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九十三章 血缘

第三百九十三章 血缘

  </>  府里的姑太太没了,就算是归家之女,规矩上没那般讲究,但该准备的该布置的还是一样都不能少。

  单嬷嬷唤了个胆大的婆子进来,给穆元婧更衣梳妆。

  看着穆元婧最后的模样,单嬷嬷不由想,若人真的有魂魄,死后真的有感知,这个时候的穆元婧又在做什么?

  也许,穆元婧正站在这屋子里,看着愤怒却难言的练氏哈哈大笑吧。

  满荷园里搭起了灵堂,挂上了白绸。

  周氏和练氏回到柏节堂里时,吴老太君刚刚醒过来。

  老人歪在床上,精神萎靡,眼睛通红,见周氏回来,她以目光询问。

  周氏上前禀道:“让单妈妈替元婧梳妆了,老太君,您保重身子骨。”

  吴老太君张口想说话,却只有咳嗽一片。

  缓了好久,总算缓过气来,吴老太君道:“让阿单来见我。”

  单嬷嬷很快就来了,垂泪道:“老太君,是奴婢没有伺候好姑太太。”

  吴老太君摆了摆手,道:“你们都散了吧,阿单陪着就行了,府里办白事,这个年就少出去走动了。”

  众人都应了

  。

  练氏一回到风毓院,脸上再也绷不住了,冷哼道:“少出去走动?这么晦气,还有哪里能去走动?”

  家里有白事,断七之前,是不得去他人府邸拜访的。

  等过了七七四十九天,别说是腊月了,连大年都过完了。

  穆元谋紧绷着一张脸在桌边坐下,沉声道:“好端端的,元婧怎么突然就……”

  “老太君和四弟妹今日去了满荷园,不晓得她们说了些什么。”练氏答道。

  穆元谋眸子阴沉。

  穆元婧死了开不了口,老太君和单嬷嬷那儿打听不得,陆氏看着温吞,实则是个机敏的,贸贸然去套话,反倒会让陆氏上心。

  尤其是他们谁都不晓得穆元婧有没有胡说八道。

  “连诚和慧儿都要被耽搁。”练氏揉着胸口,道。

  穆元谋倒了一盏热茶,半晌道:“事已至此,还能如何?慧儿不差这几个月,至于连诚,你就当他媳妇没怀上吧。”

  练氏想说些什么,余光瞥见院子里穆连慧的身影。

  穆连慧披了一件湘色的雪褂子。

  练氏的脑袋嗡嗡发痛,道:“她倒是厉害,平日里穿得跟姑子似的,怎么素净怎么来,今日穿个湘色的,想扎人眼睛还是怎么的!”

  站在庑廊下的朱嬷嬷看在了眼里,上前与穆连慧道:“乡君,姑太太过了,您这一身怕是不妥当?”

  穆连慧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,半晌啧了一声:“她倒是会挑日子。”

  说完,也不管朱嬷嬷是个什么反应,穆连慧转身回东跨院去了。

  练氏见状,堆在胸口的气无处发泄,又无法消散,一时上不去下不来,转头见穆元谋慢条斯理地饮茶,她到底憋不住,道:“老爷,你就一点也不心急?”

  “心急就能让元婧活过来?”穆元谋瞥了练氏一眼。

  “可连诚……”练氏皱眉道。

  穆元谋却笑了,眼神晦暗,显得阴测测的:“这么多年都等了,不过是再等一年罢了。”

  练氏无言以对,转身去了内室。

  柏节堂里,吴老太君就着单嬷嬷的手,小口饮了汤药。

  漱了口后,单嬷嬷要去取蜜煎,吴老太君止住了:“没那么苦。”

  单嬷嬷暗暗叹息,这汤药怎么会不苦呢,是老太君心里太苦,嘴上才尝不出味道来。

  “阿单,”吴老太君的声音很沉,似是从胸腔里发出来一般,“我走后,元婧说了些什么?”

  单嬷嬷在杌子上坐下,道:“姑太太只说累了,旁的都没说过

  。”

  “这一年多,元婧一直都说那样的话吗?”

  单嬷嬷抿唇,恭谨道:“是,姑太太每日里说的都是那样的话,她以恶意揣测几位太太们,所以……”

  吴老太君苦笑:“那你呢,阿单,你怎么看?”

  这个问题让单嬷嬷为难了。

  她是仆妇,可深得吴老太君的信任,有些话大着胆子说了也就说了,可这回的事情却不一样。

  单嬷嬷的为难与吴老太君的为难是一样的。

  一边是行事出格,看谁都不顺眼的女儿,一边是本分老实,唯一活下来的儿子。

  不敢信,不能信,没理由去信,可心里又空了一大块,被穆元婧狠狠地挖掉了一大块。

  “老太君,”单嬷嬷斟酌着道,“事已至此,且等岭东那儿的好消息吧。世子夫人若能得麟儿,二奶奶膝下又只要一个姐儿,等过两年世子承爵,就都尘埃落定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阖眼,没有应声。

  定远侯府治丧,穆元婧的死讯也要把蜀地刘家和岭东报信。

  这等要紧事,都是快马加鞭,宣城里收到消息时,还未到除夕。

  杜云萝看着周氏的信,一时怔怔,半晌缓不过神来。

  她原本以为,穆元婧能活到明年夏天,直到吴老太君亲自让人动手为止,可谁知道,穆元婧竟然自己吞金了。

  周氏在信中提了一句,穆元婧死前提过穆连康,提过长房和二房的利益,想引得府中勾心斗角。

  杜云萝多少能猜到穆元婧说了些什么,她甚至有些感激穆元婧的血口喷人。

  她是媳妇,又是要掌家的嫡长房嫡长媳,没有证据的话是不能说的。

  可穆元婧不一样,她不在乎名声,不在乎结果,只求一个嘴巴上的痛快。

  由穆元婧说出来,吴老太君会左右为难一番,因为穆元婧姓穆,她是吴老太君亲生的。

  血缘至亲就是如此,杜云萝能仅把邢太医搬出来,就让夏老太太、甄氏和杜家全部站在她身后,也就是因为她姓杜。

  这事体上,前世今生,杜云萝都不会去怪吴老太君,怪周氏。

  她们没有做错什么。

  若不是有前生记忆,连杜云萝都不知道二房在背后下了多少黑手,她又怎么能要求吴老太君、周氏、徐氏、陆氏和家中的上上下下,把二房彻彻底底的看透呢?

  这并非她们大意,亦或是糊涂,这是对家族、对亲人的信任。

  只有穆元婧这样不顾伦常的人,才能以己度人。

  而吴老太君为人磊落光明,正直刚毅,不懂小人之心,又算是什么罪过?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