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九十六章 皮糙

第三百九十六章 皮糙

  耳室里,地火龙烧得滚烫。

  杜云萝只穿了单衣,裹着被子,坐在床上倒也不冷。

  洪金宝家的低声与杜云萝说话,听见外头脚步声,她转过头,待看到穆连潇从插屏后头绕了进来,她赶忙站起身来。

  穆连潇径直走到床边,俯下身跟杜云萝道:“你爱吃的红枣糕,热腾腾的。”

  “哎呦使不得。”裘婆子追了进来,连连摆手。

  她伺候了百余个妇人生产了,不顾产房污秽硬要进来的丈夫并非没有,但那都是到了紧要关头,妇人脱力得连叫都叫不动的时候,心急火燎又慌又怕的丈夫才会冲进来。

  像眼前这位这般,跟个没事人似的,大大咧咧进来陪妇人吃饭的,裘婆子还是头一回碰见。

  裘婆子不知道这位公子是什么出身,但总归是知府大人的侄女婿,她不敢硬往外赶人,只能一个劲给洪金宝家的打眼色。

  洪金宝家的硬着头皮,劝道:“爷,男人进产房不吉利,您还是……”

  穆连潇抬眸,笑了:“这不是还没生吗?”

  杜云萝扑哧笑出了声。

  洪金宝家的瘪嘴,无奈看向裘婆子。

  裘婆子心里嚎了一声,这个理由,这位公子当真是用得融会贯通,挡了她,又挡洪金宝家的。

  “一会儿等娘子发作了,说什么也要把公子架出去。”裘婆子拉着洪金宝家的的衣袖,道。

  洪金宝家的硬着头皮苦笑,他家世子要是不肯出去,这上上下下的谁架得动他?

  至于理由,洪金宝家的都帮穆连潇想好了。

  穆连潇纵横沙场,杀了多少鞑子,见的血还少吗?

  妇人生孩子流血污秽,会伤了男人的阳气,可他家世子手上斩过无数宵小,一身浩然气,岂会怕这些。

  洪金宝家的越想,心里越慌。

  若穆连潇当真搬出这一套来,这可如何是好?

  这要是在京城,穆连潇还会顾及吴老太君和周氏,这在宣城……

  只能盼着杨氏能劝住他了。

  穆连潇丝毫不知洪金宝家的和裘婆子的纠结,打开了食盒,取了一块红枣糕喂到杜云萝嘴边。

  杜云萝张口咬了,细细咀嚼。

  穆连潇笑着与她道:“厨房里还有八宝饭、鸡丝粥,刚在蒸包子,你还想吃什么,我让人去拿。”

  杜云萝莞尔,她刚才只是有那么点饿,又想着生孩子要花力气,想多吃点东西填肚子。

  哪知叫穆连潇逗乐了,破水后的那点紧张情绪全部散开了,一下子就有了胃口。

  “我吃八宝饭。”杜云萝笑道。

  穆连潇转头看锦蕊,锦蕊机灵,一溜烟去了。

  软糯的八宝饭香喷喷的,杜云萝捧着吃了大半碗,正想再让人去拿包子,肚子突然开始阵痛。

  穆连潇眼疾手快接住了瓷碗,交给了锦蕊,又伸手扣住了杜云萝的五指,柔声哄她:“痛就抓我,皮糙肉厚的不怕你掐。”

  饶是痛得岔气,杜云萝都忍不住想笑。

  平日里她总拿皮糙肉厚说他,竟是叫他在这个时候回敬了回来。

  等阵痛过去,杜云萝在穆连潇的虎口掐了一下:“我吃得差不多了,让裘妈妈替我看看,你先出去吧。”

  一旁的裘婆子眼中惊喜一片,连连想,亏得这屋里还有一个明白人。

  穆连潇弯腰,覆在杜云萝耳边,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了一句。

  杜云萝的脸霎时烧了起来,她自认为脸皮够厚了,跟这人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!

  当年他一言一语就红了耳根的样子犹在眼前,如今竟是这般混账!

  杜云萝咬牙切齿地瞪他,哼道:“出去出去,再不走,我让人轰你了。”

  穆连潇朗声笑了,挡着其他人的目光,在杜云萝的唇角重重一吻:“我就在隔壁,你有事就大声喊,我立刻就过来。”

  杜云萝嗔了他一眼,抿唇点了点头。

  穆连潇起身出去了,杜云萝勾着唇角,徐徐吸了一口气,才没有笑出声来。

  洪金宝家的看在眼中,也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  自家世子是怕夫人太过紧张,这才陪着她用饭说话,就这么闹一阵,夫人整个人都放松了。

  世子的这份心,当真叫人心里暖洋洋的。

  穆连潇刚走出耳室,就遇见了匆匆赶来的杨氏。

  杨氏还带了三四个婆子娘子。

  杜云萝生孩子,锦蕊锦岚这样未经人事的丫鬟根本用不上,必须要妇人来伺候,杨氏怕人手不够用,特特从家中调了人过来。

  “云萝怎么样了?”杨氏急切问道。

  穆连潇含笑答道:“这会儿还好,吃了早饭了,人也精神。”

  杨氏颔首,想再具体问一问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

  女人家分娩,她问一个男人能问出什么结果来?杨氏拍了拍额头,她这也是急坏了,才乱了分寸。

  杨氏在耳室门口站了站,深呼吸了几口气,挂上笑容,这才往里头去。

  “我的儿,”杨氏堆着笑,在床边坐下,替杜云萝理了理额发,“伯娘在这儿,你只管放心。”

  杜云萝浅笑点头。

  杨氏见她精神气果真不错,悬着的心落了一半,转头问裘婆子。

  裘婆子道:“早上起来后破水的,我给瞧了,口子还未开大,娘子是头一胎,大抵要到下午才好生下来。”

  从破水到分娩,时间有长有短,每个人都不同。

  杨氏心里也有数,宽慰杜云萝道:“到下午也不算迟,你嫂嫂是下午破水,第二天中午才把端哥儿生下来,除了等了久一点,也没受什么罪过,你且耐心等等。”

  杨氏自己生过,又经历过几个弟妹、底下儿媳的生产,经验也算丰富。

  她笑着给杜云萝说着些趣事。

  “我记得呀,你母亲生云茹的时候,那叫一个爽快。

  我正陪着老太太用早饭,清晖园里来禀,说是你母亲破水了。

  老太太跟我说,这家里已经两个小子了,等到吃晚饭的时候,就晓得能不能添个漂亮的姐儿。

  哪知道连午饭都没用完,云茹就落下来了,哎呦,头发长长软软的,可真是好看。

  后来生云荻的时候,也没遭罪,痛痛快快的。

  就只有你,你这个折腾鬼,闹了你母亲一天一夜,又是个爱哭鬼,人家孩子睡得多醒得少,就你,整日扯着嗓子哭。

 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,全家上下最宝贝的就是你了。”

  杨氏说完,笑着点了点杜云萝的鼻尖。

  杜云萝自个儿也笑,低头看着肚子,目光温柔:“你可别折腾我。”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