脉脉。

  她说:我好想你,早些回来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