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零三章 双份

第四百零三章 双份

  离家的这小两个月,穆连潇想儿子,也想妻子。

  头一回当父亲,穆连潇空闲时就在想,小东西是不是还皱巴巴的,他长大些了没有,胃口好不好。

  云栖家的小子,哭起来响得整条胡同都听得见,他家的宝贝儿子呢?

  头三天声音挺清亮的,现在长劲儿了,哭声应当更响亮了吧。

  还想他的云萝。

  都说女人坐月子要紧,往后身子好坏,就看月子坐得如何。

  刚生下哥儿的时候,杜云萝就抱怨过月子餐吃起来腻味,这整整一个月,不晓得她吃得如何睡得如何。

  那般小巧玲珑的人,生产时出了那么多血,要养回来可不容易。

  穆连潇揪着心,直到九溪到了山峪关。

  九溪还带来了杜云萝手书的册子,里头记录了哥儿每一天的变化。

  穆连潇看得津津有味,眼前全是那一大一小两张笑脸,他又是满足又是可惜。

  他想亲眼看着儿子长大,可他亦有肩上的责任。

  这会儿回到家中,哥儿还在歇午觉,他的心思就全落到了妻子身上。

  杜云萝推不开他,叫穆连潇在她唇齿间狠狠掠夺,呼吸之间,全是他的气息,杜云萝几乎攀附在了穆连潇身上,才能将将站稳。

  穆连潇舍不得松开她。

  杜云萝身上有股浓浓的奶香味,颈窝里更是明显。

  穆连潇埋首在她脖颈间,手掌沿着她还的腰肢缓缓往上,攀上了高峰。

  生了哥儿之后,杜云萝原本就波涛汹涌的身材越发傲人。

  穆连潇解开了她领口的盘扣,手就往里头探去。

  杜云萝彻底站不住了,软着身子往下滑,穆连潇干脆抱着人坐到了椅子上,让杜云萝面朝着他。

  领口大开,露出水色肚兜,穆连潇眸色发沉,贴上去轻咬细吻。

  湿润的长发擦过肌肤,带着些许凉意,杜云萝缩着身子想躲,却又无处可逃。

  身上跟着火了似的,胸口涨得厉害,怕哥儿醒来要寻她,杜云萝低声求饶,又叫穆连潇哄着印了两颗红印,这才脱身出来。

  杜云萝站起身来整理领口。

  穆连潇意犹未尽地看着她,指尖上留了从她胸上沾到的液体,他凑到唇边允了。

  杜云萝瞪大了眼睛,脑海中嘭得一声炸开了,她扬手把穆连潇擦头发的帕子丢给他,从箱笼里取了套干净衣裳,转身进了净室。

  她身上的衣裳,全叫他那湿漉漉的头发打湿了。

  这人,怎么能这样!

  脸皮越来越厚了!

  若是她的脸皮能熬阿胶,那穆连潇的脸皮更是不在话下,熬了阿胶不算,还是双份的。

  杜云萝收拾妥当了出来,见穆连潇含笑看她,她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  穆连潇一面擦拭长发,一面低声与她道:“下回再甩我帕子,求饶都不放过你了。”

  杜云萝咬牙,经过穆连潇身边时,在他脚面上不轻不重踩了一脚。

  她知他胡说八道。

  孝期未过,如此已经是张扬了,他还能怎么不放过她?

  穆连潇把长发束起,显得神清气爽。

  杜云萝唤了锦蕊,道:“去看看哥儿醒了没有?”

  锦蕊应声去了,过了一会儿,彭娘子就抱着哥儿进来了。

  杜云萝笑着把哥儿接了过来,在罗汉床上坐下,问道:“哥儿刚醒吗?”

  彭娘子恭谨道:“醒了有一刻钟了,喂了奶了。”

  听到喂奶两字,杜云萝的脸颊又烧了起来,清了清嗓子,一本正经道:“哥儿就留我这儿。”

  等彭娘子退出去了,锦蕊也赶紧寻了个由头避了。

  穆连潇在他们母子身边坐下,一手搂着妻子的腰身,一手去逗儿子:“云萝,脸红什么?”

  杜云萝一怔,要不是怕摔着哥儿,她恨不能踹穆连潇一脚。

  她的这些小脾气小性子全落在了穆连潇眼中,可爱娇俏,叫他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  怕杜云萝当真恼了,穆连潇把儿子抱了过去,手指伸在小小的手掌旁,道:“他会抓手指,是吗?”

  穆连潇还在问,下一瞬,哥儿的手突然就握住了他的手指头,晶亮眼睛眨巴眨巴,很快又松开了。

  软绵绵的触觉新鲜极了,穆连潇激动又欣喜,伸着手指头逗儿子,玩得不亦乐乎。

  哥儿得劲了,嘴里咦啊呀啊,时不时冒个音出来,乐得穆连潇重重亲了他两口。

  杜云萝笑着说:“你让他趴下。”

  穆连潇依言做了。

  哥儿自己微微抬起了头,脖子一转,大眼睛瞪着穆连潇。

  穆连潇哈哈大笑。

  父子两人闹得起劲,杜云萝坐在一旁看着,不知不觉间视线就模糊了起来。

  这是她一直盼望着的,她前世今生一直念想着的。

  她有了属于她和穆连潇的孩子,这个孩子拥有他们全部的宠爱。

  她可以一心一意待儿子好,不会再有任何的风言风语,这便是她的亲儿。

  而她的丈夫,能陪着她长长久久,携手赴老,一起体会孩子的成长,从父母再成为祖父母。

  眼泪沾湿了睫毛,眼睑颤颤,簌簌落下。

  穆连潇注意到了她的情绪,搂着她,道:“怎么哭了?”

  杜云萝抬起手,胡乱擦着眼泪,只是泪水止也止不住,她干脆不擦了,抱着穆连潇的脖子低低抽泣。

  “你呀,”穆连潇轻柔抚着杜云萝的背,“这么爱哭,比哥儿还能哭。”

  眼泪未止,杜云萝却扑哧笑出了声,娇娇道:“胡说!你不知道他现在嚎起来多厉害。”

  穆连潇在杜云萝的耳畔,低声道:“我知道你哭起来有多勾人。”

  喑哑的声音说着意有所指的话,杜云萝顿时就不想再哭了,轻轻捶了他一下,松开了他,把哥儿抱了起来。

  哥儿咧着嘴笑。

  杜云萝心中的那些情绪在儿子的笑容里全散开了。

  “你看,哥儿都不哭。”穆连潇揉了揉哥儿的头发。

  杜云萝噘嘴,让锦蕊打水进来净面,刚挖了块香膏匀开擦在脸上,身后的哥儿哇得一声哭了起来。

  她赶忙回过头去,穆连潇无措地看向她:“他尿了。”

  杜云萝怔了怔,待回过神,她笑了起来。

  这小东西,在他爹回来的第一天,就给了一个厉害的下马威。

  “喏,这不就哭了吗?”杜云萝捧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