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零七章 打听

第四百零七章 打听

  </>

  穆令延。

  穆连潇的心重重一跳,他知这个“延”字寄托了吴老太君多少期盼。

  “延哥儿,这名字好。”穆连潇道。

  话题到了延哥儿身上,吴老太君和周氏你一言我一语地问,问延哥儿长得如何,胃口如何,杜云萝产后身子调养得怎么样,奶娘是何许人,穆连潇一一答了。

  吴老太君高兴,在花厅里摆了家宴,让底下人去各房各院把人请来。

  陆氏和徐氏笑容满面,穆连潇也不嫌烦,又把延哥儿的事体说了遍。

  吴老太君听得津津有味,那是她的曾孙子,怎么听都不会厌。

  蒋玉暖坐在练氏边上,她做不到像练氏那般笑容得体,只能搂着娢姐儿不说话。

  穆连潇的声音不轻不重,花厅里听得清楚无比。

  蒋玉暖听他说杜云萝临盆,延哥儿洗三,说他回家时哥儿给他的下马威,屋里人人都笑着,她的心却是一点一点沉了下去。

  她羡慕杜云萝,羡慕她有丈夫陪伴。

  吴老太君身边的人笑得越热闹,蒋玉暖的心里就越涩。

  娢姐儿敏锐,察觉到了蒋玉暖的情绪,她蹬了蹬腿,扭动着身子。

  蒋玉暖浑然不觉。

  娢姐儿哇得一声哭了起来,声音尖锐,吓了蒋玉暖一跳。

  见吴老太君和练氏都看了过来,蒋玉暖赶紧抱着娢姐儿站起来,垂头道:“姐儿下午没睡好,有些闹,我先带她回去吧。”

  练氏瞥了她一眼。

  吴老太君叹息,摆手道:“小孩子就这样,没睡醒就闹脾气,连诚媳妇,先回去吧。”

  蒋玉暖抱紧了娢姐儿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四月春风温暖,拂面而过,蒋玉暖却觉得冷。

  她的眼睛已然模糊,顾不上后头丫鬟婆子,她的脚步越来越快,她的双手越来越紧……

  “哇——”才止了哭一抽一抽流鼻涕的娢姐儿被她箍痛了,又开始放声大哭。

  蒋玉暖脚下一软,贴着墙壁站了才没有摔倒,她也忍不住了,低声抽泣。

  花厅里,蒋玉暖的离开并没有什么影响。

  练氏面上堆着笑,藏在桌下的手几乎把帕子给绞烂了。

  余光瞟见了坐在角落里的穆连慧,练氏诧异地发现,今天的穆连慧的面上没有丝毫的不耐烦,也不是一副周遭事体与她无关的样子,她低垂着头,看起来有些落寞。

  练氏的眸子一紧,想再看得仔细些,可穆连慧的头从始至终都没有抬起来过。

  直到摆桌用饭,练氏才看清穆连慧的眼睛,只是其中已经寻不到任何情绪了。

  练氏暗暗咬牙,蒋玉暖也好,穆连慧也罢,这一个两个都是不省心的。

  用了晚饭,吴老太君留了穆连潇说话,让其他人各自散了。

  穆连潇和周氏扶着吴老太君回了西次间。

  “连潇,在京中停留几日?”吴老太君盘腿在罗汉床上坐下,道。

  穆连潇把薄被给吴老太君的腿盖上:“还要住了三四日,有些事情要打听,明日里去趟杜家报个平安。”

  “应该的。”吴老太君颔首。

  翌日上午,穆连潇就去了杜家。

  夏老太太和甄氏亦关切问了杜云萝和延哥儿,晓得一切都好,悬着的心也就落下了。

  离开之前,廖氏匆匆来寻他,问了些叶毓之的事体。

  打听扬威镖局和贾德,穆连潇交给了云栖。

  云栖在京中吃得开,穆连潇吩咐下来了,隔了一日,就打听出些消息来。

  贾德这人在押镖这一行里口碑极好,武艺出色,为人诚恳,在江湖上有几分薄面,他押的镖在关内极少有绿林会动手,多少都给他些面子。

  贾德常在关外行走,带回来些胡人玩意,分给相熟的镖师,人缘也极好。

  依云栖的说法,虽说过了好些年了,但京中问起贾德,就没人说他一句不好的,唯一有人抱怨的,也就是贾德当年受伤之后返乡疗养,这些年也没给京中的弟兄们来封信。

  “贾德的老家在哪里?”穆连潇问道。

  云栖答道:“江南绍陵城下的一个小村子,要去那里打听,爷,就算走水路,来回差不多也要一个月。”

  事情要紧,必须谨慎。

  穆连潇已经禀明了圣上,便让疏影去一趟绍陵,必须要打听清楚。

  京中事情一毕,穆连潇准备启程返回岭东。

  临行前一日,殿试放了榜。

  云栖特特去看了金榜,乐呵呵来给穆连潇报信:“杜家四爷得了二甲第三,二姑爷二甲第九,都高中哩。”

  如此好消息让穆连潇心情愉悦,他要把哥儿的名字和杜云荻、沈温彧高中的消息一并给杜云萝带回去。

  他可以想象到,杜云萝知道了之后,会是何等的雀跃。

  她的笑容,定会比那夏日繁花还要绚烂。

  他有些迫不及待。

  穆连潇出了城,风毓院里练氏抬眼偷瞧穆元谋。

  穆元谋慢条斯理地用完了早饭,漱口擦嘴,道:“夫人这是做什么?”

  “老爷,圣上召连潇回来,是为了什么事?”

  这个问题,从穆连潇返家开始,练氏就一直想问,可她怕又叫穆元谋三言两语堵回来,这才忍着,忍到了今日,心里到底不痛快,干脆问出了口。

  穆元谋哼笑:“能有什么事,我估摸着,是催着山峪关行动。”

  练氏眉梢一跳:“老爷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“我早就与你说过,圣上调连潇和黄将军父子去山峪关,不是让他们无所事事的。”穆元谋抿唇,似笑非笑,“你不用担心连潇累了军功承继爵位,延哥儿还小呢。再说了,山峪关的军功不好累,是要拿命换的。”

  练氏的心扑扑直跳,见穆元谋一副成竹在胸模样,她也就不再问了。

  穆元谋的安排一直有条不紊,若山峪关真的有动静了,后头的发展也会在他们的意料之中。

  这么一想,练氏胸中的闷气舒坦了些。

  四月过了大半。

  杜云萝盼着穆连潇早日回来,可又心疼他快马加鞭身体操劳。

  眼看着离穆连潇说的日子越来越近了,杜云萝多少有点儿坐立难安。

  锦蕊抿唇笑她:“夫人,到底是世子先回来,还是家书先到?”

  杜云萝搂着哥儿,自己就笑了。

  直到熟悉的脚步声入了院子,杜云萝笑容莞尔。

  果真,还是穆连潇先回来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