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零四章 谨慎

第四百零四章 谨慎

  哥儿哭声响亮。

  杜云萝把儿子抱了起来,睨了眼穆连潇狼狈不堪的下摆,笑意更深。

  穆连潇苦笑,他听当了父亲的兵士们提过,说家里那臭小子动不动就尿了一身。

  嘴上骂归骂,可他们说起来时目光炯炯,分明带着几分满足和得意。

  现在,穆连潇多少能体会这种滋味了。

  穆连潇去净室里清洗更衣。

  彭娘子打了水进来,与杜云萝一道替哥儿换了尿布和裤子。

  待穆连潇出来时,哥儿刚刚收拾干净,浑身舒坦的他踢了踢脚丫子,瞪大着乌黑的眼睛咧着嘴笑。

  肉呼呼的脸蛋白皙嫩滑,嘴巴随了杜云萝,眼睛、鼻子都与穆连潇相像。

  哥儿没有牙齿,嘴里空空的,笑起来有些傻气。

  可就是这份傻气,让穆连潇的心软得一塌糊涂。

  这就是他的儿子,是尿他一身的混天魔王,也是笑得傻兮兮的小团子。

  穆连潇在哥儿身边坐下,又忍不住去逗他。

  等用过了晚饭,哥儿就犯困了。

  杜云萝让彭娘子抱他回房里歇息,与穆连潇两人随意在园子里走动消食。

  “京中按说已经收到信了,”穆连潇牵着杜云萝的手,笑道,“祖母和母亲一定很高兴。”

  杜云萝莞尔。

  她能想象到吴老太君和周氏的笑容,她们盼着这个哥儿盼了好久。

  同样的,杜云萝也能猜到练氏的心境,定然是一肚子的闷气吧。

  气就气吧,气倒了才好。

  前世她们让她受的气还少吗?

  杜云萝转眸,道:“不晓得祖母会给哥儿取个什么名字。”

  穆连潇停下脚步,偏过头在杜云萝额头印了一吻:“放心,定是个好名字。”

  翌日,穆连潇和杜云萝带着哥儿去了府衙。

  端哥儿瞧见弟弟,乐得手舞足蹈的。

  哥儿还是个只会瞪眼睛,转转脖子的小娃儿,端哥儿却跟他玩得格外热闹,两个小东西自顾自乐呵,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乐什么。

  不知道也不打紧,仅仅看着那两张笑脸,就叫人从心底里喜悦不已了。

  “端哥儿是个好哥哥。”杜云萝一面说,一面看着颜氏的肚子。

  颜氏眉宇之中全是喜气。

  在府衙里用了晚饭,一家人才回桂树胡同。

  刚进了胡同口,就听到了轻快的调子。

  与平日里戏班子唱戏不同,也不是江南的丝竹之音,入耳曲调轻快,节奏分明,哥儿也听见了,眼睛不停转。

  穆连潇隔着轿子与杜云萝道:“你们先回去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。

  回到家中,她等了足够大半个时辰。

  虽然这调子极难得听见,但特征明显,听过一次就不容易记错。

  那是胡乐,是关外人喜欢的调子。

  前世边关战事了结后,京城也盛行过一段时间的胡乐。

  杜云萝彼时已然寡居,自与那些热闹无缘,只是养子跟着二房的几个小子一块去听过几回,回来后细细说与她听。

  那年,她亲自抚养长大的穆令冉不过九岁,还没有那些风言风语,他还是与养母关系融洽的贴心孩子。

  光靠语言无法传达那胡乐的与众不同,穆令冉攒了银子让人买回来了把胡琴,蹩手蹩脚地给杜云萝演示。

  外行人奏乐器,逗得杜云萝笑出了声。

  穆令冉管这叫彩衣娱亲。

  当时心暖,在几年后渐渐变得心寒。

  回忆起前事,杜云萝闷声叹了一口气,她捧着热茶小口小口饮了,心情才稍稍舒畅一些。

  那些往事都已经过去了,现在的她,有亲儿在怀,就足够了。

  只是,胡同口的江南客商的家中为何会有胡乐?

  此时的胡乐不比十几年后盛行,而且朝廷和鞑子在边关打得厉害,即便是爱好胡乐的人家,也不敢光明正大地把这个搬出来。

  宣城之中有人夜奏胡乐,要是传到了上头,杜怀让都要上折子请罪。

  穆连潇让他们先回来,也是因着这一条吧。

  杜云萝胡乱想着,直到穆连潇进来,她才起身迎了上去。

  “那是胡乐。”穆连潇低声跟她道。

  杜云萝颔首:“我知道。”

  穆连潇闻言,又道:“我打听了一下。

  那刘老爷做了多年的关外生意,对胡乐很是喜欢,今日家中的客人同样喜欢,这才演奏起来。

  不仅是胡乐,还做了好些胡饼,硬要送给我几张,我只好带回来放在厨房里了。”

  杜云萝忍俊不禁:“那你是如何跟他们说的?”

  “我说了是邻居,对曲调好奇,”穆连潇在罗汉床上坐下,斟酌着道,“他家的客人看得出武艺不错,说是镖局镖头出身,叫贾德,从前护过刘老爷的镖,常年行走关外,这两年打仗了,才止了这条路线。”

  杜云萝闻言,心里咯噔,皱着眉头看向穆连潇:“世子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“我听他们说话,对关外十分熟悉,也到过古梅里。”穆连潇说罢,见杜云萝神色凝重,他伸手揉了揉她的脸颊,“向导极为重要,我会谨慎再谨慎。”

  杜云萝点了点头。

  向导难寻,镖头贾德突然出来在了他们的视线里,这叫杜云萝一时之间难以放心。

  世上是有凑巧之事,但杜云萝更怕这是穆元谋给他们设的一个圈套。

  若是寻一个假向导,在茫茫大漠之中,不说穆连潇会如何,朝廷的兵士都会遭受灭顶之灾。

  杜云萝知道,穆连潇是没有把这事体往二房设计上想,但他作为副将,必须为朝廷考量,不能轻易就如何如何。

  只要穆连潇慎重,杜云萝就能多放心一些。

  一夜好眠。

  杜云萝醒来时,穆连潇不在身边。

  梳洗更衣之后,院子里不见穆连潇练功的身影,杜云萝问了锦蕊。

  锦蕊抿着唇直笑,手往后一指:“在园子里。”

  杜云萝一怔,快步往后头的小园子里去。

  园中搭起了支架,泥土清新,穆连潇插下了花枝。

  杜云萝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看着穆连潇。

  穆连潇的衣摆裤脚沾了泥土,额上一层薄汗,他转头看向她,温柔眸子猝然染了笑意。

  视线霎时氤氲,杜云萝长睫颤颤。

  那是云萝花枝。

  前世今生,在京城,在岭东,穆连潇都要为她种下大片大片的云萝花。

  呼吸之间,仿若已经闻到了盛开的云萝花香,杜云萝几步上前,紧紧抱住了穆连潇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