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零九章 敌人

第四百零九章 敌人

  杜云萝把要带给穆连潇的东西收拾好,交给疏影带去山峪关。

  夜里城门已关,疏影要第二日天亮再出城。

  杜云萝在床上翻来覆去,睡得极不踏实。

  刘家和贾德就像是一根刺,横在了她的心中,叫她烦躁又不安。

  贾德成了向导,给黄大将军和穆连潇引路,沙漠之中,茫茫无涯,万一这个贾德有歹心,他能让兵士们迷失在沙漠里。

  这叫杜云萝极其不安。

  黑暗之中,她叹了一口气。

  许是前世经历作祟,她今生相信家人,相信与自己有共同利益的人,她却很难去相信出现在身边的陌生人。

  小心谨慎是好事,但偶尔,杜云萝觉得,有些压力过大。

  却又不得不承受这份压力。

  杜云萝干脆坐起身来,抱着锦被思索。

  要是这贾德心存歹意,他的出现另有目的,那他背后的人到底是谁?

  是穆元谋和练氏吗?

  穆元谋为了爵位,在北疆做了很多准备,可他是怎么注意到了数年前就不在京中行走的贾德,又靠着什么让刘老爷一家来到宣城,又把贾德推到了穆连潇的面前?

  直觉告诉杜云萝,这未必是二房的把戏。

  可若不是二房,那会是……

  一个念头划过脑海,杜云萝的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。

  “锦蕊、锦蕊!”杜云萝抬声唤着。

  锦蕊惊醒过来,披着衣裳下了榻,拿火折子点了灯,又举着灯台进来。

  油灯放在床边几子上,锦蕊撩开幔帐,道:“夫人怎么了?是口渴了吗?”

  杜云萝摇头,翻身下了床:“去书房准备笔墨,我有急信要写给世子。”

  锦蕊见她如此急切,也顾不上问什么,伺候杜云萝披了外衣。

  书房里亮起了灯。

  锦蕊研了墨,浓郁墨香在黑夜里散开,她的那点儿瞌睡一下子就醒了。

  杜云萝提笔,斟酌了一番用词,把自己的意思在信中写好,又拿火漆封上。

  “在疏影启程前交给他,让他一定要亲手交给世子。”杜云萝仔细吩咐了。

  杜云萝慎重,锦蕊自不敢大意,颔首道:“夫人放心,奴婢晓得了。”

  后半夜,杜云萝睡得极浅,直到天快亮时才撑不住迷迷糊糊睡过去。

  等到再醒来时,外头已经大亮了。

  锦岚伺候她梳洗更衣,她催了锦蕊进来。

  锦蕊道:“夫人,已经交给疏影了。”

  闻言,杜云萝才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  果真是关心则乱,她的脑海里一直都是二房二房,是穆元谋,是练氏,是穆连诚,却是忘了,在岭东这地方,他们还有一个敌人。

  依前世来算,杜怀让是永安二十四年,也是两年后调任江南。

  在杜怀让离开宣城之前,他已经把昌平伯豢养私兵之事禀明了圣上。

  今生,杜云萝从穆连潇和杨氏的话语里得知,杜怀让这些年一直在盯着昌平伯府。

  圣上此番急召穆连潇进京,除了山峪关驻军一事,更多的是为了昌平伯府。

  穆连潇和杜怀让的手里,恐怕已然有了蛛丝马迹。

  昌平伯不会坐以待毙,等着杜怀让和穆连潇摸清他的老底。

  可比起杜怀让这个文官,昌平伯更担心穆连潇会坏了他的大事。

  穆连潇在永安十八年突然来过一次岭东,如今又被派到山峪关驻守,昌平伯的脑子多转几个弯,就能猜到穆连潇许是冲着他来的。

  兴许,也就是可能,豢养私兵是死罪,昌平伯不敢赌这个可能性。

  万一被揪出来了,损得不单单是他昌平伯府满门,还有瑞王的谋反大业。

  昌平伯不能和穆连潇撕破脸,要不动声色、干净利索地对付穆连潇,那贾德这个人是再好不过的了。

  把山峪关驻兵带进沙漠里,甚至动用私兵埋杀,以绝后患。

  在那片荒漠之中,谁能寻到是他昌平伯下手的证据?

  昌平伯在承爵前,跟着瑞王李享在京中行走,那正是扬威镖局最兴旺的时候。

  而以昌平伯的能耐,这宣城里要出现一个刘老爷和贾德,就简单多了。

  这些,都是杜云萝的推断。

  杜云萝不信贾德,在无法把贾德与二房联系起来的情况下,让穆连潇往昌平伯府再查一查,也是有备无患。

  两日后,疏影赶到了山峪关。

  穆连潇听闻他回来,赶紧问起了江南之事。

  疏影一一答了,见穆连潇沉思,他取出了信笺,道:“这是夫人给爷的,锦蕊姑娘千叮万嘱,说是一定要亲手交给爷,这信很是重要。”

  穆连潇微怔,而后抬手接了信封。

  火漆封得很严实,穆连潇眸子一紧,抿了抿唇。

  杜云萝如此谨慎,看来这信中内容非比寻常。

  取出信笺,穆连潇仔细一看,神色不由凝重。

  这封信,杜云萝写得并不流畅,只看她落笔字迹便知。

  杜云萝平日与他写信,说得都是家长里短的小事体,语调轻快,笔迹亦飞扬,而这封信上的字,虽无涂改,但落笔沉沉,一如她当时心情。

  信上所言,穆连潇不认为那是危言耸听。

  昌平伯在岭东耕耘多年,他有他的耳目,穆连潇和杜怀让在盯着他,昌平伯有所察觉也不无可能。

  若他注意到了,就会想方设法阻止穆连潇。

  处置穆连潇,又把昌平伯自己摘得干干净净,最好就是把他交到鞑子手中。

  只要行军消失在了沙漠里,谁能说明白这些兵士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如此神不知鬼不觉,圣上也只会以为是奇袭失败。

  穆连潇思忖着,转身去了黄大将军住处。

  黄大将军和黄纭在说着兵士操练之事,见穆连潇神色凝重,他皱起了眉头。

  “前回说过的贾德……”穆连潇压着声,把疏影从江南打听来的消息,以及有可能涉及昌平伯府一事转述给了黄家父子。

  昌平伯豢养私兵,黄大将军与黄纭是头一次听闻,不由瞪大了眼睛。

  穆连潇从袖中取出了圣上的密令,交给了两人。

  这是此番离京时,圣上交给穆连潇的,若有必要,让黄家父子参与到对昌平伯府的调查中来。

  黄大将军认得圣上笔记,上头又有圣上的御印,他们父子看完,点了火折子,把密令烧了。

  “如此看来,要好好商议,看看能不能钓上大鱼了。”黄纭摩拳道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