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九十一章 血口

第三百九十一章 血口

  吴老太君歪在了八仙椅上,胸口起伏,许久都没有平静下来。

  穆元婧看着吴老太君的样子,缩在被子里的手紧紧攥了起来。

  能把这滩浑水搅得污浊不堪,她本该是满意的,高兴的,可看到吴老太君如此,穆元婧的心底又有那么一点儿低落。

  咬住了后槽牙,穆元婧把目光挪向了窗外。

  她是信口开河。

  没有证据又如何?是真是假又有什么要紧?

  反正她根本不觉得穆元谋有胆子害穆连康和穆连潇,练氏一个妇道人家,又怎么能越过穆元谋胡作非为。

  穆元婧记得,穆元谋从小就和其他兄弟不同。

  穆元谋身子弱,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,老侯爷和吴老太君没少想法子,但毕竟是亏了根本,长大成人不难,上阵杀敌是不行的。

  穆元谋也练过功夫,简单的马步、挥拳,图的是强身健体。

  穆元策他们去了校场,穆元谋就留在书房里。

  穆元婧常cháng去找他,让他抓知了抓蜻蜓,穆元谋从来都是让底下人动手。

  她问过为什么,穆元谋的答案,穆元婧一直都记着,她的二哥不敢爬树。

  连爬树的胆子都没有,又怎么会有胆子朝侄儿们下手?

  穆元婧撇嘴。

  可穆元谋敢不敢,做没做,这都不要紧,她只是想胡说八道一番。

  只要这胡说八道能让长房、二房、三房彼此猜忌,那就是她穆元婧的胜利了。

  穆元婧眼中一闪而过的光辉没有逃过吴老太君的眼睛。

  吴老太君看得清清楚楚,她的心中只剩下疲惫。

  仅凭一己私欲就血口喷人,穆元婧的性格委实太偏激了。

  可偏偏,穆元婧胡言乱语的一番话就这么割开了吴老太君的心。

  母女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。

  静静坐了两刻钟,吴老太君才站起身来,最后又深深看了穆元婧一眼:“元婧,来生你若还是我女儿,我断不会再宠着你,不会把你教成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
  穆元婧的眸子倏然一紧。

  陆氏和单嬷嬷扶着吴老太君出去。

  穆元婧孤身留在屋里,望着吴老太君略显佝偻的背影,她的肩膀难以抑制地颤抖起来。

  掩着面,无声痛哭。

  吴老太君脚步蹒跚,她比来时走得更慢了。

  单嬷嬷低声宽慰她:“老太君,您知道姑太太的性子,您哪儿难受,她就往哪儿说。”

  “我晓得,”吴老太君哀哀叹气,“我就是晓得,我才心痛。元婧的性子太偏了。”

  私通这种事,寻常人谁会做?

  这家里苦着守着的女人,又岂止是穆元婧一人?

  可穆元婧做了,寻的还是自己的亲侄儿,如此违背伦常,简直匪夷所思。

  现在又无凭无据地胡乱说话,她不好过,就让一整家子人都跟着不好过。

  吴老太君的眼角隐隐有了泪水。

  单嬷嬷看在眼中,胸口也一阵发闷:“您既然知道她没有凭据,就是为了让您伤心,让长房二房彼此猜忌,您就……”

  “可她说得对。”吴老太君的声音抖得厉害,“若连康还在,玉暖到底嫁给谁?我会让玉暖嫁给谁?”

  陆氏偏过了头,不忍心看向吴老太君。

  最熟悉的人,最能一把将刀子捅进心窝里。

  吴老太君了解穆元婧,穆元婧一样了解吴老太君,她不需要任何证据,只要剥开吴老太君的心,就能让老太君痛苦难言。

  陆氏垂眸,到了最后,穆元婧逼得不是长房,不是二房,而是吴老太君。

  扶着吴老太君回到柏节堂,陆氏没有马上离开。

  吴老太君歪在了罗汉床上,就着芭蕉的手,饮了一盏热茶。

  “元安媳妇,”吴老太君唤了一声,示意陆氏在身边坐下,“元婧说的那些话……”

  陆氏垂着眼睑,道:“您放心,我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 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吴老太君咳了咳,“我只是在想,若一早就敲定了玉暖的婚事……”

  陆氏止住了吴老太君,哑声道:“老太君,您这是在怀疑二房吗?”

  吴老太君浑身一震,呼吸急促。

  陆氏赶紧给吴老太君顺气。

  如她所想,被穆元婧逼得喘不过气来的,唯有吴老太君。

  良久,吴老太君总算平静下来,她摆了摆手,道:“都说女儿贴心,我的女儿就是这般贴我的心的,我哪里痛,哪里苦,她都知道。”

  陆氏无言以对,见吴老太君想要休息,她从屋里退了出来。

  云层压低了,眼看着就要落雪,陆氏徐徐吐出胸中闷气。

  她无法评断穆元婧的话,仅靠恶yì和私心就挑拨,她若细心去分析,无意就是上了穆元婧的当。

  可真的什么都不想,陆氏又觉得难以释怀。

  尤其是她想起徐氏的时候,那个因为穆连康的失踪而勉强度日的徐氏,让陆氏的心沉甸甸的。

  她想,吴老太君的心境与她也是一样的吧。

  不忍心想,不忍心不想。

  陆氏在柏节堂外头遇见了周氏,周氏是过来伺候吴老太君用午饭的。

  “大嫂,”陆氏拦住了周氏,低声道,“老太君乏了,今日大抵是吃不进午饭了。”

  周氏疑惑。

  陆氏道:“我刚陪着老太君去了一趟满荷园。”

  周氏恍然大悟,思及穆元婧那张嘴,吴老太君吃不下东西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  周氏没有进qù打搅吴老太君歇息,陆氏与她一道缓缓往敬水堂走。

  路上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说起了杜云萝的肚子。

  “还有小两个月了,也不知道连潇媳妇身子如何。”陆氏叹道。

  周氏浅浅笑了,道:“有她娘家人看着,我多少能放心些,我琢磨着,岭东的年礼这些日子也该到了,等人来了,我再仔细问问。”

  周氏请了陆氏进屋里坐下,打发了屋里人出去,道:“元婧到底和老太君说了什么?”

  陆氏为难地看了周氏一眼。

  穆元婧的话,句句都在挑拨,那些话叫周氏听了,心里肯定不是滋味。

  况且,她也应了吴老太君,不会把那些话胡乱说出去。

  只是,陆氏与周氏平素亲厚,她斟酌了一番,道:“说连康的事,说长房和二房的事。”

  周氏的笑容凝在了脸上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