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九十八章 平静

第三百九十八章 平静

  产房里,也是欢声笑语一片。

  杜云萝能一举夺男,杨氏连连念了几声佛号,几位婆子娘子亦是欢喜。

  裘婆子帮哥儿擦了个身,裹上准备好的襁褓,交到了杨氏手中。

  杨氏抱在怀里细细一瞧,小东西的皮肤皱皱,头发乌黑,撅起来的小巧的嘴唇,和杜云萝一模一样。

  她笑呵呵抱着孩子出来。

  穆连潇赶紧迎了上去,直直看着那闭着眼睛的小东西。

  他看起来随时会哭出来。

  杨氏轻轻拍着孩子,笑着与他道:“当爹爹了。”

  穆连潇笑了,抬头往内室里张望:“云萝呢?”

  没有得了儿子就忘了媳妇,杨氏很是满意,道:“累得睡着了,里头血气重,你先别进去。”

  穆连潇颔首。

  痛了一整日,叫了一整日,怎么会不累呢?

  他舍不得吵醒杜云萝,又把目光落到了儿子身上,伸着手想要接过来抱一抱,可又无从下手。

  杨氏忍俊不禁,把哥儿交给穆连潇,又仔细地教他怎么抱孩子。

  穆连潇学得认真,小小软软的小东西在他的手腕里,叫他的心软得一塌糊涂。

  别人都说,刚出生的孩子没长开,丑极了。

  可要穆连潇来说,他的儿子怎么看都俊。

  哥儿撇嘴,哇得一声哭了出来。

  穆连潇一时惊讶,愕然看着杨氏。

  杨氏把孩子抱过去,道:“这是想吃奶了,之前挑的奶娘都在前头候着,我抱哥儿去屋里。”

  挑奶娘喂奶,穆连潇就不能跟着去了,依依不舍地看着儿子离开,又见不着妻子的面,他按了按眉心,转身去了书房。

  他要给京里写信,告诉吴老太君、告诉周氏,他得了一个儿子,长房有嫡长孙了。

  杜云萝醒来时,天已经暗透了。

  兴许是累过了头,她睡得并不久,身上痛得厉害,她连蹬个腿的劲儿都没有。

  垂眸看了眼肚子,圆球没了,压在身上的沉重感也消失了。

  她张嘴唤了一声。

  声音嘶哑,连杜云萝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  锦蕊赶忙过来,挽起了幔帐,笑着问杜云萝:“夫人醒了?可要喝水润一润?”

  杜云萝点头。

  锦蕊伺候杜云萝喝了些红糖水,想到她嗓子不适,锦蕊忙道:“夫人放心,哥儿一切都好。

  您睡着的时候,大太太让三位妈妈都试了奶,最后挑了彭娘子,哥儿吃饱就睡了,这会儿还没醒。

  世子给京里写了信了,锦岚刚伺候他用了晚饭。

  奴婢这就去唤洪家妈妈来,您且等等。”

  洪金宝家的很快就来了,她仔细问了杜云萝的状况,晓得她除了有些疲乏之外,并无其他不适,便放心了。

  “冬天坐月子,不算难捱,”洪金宝家的笑着道,“哥儿现在睡着,等醒了,再抱来给夫人瞧瞧。”

  想到只匆忙看了一眼的儿子,杜云萝不由笑了起来。

  外头一阵脚步声,锦蕊出去看了一眼,转身进来道:“妈妈,世子让把夫人挪回屋里去。”

  洪金宝家的眉心直跳,杨氏已经回府衙里去了,这还有谁能劝得了穆连潇。

  她只能转过头,为难地看着杜云萝。

  杜云萝问道:“世子怎么说的?”

  锦蕊垂手,恭谨道:“世子说,哥儿过了洗三礼,他就出发了,等他一走,主屋里空着,没必要让夫人挤在这耳室里坐月子。总归是养身子,主屋比这里舒坦多了。”

  理是这个理,但穆连潇不是还没出发吗?

  洪金宝家的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  杜云萝看在眼中,笑着道:“请世子进来,我与他说。”

  洪金宝家的舒了一口气,与锦蕊一道出去了。

  穆连潇快步进来,在床头坐下,捧着杜云萝的双颊,俯身道:“是不是很痛?我听你叫得撕心裂肺的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:“痛,痛得恨不能掐你,等见了哥儿,就都不痛了。”

  喑哑的声音不复平日里的软糯,穆连潇心疼极了,在她眉间啄了一口:“我在这儿了,想掐就用力掐。”

  杜云萝轻哼,她这会儿浑身没力气,才不想掐他呢。

  “我抱你回屋里去。”

  穆连潇说完,把杜云萝的被子按压严实,连人带被子就要抱起来。

  杜云萝赶忙拦他:“我挪回去了,你睡哪儿?你三天后要走,那就等你走的时候再挪。”

  “我想陪着你。”穆连潇的眸色沉了下来,几分犹豫几分不舍,“想你陪着我。”

  心中似是被点燃了一团火,杜云萝抬手环住了穆连潇的背,她仰头寻他的唇,轻轻蹭了蹭。

  杜云萝的樱唇咬破了皮,不似往日柔软,穆连潇含住,以舌尖细细润着允着。

  生产之后体虚,杜云萝很快就喘不过气来,涨红着脸,胸口起伏。

  穆连潇松开了她的唇,在她的眉间眼角流连忘返。

  “世子,我饿了。”杜云萝柔声道。

  想到她中午和晚上就没吃过东西,穆连潇松开她,让洪金宝家的去取吃食。

  厨房里依着月子里的食谱,早就准备好了吃食。

  杜云萝用了些糯米粥,又喝了半碗猪肝汤,隐约间听见孩子哭声,她抬眸询问锦蕊。

  锦蕊匆忙去了。

  等了会儿,彭娘子抱着哥儿来了。

  给杜云萝和穆连潇行了礼,彭娘子笑着把孩子放在杜云萝身边,道:“哥儿刚睡醒,喂了奶就不哭了。”

  杜云萝侧过头看着哥儿,伸手在他的嘴上轻轻一点。

  哥儿撅了噘嘴,却没有睁开眼睛。

  杜云萝越看越觉得孩子可爱,不由弯着眼睛笑了起来。

  穆连潇望着那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,眉目渐渐舒展,心中是平静,是满足。

  娇妻,稚子,他们就在他身边,让他想要捧着护着宠着。

  穆连潇徐徐呼出一口气,整个人都踏实了下来。

  杜云萝轻柔抚着儿子的发丝,道:“就只有嘴巴像我,别的都像你。”

  穆连潇哑然失笑,握着杜云萝的手,指腹轻轻摩挲她的掌心。

  儿子像他,那再生个姑娘,像她一般娇俏可人的姑娘,她总该满意了吧。

  可想到她生产时的痛苦,穆连潇又有些舍不得。

  下一胎,还是再过两年吧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