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八十八章 口味

第三百八十八章 口味

  杜云萝是叫肚子里的小东西给踢醒的。

  这几个月以来,这是他踢得最用力的一次,力气大到杜云萝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她没有急着起来,而是躺在床上缓气。

  外头已经大亮了,白光透过了幔帐,连床内都亮了起来。

  杜云萝伸手探了探内侧,摸到了那尊人像。

  她太过喜欢了,昨夜里连睡觉时都想摆在身边。

  指腹擦过木雕,它被打磨得光亮,一点也不觉得刺手,杜云萝捧在眼前细细看,忍不住又笑了起来。

  直到双手酸了,她才把人像放下,双手一撑,慢吞吞坐起身来。

  锦蕊听见动静,笑着把幔帐挂在了床头的铜勾上:“夫人醒了?”

  杜云萝眯了眯眼睛,没有幔帐挡着,外头实在太亮了。

  锦蕊留意到了杜云萝的动作,道:“昨夜里落了大雪,现在都积起来了,刚刚开了太阳,这才刺眼了。

  杜云萝趿了鞋子下床,没顾上梳洗,走到窗边,轻轻推开了。

  银装素裹。

  院子里的积雪已经清扫成堆,屋檐上还是雪白一片,寒风扑面而来,冲散了一室热气。

  一时之间,杜云萝倒也不觉得冷,反而是神清气爽。

  锦蕊怕她冻着,催着她梳洗更衣。

  今日是杜云萝的生辰,早上除了米糕之外,还有一碗长生面。

  杜云萝喝了一口甜汤,整个人都舒坦了:“我自个儿不记得,还当你们也忘了。”

  锦岚捂着嘴直笑:“世子记得,奴婢们哪里敢忘。”

  杜云萝笑意深深,穆连潇把她存在心中,就比打翻了糖罐子都甜了。

  许是肚子大了的原因,杜云萝的胃口极好,一碗长生面下肚,又吃了几块清甜的米糕,剥了一只鸡蛋。

  锦蕊担心她腻味,夹了两筷酱菜片儿给杜云萝压一压。

  白日里,府衙里也送来了不少东西贺她的生辰,又使了轿子接她过去。

  杨氏亲自来迎她,牵着她的手,道:“这样的好日子,可没有让你一个人过的道理。”

  杜云萝依着杨氏,笑道:“就晓得您疼我。”

  两人一道去看颜氏。

  颜氏刚刚止了吐,整个人精神并不好。

  嘴里含着颗酸梅,颜氏柔柔道:“五姑要不要尝一颗?”

  杜云萝赶忙摆手:“我尝不得酸。”

  颜氏便作罢了,道:“你说,为什么女人怀了孕,嘴巴就这么挑剔了?

  我前阵子喜欢甜口,这几日爱了酸,等下个月只怕是要吃辣了。

  这折腾来折腾去的,倒是把厨娘们累得够呛。”

  杜云萝忍俊不禁,歪着头想了想:“可不就是如此,我也闹不明白,怎么生个孩子,我十多年的口味都变了。”

  杨氏捏了捏杜云萝的脸颊,笑话道:“你哪儿变了?还不是一样糖糖糖,给你一个糖罐子就乐呵呵的。

  我还记得你小时候,哭闹起来不肯吃饭,扯着嗓子就嚎。

  老太太叫你哭怕了,拿筷子沾了些糖喂你,立刻就老实了。”

  颜氏扑哧笑出了声。

  杜云萝虽然不记得那些事体,叫杨氏一说,也忍不住笑,撒娇似的往杨氏怀里钻。

  杨氏搂着她,叹道:“看着你,我就想起了云瑚。

  你这二姐姐,说是要等温彧考中了再生孩子。

  我倒不怕温彧不中,我是怕他中了之后就外放,云瑚跟着她去任上,这大着肚子谁来照顾?

  她在京中,还有娘家这么多人看着,也有她大嫂顶着,真的去了任上,她头一胎,我想想都愁。

  我信里没少让老太太劝她,偏她实心眼,不听我的。”

  杨氏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叹气。

  杜云萝看得出来,杨氏待庶女是真的掏心掏肺的。

  颜氏和杜云萝一道宽慰了杨氏几句。

  杨氏按了按眼角泪花,摆手道:“今儿个是云萝的生辰,我们不说那个小没良心的。”

  中午时,杨氏备了一桌好菜。

  家中两个孕妇,忌口的东西多,备的都是她们能吃又爱吃的东西。

  只是苦了杜怀让和杜云韬,一桌子又酸又甜的,实在不合大老爷们的口味。

  不过,家里添人丁是好事,他们心情愉悦,吃东西又不似女人挑剔,这顿饭吃得和乐融融。

  杜云萝在傍晚时回了桂树胡同。

  巷口挤了几辆马车,等他们挪了挪,她的轿子才堪堪过去。

  杜云萝隔着轿子问洪金宝家的:“怎么回事呀?”

  洪金宝家的道:“听说是新搬来的,家里底子厚,所有的家具都一并带了来,刚刚搬家具呢,这才堵上了。”

  杜云萝咋舌。

  见过长途跋涉还讲究的,但讲究到这个份上的,也实属少见了。

  夜里入眠,杜云萝渐渐翻不动身了,早上醒来时,不说腰背,连双腿都发沉。

  锦蕊每日里都替她按压,杜云萝这才稍稍舒服些。

  冯医婆叫她时不时走一走,可杜云萝只在园子里走上一圈,就有些气喘吁吁了。

  饶是如此,杜云萝也听从冯医婆和杨氏的说法,不躲懒歪在榻子上不动作。

  杨氏来与杜云萝商议奶娘的事体。

  大房虽在岭东多年,但家生子的数量远不及京中。

  这会儿刚生产的和马上要临门的妇人不多,杜云萝也不用怕挑花了眼。

  能让杨氏挑出来的都是忠心耿耿的人,图的就是一个信得过。

  两人商议着定了三个,就等杜云萝生产之后,看看孩子愿意喝谁的奶水。

  到了月末,杨氏忙碌了许多。

  腊八时府衙要在城门口施粥,往年有颜氏给杨氏打下手,今年杨氏独自操持。

  腊月里要准备的事体多,铺子庄子又要奉帐,杜云萝便留在桂树胡同里,也不去府衙给杨氏添事了。

  洪金宝家的与杜云萝商议着腊月里的安排。

  远在岭东,祭祀不及京中讲究,但也马虎不得。

  好在底下人都得力,杜云萝也不费什么力气。

  眼看着月底越来越近,杜云萝就有点儿坐立难安了。

  疏影说过,穆连潇会在月末回宣城,她****盼着,怎么还不见人影呢。

  心里记挂着,这日子就过得慢了起来。

  直到腊月初二,穆连潇才风尘仆仆地回到了家中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