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零二章 取名

第四百零二章 取名

  思及此处,陆氏不禁咬了咬下唇。

  单嬷嬷也想明白了,道:“四太太,说到底,都是我们的胡思乱想,叫老太君知道了,心都要碎掉了。”

  陆氏叹息:“我也恨不能是自己想错了,只是元婧的那些话实在让我想忘也忘不掉,我猜,老太君也是如此的。”

  单嬷嬷颔首:“毕竟是亲儿,太太与奴婢都不敢信,何况老太君。

  如此说来,让世子在山峪关多待两年也好,山峪关战事不兴。”

  陆氏透过帘子往次间里瞟了一眼,见吴老太君和徐氏交谈甚欢,她抿了抿唇。

  穆连潇不会在山峪关待上十几年,那地方真的战事不兴,圣上又怎么会让他去那里。

  再说了,真的战死沙场马革裹尸,和府中内耗,是截然不同的。

  陆氏在八仙椅上坐下,幽幽叹了一口气:“元婧可真是厉害,就算是死了,也不叫我们好过,她想要的,不就是我们妯娌间彼此猜忌怀疑吗?”

  单嬷嬷亦皱紧了眉头。

  穆元婧想要的就是这个结果。

  她们明明都知道,都看穿了,却还是会被穆元婧牵着鼻子走。

  人心便是如此吧。

  陆氏稍稍坐了会儿,又进了次间里。

  吴老太君和徐氏正说着府里隔了十几年,总算添了男丁,见陆氏进来,就把话题转开了。

  陆氏遗腹子滑胎时,是个成形的男孩儿,吴老太君和徐氏都不想勾起她的伤心事。

  好在,今日不缺让人振奋的话题。

  几人说说笑笑,周氏就回来了。

  “老侯爷与老爷在地底下,一定也高兴坏了。”周氏温和道。

  吴老太君让周氏坐下,笑道:“我正跟你两个弟妹在说给哥儿起名的事,我琢磨着,不如取个‘延’字。”

  摊着手,吴老太君在掌心一笔一划写下了这个字。

  周氏眼睛霎时湿润。

  延,取绵延之意,吴老太君是盼着府中香火兴旺,一代延一代。

  扬子的《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》中写过,“施于年者谓之延,施于众长谓之永”。

  老侯爷未知天命,穆元策和穆元铭仅过而立之年,而穆元安更年轻。

  吴老太君白发人送黑发人,如今盼着的,也就是子孙能健康长寿。

  嫡长房嫡长孙,寄托了老人所有的希望。

  周氏含着泪,颔首道:“延哥儿,这名字好听,能得老太君赐名,我们延哥儿定然是个有福气的。”

  名字就此定下,芭蕉伺候了笔墨,周氏给岭东写了信。

  徐氏把金锁片交到了周氏手中。

  周氏明白她心意,握着徐氏的手,重重点了点头。

  风毓院里,练氏回来后就歪在榻子上缓了大半个时辰,而后唤了朱嬷嬷,让她去尚欣院里看看。

  朱嬷嬷走了一趟,听说下午蒋玉暖和娢姐儿大哭了一场,她不由惴惴起来。

  尚欣院里伺候的人手几乎都是练氏安排的,朱嬷嬷不敢瞒着,硬着头皮道:“姐儿歇午觉,醒来就哭得伤心,二奶奶心疼坏了,一边哄一边哭,好不容易哄住了。”

  练氏扬手把几子上的茶盏抚到了地上,碎开了。

  她胸口起伏,气道:“老朱你莫要替她隐瞒,定是她把姐儿招哭了!我都没哭,她哭个什么劲儿!”

  朱嬷嬷赶忙给练氏顺气,又唤人进来把碎茶盏清扫了。

  练氏摆了摆手:“我没事,算了,不跟她计较。你去跟老爷和慧儿都说一声。”

  朱嬷嬷犹豫。

  “就说事,别的一句都别提了,他们想怎么打算盘都由着他们,也免得又来说我沉不住气。”练氏忿忿道。

  朱嬷嬷应声。

  东跨院里,穆连慧躺在榻子上看书,临珂坐在一旁,认真替穆连慧绣嫁妆。

  婚事定下之后,穆连慧依旧跟个没事人一样,每日里我行我素,什么盖头什么嫁衣,跟她没半点关系。

  练氏气过恼过,穆连慧不肯动手,逼也逼不出来,也只好让临珂代劳。

  朱嬷嬷说了杜云萝生子的事情。

  穆连慧捏着书册,半晌没说话,良久道:“知道了。”

  如此反应,也在意料之中,朱嬷嬷转身退了出来,又去前头寻穆元谋。

  穆元谋的反应和穆连慧如出一辙。

  朱嬷嬷暗暗摇头,这要是叫练氏亲眼看到,又要气闷了。

  杜府之中,也是刚刚得了信。

  比起定远侯府里的人心各异,杜府里头却是人人欢喜。

  杜云萝添了儿子,往后能坐稳侯夫人的位子,这对娘家上下也是助力,苗氏和廖氏是真心实意地给甄氏道喜。

  莲福苑里喜气洋洋的,定远侯府就送红鸡蛋来了。

  夏安馨看着润哥儿玩鸡蛋,笑着与夏老太太道:“都说好事成双,五姑喜获麟儿,过些日子等金榜贴出来了,四叔与二妹夫一定榜上有名。”

  这话夏老太太爱听,乐呵呵地给底下人都分了赏银。

  甄氏笑着问来报喜的婆子:“哥儿取名了吗?”

  婆子道:“老太君取了,叫延哥儿。”

  意思一目了然,甄氏连连点头。

  宣城之中,三月下旬,总算是稍稍有了些暖意了。

  杜云萝抱着儿子在院子里走了走,哥儿瞪着眼睛,偶尔转一转脑袋,嘴里冒出来的“啊”、“噢”逗得锦蕊锦岚都跟着她一块叫。

  洪金宝家的乐得前俯后仰:“等过两天世子回来了,看到哥儿这么精神有趣,定然爱不释手。”

  穆连潇在约定的时间赶回了桂树胡同。

  杜云萝起身迎他,穆连潇四处一张望,问道:“云萝,哥儿呢?”

  “哥儿在他自个儿屋里歇午觉呢,”杜云萝笑着让锦蕊去打水,“赶紧梳洗去,衣服上都是泥,才不让你抱哥儿呢。”

  穆连潇摸着鼻子笑了。

  除了抱哥儿,他还想抱一抱杜云萝,只是他身上实在有些脏,就只能先忍下了。

  等穆连潇梳洗干净,擦着长发出来,杜云萝上前替接了手。

  “不急,”穆连潇扣住了杜云萝的手腕,一把将她箍在了怀里,抵着她的额头,哑声道,“先让我抱一会儿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