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零八章 完整

第四百零八章 完整

  </>

  穆连潇从净室里出来的时候,他的哥儿正撅着嘴吐泡泡。

  圆溜溜的眼睛盯着杜云萝,胖乎乎的脸蛋嫩得能掐出水来。

  穆连潇乐呵呵在儿子身边坐下,观察他吐泡泡的样子。

  “哥儿叫什么名字?”杜云萝抬眸看着穆连潇,眼底笑意盈盈。

  “穆令延。”穆连潇握住了杜云萝的手上,一笔一划写给她看。

  指腹划过掌心,微微发痒,杜云萝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,待看清哥儿的名字时,她的心不由一暖。

  吴老太君的心愿,亦是她的心愿。

  杜云萝俯下身亲了亲儿子的额头:“延哥儿,你有名字了。”

  穆连潇含笑看着,又说起了京中的喜事。

  杜云荻的高中是在杜云萝的意料之中的,沈温彧的金榜题名更叫她欢喜几分。

  唤了洪金宝家的进来,杜云萝吩咐道:“赶紧去府衙里报个喜,四哥和二姐夫都中了二甲。”

  洪金宝家的喜笑颜开,连连道喜,转身便去了。

  说完了欢喜事,杜云萝就提起了贾德,此人来历是她最最关心的。

  “贾德自回乡之后,就与京中的亲友都断了往来,他如今还与刘老爷来往,大抵是因为两人同在江南的缘故,”穆连潇细细解释给杜云萝听,“我已经叫疏影去江南打听了,兹事体大,不仅是我和黄大将军,圣上也很慎重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。

  奇袭古梅里,胜了是釜底抽薪,若败了……

  圣上雄心大志,要绝鞑子之祸几十年,山峪关这里奉君命,必定是用心至极。

  穆连潇在宣城住了两日,就又往山峪关去了。

  四月末时,杜云萝收到了京中寄来的家书。

  上头说的事体,杜云萝已经从穆连潇那儿都听说了,见到周氏那端正大方的笔迹,那股关切扑面而来。

  随信送来的还有徐氏给延哥儿的金锁片。

  小小的金锁,杜云萝攥在手中,却觉得沉甸甸的。

  她今生改变了一些人的命运,可对于徐氏,杜云萝无能为力。

  徐氏待杜云萝极好,就算这份“好”里头,有大半来自徐氏对蒋玉暖的心结,杜云萝依旧感念。

  杜云萝去过徐氏的院子。

  徐氏的屋子里没有什么摆设,素净又简单,与其说是府中的太太,不如说是在家修行的尼姑。

  她吃得素,穿得素,逢年过节时才会戴两支金簪添些喜气。

  徐氏生活中的亮色,是她绣佛蟠的金银绣线和明黄色的锦缎,以及穆元铭和穆连康还在家时,留下来的两身鲜亮衣服。

  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。

  徐氏每日里靠刺绣打发时间,时间长了,眼睛虽然不像锦灵的娘那样损得厉害,但远不及其他妯娌了。

  思及此处,杜云萝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  失踪的穆连康生死不明,他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?

  就算是死了,能寻到些佐证,对徐氏来说,也是一个彻底的解脱。

  “夫人,”锦蕊进来,福身道,“刘家送了些点心来。”

  杜云萝看着锦蕊手中的食盒。

  锦蕊打开,里头装了玉带糕、油酥饺、百果蜜糕,小巧又精致,看着就觉得香甜。

  自从那日穆连潇收了刘家的胡饼之后,每隔十天半个月的,刘家都会给杜云萝送些点心来。

  江南厨娘做的点心,口味比京中的更甜,种类也大不相同。

  洪金宝家的去胡同里的其他人家打听了,刘家自打搬进来,只要家中做了好吃的,就爱与邻居们分享。

  可杜云萝吃过鸡汤的亏,同样是鸡汤,蒋玉暖喝的是补汤,到她跟前的是毒药。

  在对刘家彻底放心之前,杜云萝说不好送给她的东西是否和给其他邻居的一样无害。

  即便是冯医婆试过两回,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这些点心,杜云萝一直都是只过过干瘾。

  江南的甜腻腻的精致小点,对爱吃甜食的杜云萝来说,委实太过可口了。

  只看两眼,杜云萝就让锦蕊收了。

  这些点心,主子们不吃,底下的丫鬟婆子们就不讲究了。

  连锦蕊和锦岚都曾吃了两块,两人知道那味道合杜云萝的口,就绝口不在杜云萝跟前提滋味。

  锦蕊把食盒送了出去,转身进来替杜云萝揉了揉肩膀,道:“夫人真喜欢,等回了京里,再寻个江南的厨子来。”

  杜云萝叫她逗笑了。

  江南的厨子呀……

  等再过几年,杜怀让调任江南,她真嘴馋起来,还是能吃到正宗的江南美食的。

  五月过了大半,疏影风尘仆仆地回到了宣城。

  这一路他赶得急切,实在累得够呛,在九溪的屋子里蒙头睡了一觉。

  杜云萝让人知会了九溪,等疏影醒了,就让他过来。

  疏影一觉睡到了天半黑,才来给杜云萝请安。

  杜云萝问道:“江南那里打听出了些什么?”

  疏影恭谨道:“那刘老爷的确是江南出身,他是绍陵人,刘家在绍陵算得上富甲一方。

  前些年,刘家老太爷过世后,几个儿子为了家产闹得不可开交。

  刘老爷为此背井离乡,这在绍陵城里也算是人尽皆知。

  奴才问了不少认得刘老爷的人,他们描述的刘老爷,和胡同口的那一家子十分相像。

  贾德的家乡是绍陵城外的一个小村子,江南富饶,村子里的人都去绍陵亦或是其他城镇谋生了,村子里没剩下几户人家。

  奴才问了贾德的事体,他是永安十六年回到村里的,当时爹娘都没了,他也没娶过亲,就由他叔婶照看了两年。

  等伤养好了之后,留给他叔婶不少银子,又往外头行走去了。

  他叔婶说,贾德就是天涯无归人,这一趟出去,他们也没指望他能落叶归根了,到时候死在外面,也不晓得有没有一块草席。

  当年要不是受伤,贾德也不会回乡养伤。”

  杜云萝认真听完,一时很难下判断。

  刘老爷一家的来历,和贾德这个人的经历,都十分完整,不是胡乱编造的。

  不仅如此,这些人的喜好、模样亦很真切,叫人寻不出不对劲的地方来。

  若贾德真和传言里的一样,他会是一个好向导。

  这就像是一个天赐良机一般,摆在了他们面前。

  也许世间就有这么巧合的事情,老天爷开眼,给他们一个机遇。

  可杜云萝依旧惴惴,说不出来由。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