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九十七章 平安

第三百九十七章 平安

  许是肚子里的小东西听见了,杜云萝的肚子猛得痛了起来。

  她一时没忍住叫出了声。

  这一回,痛得比之前更长也更厉害。

  好不容易缓和过来,杜云萝歪在床头大口喘气,眼睛通红一片。

  杨氏心疼归心疼,可女人家生孩子就是这样,且还没到最痛的时候,她稳着声音,一面替杜云萝顺气,一面安慰她。

  从府衙带过来的几个婆子娘子进了耳室,把锦蕊和锦岚请了出去。

  锦岚年纪小,第一次经历主子临盆,小脸煞白,跟在锦蕊后头,木然听着锦蕊吩咐。

  锦蕊也没比锦岚好到哪里去,但虚长几岁,胆子也大。

  想到刚才穆连潇只顾着让杜云萝用早饭,锦蕊让锦岚再取些粥点给穆连潇送去,自个儿站在院子中间,搓了搓微微发凉的手,想着自个儿还能做些什么。

  穆连潇背手站在窗边,他耳朵尖,又一心牵挂杜云萝,那边一叫唤,他就听得清清楚楚了。

  是不是出来得早了些?

  要到下午才生,早知道再多陪她一会儿了。

  等下趁着用午饭的时候,再进去看她吧……

  穆连潇自顾自想着,直到锦岚摆了桌,他才坐下来匆匆用了几口。

  他其实不饿,只是想借着吃东西来转移注意力。

  整个上午,穆连潇就在杜云萝时不时的叫唤声中度过。

  好不容易挨到了用午饭的时候,穆连潇赶忙出了屋子,想故技重施去拦送饭的锦岚,耳室里的杜云萝突然大声叫了起来。

  穆连潇脚下一转,在思绪反应过来之前,脚步已经往耳室去了。

  他在耳室外头被杨氏拦了下来。

  杨氏刚好从里头出来,见穆连潇想往里冲,赶紧拦在他跟前:“不许进去。”

  “云萝她怎么样了?”穆连潇急切问道,“她要不要用点午饭?”

  杨氏早就听洪金宝家的说了用早饭时的事体了,见穆连潇长着脖子往里头探,她哭笑不得:“现在她可吃不进去,好孩子,你媳妇没事儿,你回去等着就好。”

  对着杨氏,就不能像对裘婆子一般了,穆连潇进不去,又不想退。

  里头杜云萝又高声叫了起来,穆连潇的心狠狠一紧。

  察觉到穆连潇的心境,杨氏抬手拦了拦,沉声道:“过来,伯娘与你说几句话。”

  杨氏说完,快步走到正屋外头。

  穆连潇抿唇。

  因着他出身勋贵,杨氏从不受他全礼,也不端长辈架子,这是第一次把长辈的态度摆出来,穆连潇见她慎重,便跟了过去。

  杨氏抬起头来,看着这个比她的儿子还小几岁的少年。

  回忆起颜氏生端哥儿时,杜云韬的坐立难安,杨氏不由放柔了目光。

  “不是我非要拦着你,我是云萝的娘家伯娘,你待她好,我欢喜还来不及,”杨氏温和道,“可产房里讲究多,不管你信还是不信,那都是一套一套的。

  往后若是大好,自不会有人把你待在产房里的事体当一回事,可万一有些状况,亲家老太君和太太知道了,会怎么想?

  到了那时候,受委屈的就是你媳妇了。

  再是舍不得,也就是这几个时辰。”

  穆连潇垂眸。

  杨氏说得句句有理,饶是他不在乎,吴老太君和周氏也不在乎,但人多嘴杂,谁知道会添什么是非。

  穆元婧是不在了,可族中不乏嘴巴刁钻之人,即便定远侯府不靠族里过日子,穆连潇也不希望有任何中伤杜云萝的话出现。

  他深吸了一口气,重重颔首,恭谨道:“谢伯娘提点。”

  杨氏见他晓事,放心地点了点头。

  耳室里的杜云萝叫得厉害,穆连潇心里不好受,和杨氏说了一声,绕到了耳室的北窗外头,隔着窗户与杜云萝说话。

  产妇不能受风,窗户紧紧闭着,穆连潇看不见里头,离得近了,杜云萝的声音又格外明显。

  “云萝,”穆连潇抬声唤她,“我在外头等着你。”

  屋里的杜云萝听得真切,含糊应了一声。

  过了未时,产房里忙碌了起来。

  一盆盆热水端进去,又一盆盆送出来。

  看着那泛着红光的水,呼吸之间的血腥气让锦岚差点端不住铜盆。

  穆连潇站在庑廊下,双手紧紧攥着。

  他一直都是不怕血的。

  从小练功,摔伤出血是家常便饭,等上了战场,杀敌之时,敌军喷涌而出的鲜血扑面而来时,穆连潇都没有皱过眉头。

  他早已经习惯了血腥气,习惯了收兵回帐后擦拭染血的长枪,习惯了梳洗时清水被血污染红。

  可这一刻,听着杜云萝嘶哑的声音,看着那一盆盆血水,穆连潇竟有些双腿发软。

  他的云萝是那般娇小,又怕痛,又爱哭,怎么能吃得消这般苦楚?

  颓然靠在柱子上,穆连潇揉了揉发胀的脑袋。

  要是云栖在就好了,他就能问一问,锦灵生孩子的时候云栖想了些什么。

  是不是也跟他一样,心疼得要命,又半点忙也帮不上。

  从小,老侯爷训导的坚毅、沉稳、不动如山,这些本该刻在他骨子里的东西,现在都碎了个七七八八。

  穆连潇缓缓出手,一遍一遍练习拳法,借以分散心思。

  动作由徐到急,他不知道自己一个人练了多久,身上的汗水湿透了衣服,他都没有停下来。

  天色渐晚,血腥气越发浓郁。

  突然间,啼哭声传来,如撕裂了空气的羽箭,震得穆连潇顿在了原地。

  是等了太久听岔了,还是真的生了?

  穆连潇僵着脖子转过身去,他看到杨氏急匆匆地进了耳室,而后清亮的哭声再一次响起。

  三步并作两步,穆连潇到了耳室外头,拉住了从里头出来的洪金宝家的:“妈妈,云萝她……”

  洪金宝家的眼中含着泪花,喜极而泣:“奴婢给您道喜了,夫人生了个哥儿,母子都平安。”

  穆连潇怔了怔,脑袋一片空白。

  半晌,哥儿的哭声拉回了他的思绪。

  哭得响亮的是他的儿子,是云萝给他生的大胖小子。

  穆连潇的眸子猝然滑过一丝笑意,而后越来越浓,唇角也勾出个笑来,灿然炫目,胜过这冬日暖阳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