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九十四章 隐忍

第三百九十四章 隐忍

  </>  杜云萝捏着信,一时之间想了许多,甚至没有注意到穆连潇回来了。

  直到帘子挑起,穆连潇迈了进来,杜云萝才后知后觉地抬起头来。

  穆连潇笑容温和,问道:“我听九溪说,京城里送了信来?”

  杜云萝颔首,一言不发,把信推到了穆连潇面前。

  见她反常,穆连潇的笑容微微一凝,在一旁在下,认真看信。

  待看到穆元婧吞金,穆连潇的眉头皱了皱。

  穆元婧与穆连喻私通,她是必死无疑的,唯一的变数是什么时候死。

  穆连潇没有料到的是,穆元婧会自我了断,她若真不想活了,当时就自尽了,又岂会等到现在?

  可穆元婧肯定是自尽的,吴老太君想要她性命,不会选在腊八这一日。

  “是知道时日无多了吧。”杜云萝看出了穆连潇的心思,叹道。

  这个说法倒也符合穆元婧的性子。

  自家这位姑母,从来都喜欢自己做主,总归是死,与其让吴老太君来逼她,不如赶在前头,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,才像是她所为。

  再是不齿穆元婧做的事情,可毕竟也是嫡嫡亲的姑母,人死万事消,好坏都不提了。

  穆连潇的目光落在了信纸上

  。

  周氏提及了穆元婧挑拨的话,尤其是出现了穆连康的名字,穆连潇的眸色沉沉。

  “云萝,姑母到底说了些什么?”穆连潇沉声问道。

  杜云萝的眸子倏然一紧,收在袖子中的手不由自主地攥了起来。

  很多话在喉头滚了滚,最终还是咽下去了大半。

  她既然隐忍了这么久,就一定要寻到一个好机会再出口,而此刻,并不算。

  仅仅靠周氏这笼统的只言片语,就咬定二房要害死穆连潇,杜云萝可不会这么糊涂。

  杜云萝缓缓摇头:“我不了解姑母,不晓得她性子,实在猜不到,下回还是问问母亲吧。”

  正说着穆元婧的事体,府衙里有人来传话,说是杜云茹和邵元洲到了。

  虽说岭东这里不摆灵牌,但毕竟是孝期之中,杜云萝让人给杨氏带了话,这个年就不往府衙里去了。

  除夕夜,家里吃用都简单了很多。

  外头鞭炮噼里啪啦得响,杜云萝歪在榻子上,昏昏欲睡。

  她最近的精神算不上好,肚子里的小东西格外折腾,时不时就挥拳踢腿,劲儿十足,叫杜云萝屡屡直不起腰来。

  正月初九,胡同口新搬来的一家摆酒宴请左右邻居,关着大门都能听见外头的热闹。

  洪金宝家的出门采买,与那家的仆妇说了几句话,回来禀道:“夫人,那家主人姓刘,江南出身,从前一直做关外生意,攒了不少银子,两年前边关不太平了,就不敢再出关了。”

  杜云萝听说过,江南的瓷器、布匹,送去关外能卖上好价钱,虽然路途遥远,风险也大,但也阻拦不了商人们的脚步。

  他们往往雇佣镖局,结伴而行,太平的时候,不用过于担心鞑子,只要注意马贼。

  一年走一个来回,只要能平安回来,赚的银子让人瞠目结舌。

  “那怎么会离开江南到岭东来了?”杜云萝好奇。

  洪金宝家的讪讪笑了:“奴婢嘴快,也问了这个问题,人家把话题转开了,奴婢估摸着,大概是家中出了什么状况,不得不远走他乡。”

  杜云萝会意。

  家家都有纷争,有人争皇位,有人争爵位,也就会有人争银子,不外乎就是这么些事体。

  杜云萝不出门,颜氏和杜云茹一道来看她。

  颜氏已经过了最痛苦的那一阵了,如今面上有了红光,她笑着道:“我是来送催生包的。”

  杜云萝让锦蕊收下了。

  杜云茹仔细交代道:“生孩子就是这么一回事,听稳婆的话,让你吸气就吸气,让你用力就用力。

  我晓得你爱哭,到时候可千万省的点力气,哭得没劲了,还怎么把孩子生下来

  。

  我后日就回临谷去了,不能看着你生,我真是不放心。”

  杜云萝扑哧笑了,娇娇道:“姐姐不是说,就那么一回事嘛,那你不放心什么?”

  “不识好人心!”杜云茹嗔她,“趁着这一回,生个大胖小子,那侯府里……”

  杜云茹伸出了两根手指头。

  杜云萝颔首,她能一举夺男,蒋玉暖却因为守孝不得不又耽搁一年,以穆元谋的性格,脚步就会放得更慢些。

  过了上元,杨氏带着稳婆来看杜云萝。

  那稳婆姓裘,半百模样,圆脸富态,叫人心生好感。

  裘婆子是宣城里出了名的,手上接下来的哥儿姐儿足有百人,听杨氏介绍,端哥儿也是她接生的。

  “娘子这一胎看起来差不多了,”裘婆子笑着道,“就这十天半个月了,您莫怕,我瞧着是一切都好。”

  杜云萝点头。

  洪金宝家的收拾了间厢房,裘婆子应了五日后就搬进来,以防杜云萝提前发作。

  如今是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

  杜云萝问了穆连潇:“不用回山峪关吗?”

  穆连潇抚着杜云萝的肚子,笑着摇头:“还能再等半个月,也不晓得他能不能赶在我出发前出来。”

  杜云萝莞尔:“那你催催他。”

  京城定远侯府中,穆连诚却是不得不启程了。

  娢姐儿哭闹了一阵,叫刘孟海家的哄着抱回去睡了。

  蒋玉暖替穆连诚收拾了行李,担忧地看着他。

  穆连诚一把将蒋玉暖搂在了怀里,蒋玉暖颤着手回抱住他,手掌划过了穆连诚的脊背。

  穆连诚的背上有一条很深很长的刀伤,隔着衣料,蒋玉暖仿佛都摸到了那凹凸起伏的旧伤口,她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“别怕,阿暖你别怕,没事的。”怀中的蒋玉暖微微发抖,穆连诚柔声哄她。

  蒋玉暖垂下眼帘,她怎会不怕,她如何不怕?

  她记得这次穆连诚回来的时候,她头一次在他背上看到那条伤口时,她骇得几乎浑身瘫软,眼泪跟决堤似的涌出,根本忍不住。

  在那之后,她也不敢看,不敢碰,就算是偎在穆连诚的怀中,蒋玉暖都会下意识地避开那条伤口。

  可现在,避无可避。

  北疆凶险,此番再去,穆连诚回来时,身上还要再添多少伤?

  她抬起头来,目光氤氲,眼角通红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