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九十章 连心

第三百九十章 连心

  柏节堂里,吴老太君的眼前摆了几碗腊八粥。

  芭蕉替她各舀了一勺,混了混。

  吴老太君慢条斯理地用了。

  “老太君,等二太太从法音寺回来,您在用小半碗。”芭蕉笑着道。

  吴老太君摆了摆手,道:“今年也不知道怎么了,吃这些都觉得没味道。”

  芭蕉道:“老太君是挂念着世子和夫人吧。您心中存了事,吃东西就不香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苦苦一笑。

  芭蕉说得对,她就是心中存了事。

  “去请四太太。”吴老太君吩咐芭蕉。

  陆氏很快就来了,吴老太君扶着她站起身来,淡淡道:“随我去趟满荷园。”

  陆氏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愕,很快便平静下来,低声应了。

  芭蕉拎了食盒,跟着吴老太君和陆氏过去。

  单嬷嬷给她们开了门,这一年多,满荷园里萧瑟了许多,平日里除了领吃食和日用的小丫鬟,再无旁人出入。

  穆元婧歪在罗汉床上,原本还算丰腴的她瘦了许多,两颊深深凹陷了下去。

  她平静地看着吴老太君,眼中寻不到往日那般的张扬和跋扈。

  曾经娇艳如花的女儿成了这幅模yàng,吴老太君的眸子透了几分心疼几分无奈。

  穆元婧瞧出来了,抬手摸了摸尖尖的脸颊,道:“您不用心疼,等到了地底下,多一两肉少一两肉,也没什么差别。”

  吴老太君抿了抿唇,让单嬷嬷盛了一碗腊八粥给穆元婧。

  穆元婧接了过去,一言不发地用完了,才道:“您今日来看我,就是在告诉我,我的时日不多了,是吧?”

  吴老太君低低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您不用如此,”穆元婧坐直了身子,“我这般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,不如早死早投胎。”

  穆元婧说话时的弯弯绕绕,吴老太君最是清楚,她没有接话,只是多看了她几眼。

  “谁陪您来的?”穆元婧问道。

  吴老太君道:“是元安媳妇。”

  穆元婧冷冷一笑。

  她知道吴老太君的意思,她们娘俩要“好好”说话,周氏和练氏是不能来的。

  穆元婧对着周氏就是一顿刺,什么难听挑什么说,跟练氏更是水火不相容,且不说穆元婧会不会去刺练氏,练氏是恨不能手撕了穆元婧的。

  吴老太君顾忌着这些姑嫂关xì,这才让陆氏陪着她来。

  “让我来猜猜您的想法,”穆元婧歪着头,笑容灿烂,语调冰冷,“连慧要嫁人了吧?

  您最多留我到明年夏天,可真到了那个时候,府里给我办个白事,就没有红事可以压一压了。

  连潇媳妇是一月末二月初生产,连慧是春天里嫁人,我赶在她们前头,府里还能热闹热闹,去去晦气。

  可您到底舍不得我,这才多留了我几个月。

  我就算现在马上蹬腿,连慧要守孝,婚期也不得不往后延。

  这一点,您跟我都是心知肚明的,却不能摊在台面上跟二嫂讲。

  您为了我这条命,拖累了连慧嫁人,二嫂指不定就把我的灵堂掀翻了。”

  毕竟是母女两人,很多事情都是彼此清楚。

  吴老太君叫穆元婧说了个透,按了按眉心,道:“总想着再让你喝一碗腊八粥,你小时候最喜欢了,天还没转冷就闹着要喝,老侯爷什么都顺着你,你开口,他就让厨房里给你熬。”

  提起老侯爷,穆元婧的眼眶霎时红了,她苦笑着道:“也罢,我早日下去,早日去陪父亲。至于二嫂想不想生吞活剥了我,我管不着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皱着眉头看她:“怎么总是提你二嫂?你那桩事,换个谁,不想跟你拼命?”

  闻言,穆元婧反而咯咯笑了起来,她瞪大了眼睛,声音沉沉:“母亲,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想,为什么连康会失踪?为什么只有连康,是绝对绝对不能活着回到京城的。”

  穆元婧的话,一字一字,如一块块沉重的落石,砸在了吴老太君心头。

  一旁的单嬷嬷睨了穆元婧一眼。

  自打她来照顾穆元婧开始,穆元婧没少说这样的话题。

  穆元婧对长房和二房充满了恶yì,巴不得他们能撕咬起来,叫她这个将死之人看一通热闹。

  府中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穆元婧都往坏处上,在她的心中,周氏也好,练氏也罢,都是蛇蝎心肠。

  “从结果看,连潇成了世子,长房受了益处,可话说回来,他本就是嫡长房嫡长孙,就算连康回京,您也不会把世子之位交给三房,大嫂胜券在握,以她那深沉性子,不会画蛇添足;

  也只有二房,连康若回京,蒋玉暖到底嫁给谁?您会让蒋玉暖嫁给谁?

  连康活着一日,就算连潇死了,这偌大的家业,又是谁的?”

  单嬷嬷的心一阵狂跳。

  她伺候了吴老太君这么多年,老太君想什么做什么,单嬷嬷一清二楚。

  穆元婧这是生生在往吴老太君的心里捅刀子,就算她要赴死,也要让侯府里不得安宁。

  她的每一句话都掐着吴老太君的软肋,是要让吴老太君对儿孙们起疑,让长房、二房甚至三房之间势如水火。

  吴老太君亦看穿了穆元婧的把戏。

  就是因为看穿了,才分外痛心。

  母女连心,穆元婧仗着是她的女儿,仗着对她的了解,来算计她。

  吴老太君只觉得眼前一片白闪闪的,头晕目眩地要厥过去。

  单嬷嬷赶紧扶住了吴老太君,外头的陆氏也急急进来,又是拍胸脯又是掐人中,才让吴老太君缓了过来。

  穆元婧面无表情地看着,平静到残忍。

  陆氏瞥了她一眼,暗暗摇了摇头。

  穆元婧敏锐,扑哧笑了:“四嫂,难道你不觉得我猜得对吗?”

  陆氏没有回答。

  穆元婧笑容讥讽,道:“我觉得我想得挺对的,我理了好久才理明白的。

  这可真是有意思了呢。

  连潇媳妇若是生了嫡长子,我这里一闭眼,这个冬天,连诚媳妇是不可能再怀孩子了,如此一来,又是一年光景。

  我阻了连诚的子嗣,连慧的婚事,又让连喻乱了伦常。

  哈!我都迫不及待想看看二嫂的反应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