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九十二章 吞金

第三百九十二章 吞金

  </>  屋子里落针可闻。

  周氏紧紧抿着唇,一言未发。

  陆氏说得很笼统模糊,周氏没有追问,她晓得,陆氏能透出这么些信息来,已属不易。

  再往深处说,就是被穆元婧牵着鼻子走了,传到吴老太君耳朵里,平添是非。

  周氏只能靠自己猜。

  与穆连康相关的,只有他莫名失踪的事,而长房和二房之间……

  莫非穆元婧知道了练氏对杜云萝动过手脚?

  不,穆元婧不知道。

  若穆元婧有证据,以她的性子,早就嚷嚷出来了,怎么可能闭上嘴。

  她想看热闹,看长房和二房厮杀的热闹,唯有把证据摊在了台面上,这台大戏才能敲锣打鼓地开场。

  周氏暗暗叹息,穆元婧是血口喷人,却把吴老太君气得够呛。

  至于杜云萝,如今在岭东,总算是不用为了家里这些虚虚实实的事情操心。

  等肚子里的孩子稳稳当当生下来,就比什么都重要了。

  陆氏见周氏若有所思,心中亦有些惴惴,低声道:“全是没凭没据的话,大嫂听过就算了吧,三嫂那儿……”

  话说了一半,陆氏自顾自摇头。

  周氏晓得陆氏的担忧,穆连康是徐氏的心病,若是有证据,提了也就提了,全靠恶意猜测,去勾起徐氏的伤心事,委实太过残忍。

  妯娌两人略过了这一话题,谁也不提了。

  傍晚时,周氏去柏节堂里伺候吴老太君用饭。

  周氏决口不提陆氏,全当不知。

  吴老太君刚端起了碗,还没动筷子,外头一阵匆忙脚步声。

  芭蕉诧异,撩了帘子往外头走,刚到明间里就跟冲进来的婆子撞了个满怀,两人都摔坐在了地上。

  守在门口的小丫鬟怔怔站着,显然是没有挡住那婆子

  。

  “姑娘……”婆子声音发颤,顾不上站起来,手脚并用就要往次间里爬。

  芭蕉要拦她,那婆子含糊说了一句,芭蕉就懵在了原地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  婆子爬进了次间里,抬头看着吴老太君和周氏,结结巴巴道:“姑太太没了。”

  哐当一声。

  吴老太君手中的瓷碗落在了桌上,又滚着掉到了地上,碎开了。

  周氏蹭的站了起来: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姑太太她……”婆子抖成了筛子,涨红了脸,“老太君、太太、姑太太她、她吞金没了!”

  话音一落,吴老太君一口气没提上来,后仰着倒了下去。

  周氏眼疾手快扶住了,唤了芭蕉一道,把吴老太君抬到了榻子上。

  柏节堂里忙成了一片。

  周氏深吸了一口气,逼着自个儿镇定下来,盯着那婆子问道:“说明白些!”

  那婆子本就被吓得够呛,见吴老太君厥过去了,越发慌乱,颠来倒去地说了一通谁也听不懂的话。

  周氏干脆不问了,她要过去满荷园,但柏节堂里少不了人伺候,周氏便叫人去请练氏。

  在等练氏的当口,周氏猛得就想到了白日里陆氏说的话,心思一动,与芭蕉道:“去把三太太、四太太也请来。”

  家中妯娌四人,不管如何,没有独独把徐氏挡在外头的道理。

  没有等多久,众人都来了。

  穆元谋和练氏快步进来,后头跟着穆连诚夫妇。

  “大嫂,”穆元谋急切道,“母亲这是怎么了?传话的人说得不清不楚的。”

  周氏摆了摆手,还未开口,陆氏和徐氏结伴而来。

  “元婧没了。”周氏叹息着道。

  这话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,炸得所有人都回不过神来。

  半晌,陆氏意味深长地和周氏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  “我现在过去满荷园,老太君这儿已经请了大夫了,三弟妹、四弟妹,你们且照看一番吧。”周氏道。

  陆氏颔首。

  穆元谋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郁,他淡淡瞥了练氏一眼。

  练氏会意,道:“大嫂,我跟你过去吧。”

  满荷园里,虽有单嬷嬷坐镇,底下那几个还是慌乱不已。

  单嬷嬷请了周氏和练氏进去,低声道:“上午老太君走后,姑太太不肯用午饭,说是想睡一会儿

  。

  奴婢见她睡熟了,就回屋子里用了两口饭,再进来时,姑太太就睡在床上。

  直到要用晚饭了,奴婢想她一整日不吃东西不成,就想把姑太太唤起来。

  谁知道……

  已经没气了。

  奴婢查看了,少了几颗金锞子,应当是吞进去了。”

  周氏走到了床边。

  床上的穆元婧静静躺着,似是吞金痛苦,她的神情扭曲,有些骇人。

  可她终于是平静了下来,不再咄咄逼人。

  周氏把幔帐挂在床头的铜勾上,吩咐单嬷嬷道:“人已经没了,旁的也都不说了,给元婧换身衣服梳个头,让她漂漂亮亮地走。”

  单嬷嬷垂手应下。

  练氏站在一旁,一双眸子死死盯着穆元婧,手中的帕子捏得几乎变形。

  她深吸了一口气,问道:“妈妈说,上午老太君来看过元婧?”

  单嬷嬷恭谨道:“是,今日腊八,姑太太最喜欢腊八粥,老太君特地送来,与姑太太说了几句话。”

  练氏颔首,等着单嬷嬷继续往下说,那厢单嬷嬷就已经闭嘴了。

  练氏只觉得胸口猛得就痛了起来。

  她想知道,吴老太君和穆元婧到底讲了些什么,能让穆元婧转头就吞金去了。

  穆元婧有自我了断的觉悟,她早就去死了,怎么还会等到今日?

  怎么偏偏就在这个时候!

  穆元婧没了,穆连诚夫妇和穆连慧都要守孝,那她的乖孙儿从哪里来?穆连慧的婚期都要被拖住了。

  练氏红着眼睛,她很想把穆元婧从床上拉起来,摇着她的肩膀好好问一问。

  他们二房到底亏欠了穆元婧什么,让穆元婧一次两次地坏他们的事!

  这到底是为什么!

  穆元婧恨的不是长房吗?为什么她不去祸害长房?

  二房跟她什么仇什么怨!

  练氏心里的火几乎要把五脏六腑都灼烧了,可那个罪魁祸首穆元婧,却躺在了那里,一动不动,没有办法给她答案。

  单嬷嬷就站在一旁,她细细留心着练氏,脑海里全是穆元婧说过的话。

  练氏的反应,穆元婧没有看到,但单嬷嬷是看到了。

  单嬷嬷在练氏的眼中看到了忿恨。

  也对,换了谁,都想把穆元婧给生吞活剥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