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零五章 镖师

第四百零五章 镖师

  隔着衣料,杜云萝听见了穆连潇的心跳声。

  头顶传来他的声音,饱含笑意。

  “云萝,喜欢吗?”

  杜云萝扬起唇角,娇娇道:“很喜欢。”

  “再喜欢也先松手,”穆连潇的笑声轻快极了,“我身上全是泥,你别弄脏了。”

  杜云萝撇嘴,这么点泥土,她才不管呢。

  怀中的杜云萝娇气小巧粘人,穆连潇拿她没办法,只能由着她抱着,低声道:“都说云萝花要二月、三月扦插才好养活,去年到宣城时已经过了时间,今年无论如何都想给你种上。

  头一年,不一定能开成片,明年到了花季就好看了。”

  杜云萝咯咯直笑,心里甜着腻着。

  直到哥儿醒了,杜云萝才不舍地松开了穆连潇,转身往屋子里去了。

  穆连潇把花枝再整理了一番,这才回屋里梳洗。

  下午时,穆连潇启程回山峪关。

  杜云萝抱着哥儿送他,道:“我让九溪半个月给你送次册子。”

  穆连潇笑着应了,翻身上马后,又想到什么俯下身来道:“不是会画画吗?在册子里也画上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。

  这一趟返程,穆连潇快马加鞭,到了山峪关后,便去寻了黄大将军。

  黄大将军身材魁梧,他坐在大案前,案上摆着信封。

  见穆连潇来了,他指了指信:“圣上手谕。”

  穆连潇忍俊不禁。

  若是寻常信笺,黄大将军扬手把它飞过来了,也只有圣上手谕,他不敢那般做。

  穆连潇取出信来仔细看了,道:“圣上让我回京一趟。”

  黄大将军了然:“你过年时没回京,圣上这是惦记着呢。”

  穆连潇没有细说。

  圣上惦记的自然是昌平伯府的事体,穆连潇虽有密信传回宫中,但到底不是亲口表述。

  前几日在宣城,穆连潇与杜怀让也沟通了许多。

  比起在山峪关的穆连潇,杜怀让对昌平伯府的观察更加仔细。

  正好手头上掌握了一些消息,穆连潇想,趁此回京禀明圣上也好。

  穆连潇转身往外走,走到门边时又停驻了脚步,在黄大将军疑惑的目光之中,他走回到大案前,道:“将军听说过一个叫贾德的镖头吗?以前是京城扬威镖局的。”

  黄大将军吸了一口气,仔细回想:“倒是有这么点印象。”

  回忆了半晌,黄大将军一拍脑门,道:“我想起来了。

  差不多是二十年前,扬威镖局在京中很是红火,不仅是关内生意做得大,还做关外生意。

  我当时刚到京城,镖局为了招镖师设了擂台,我凑热闹去看了,有几位江湖人身手真是不凡。

  后来,北疆战事起,扬威镖局在关外折了两回,损失惨重,连关内生意都不好做了。

  撑到了永安十五年,北疆太平了之后,才又憋着一股气想要东山再起,可鞑子的心不死,前两年不是又兴战事了吗?镖局就撑不住了。

  有几个镖师到我军中投军,说起过贾德。

  说他为人忠义,镖局最苦的那两年,贾德都咬牙坚持了,北疆战事一停,别的镖局还不敢走关外时,就带着人接了生意。

  前后走了两趟,后来那几个镖师也没见过他了,听说是回来的时候受了内伤,回乡养伤去了。”

  穆连潇听完,沉吟道:“将军见过贾德吗?”

  “没见过,”黄大将军摇头,“你今天怎么会问起这么个人来?”

  穆连潇斟酌着把胡同里江南客商宴请贾德的事体说了。

  黄大将军站起身,在屋里来回踱步,背手道:“要真的是贾德,那他对关外可比我们熟悉多了,别说是古梅里了,我听闻,再往西边,他们都去过。贾德认路,底下镖师全靠他领路。”

  圣上驻军山峪关,最想要做的就是奇袭古梅里,釜底抽薪,以绝后患。

  可要是没有一个好向导,别说是找到古梅里了,他们连这关口都不能出。

  黄大将军在这里操练了一年多,早就手痒到不行了。

  若能得一好向导……

 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,黄大将军的眼睛都亮了起来:“你和那贾德打了照面没有?他会在宣城待多久?哎对了!投军的镖师也在营中,我让人找他来。”

  黄大将军唤了亲兵进来,吩咐了一通。

  没等多久,一个身形健硕的兵士进来了。

  穆连潇对这个兵士有印象,名叫李高,为人老实。

  黄大将军问他:“你们镖局里的那个贾德,你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吗?”

  李高憨憨笑了笑,道:“将军,我是永安十五年进的扬威镖局,进去的时候,贾镖头已经去关外走镖了。

  他的事情,我都是听别人说的。

  只有一回,他回京来,别人跟我说那是贾镖头,我瞪大眼睛使劲瞧,就是隔得有些远,看得不大仔细。

  就记得个头吧,比将军矮半个头,长脸,长得不出奇。

  这里有道疤,听说是打劫匪的时候伤的。”

  李高在右额头上比划了一番,他只记得这么多,再往下就说不出来了。

  黄大将军让李高退了出去,忐忑问道:“怎么样?跟你看到的贾德像吗?”

  穆连潇抿唇,点了点头:“我看到的那人,额头上是有一道疤。”

  “那就错不了了,真是天助我也!”黄大将军抚掌大笑。

  穆连潇刚要颔首,脑海中浮起杜云萝皱着眉头的样子,他的心重重一跳。

  慎重再慎重,这是他答应杜云萝的,也是不得不做到的。

  “我刚好要启程回京,先去宣城确定贾德的行踪,再到京中打听一番,也把这事情禀明圣上。”穆连潇道。

  黄大将军亦非鲁莽之人,闻言沉思着应了。

  宣城之中,杜云萝抱着哥儿透过北窗看着云萝花。

  才几日光景,扦插的云萝花枝活了过来,稍稍长了那么一丁点。

  锦蕊笑话道:“也只有夫人这样****瞧着的人才看得出这花儿长了。”

  杜云萝嗔她。

  锦岚飞一般地进来,道:“夫人,世子回来了。”

  杜云萝怔在了原地,这才几天,怎么就突然回来了?

  她抱着哥儿迎了出去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