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一十一章 可心

第四百一十一章 可心

  寂静的黑夜里,笑声格外清晰。

  穆连潇笑得愉悦,与杜云萝相处的这些私密的时间里,只要三言两语,所有压在心头沉甸甸的东西都能暂时消散。

  这种感觉,是言语难以表达的轻松自在。

  娶妻就要娶个这样的可心人。

  穆连潇有一回与黄大将军饮酒,酒过半巡,黄大将军的话多了起来。

  大将军提起了他的填房夫人。

  为人贤惠,掌家极有水平,黄大将军常年在外驻守征战,从不用担心将军府内务,夫人能把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。

  按说如此就是贤妻了,可黄大将军对上夫人时还是有些紧张。

  一个是只知道行军打仗的粗人,读过的书就是兵书史册;一个是书香文雅的娇贵人,张口闭口是风花雪月。

  黄大将军惧内,两人坐下来说话,到最后便是秀才遇到兵。

  不能轻松自在,这是黄大将军对黄夫人的评价。

  黄纭担心穆连潇听了他们的家务事后会尴尬,特地拉着他说了一通,叫他莫要理黄大将军的酒后胡言,大将军抱怨归抱怨,回家之后对夫人依旧是捧在手心里。

  穆连潇朗声笑了。

  各家夫妻有不同的相处之道,不能比较孰高孰低。

  同样是武人娶了书香家的娇娇女,穆连潇是很满意他与杜云萝的关系的。

  他与杜云萝相处,一直很轻松踏实。

  杜云萝思索了一番,这才明白过来穆连潇的意思。

  乌起码黑的,她瞪穆连潇一眼也没有什么效果,只好轻哼着在他的腿肚子上踹了一脚。

  穆连潇按住了杜云萝的腰身,哑声道:“喏,他下午踹你腰了吧?真是一模一样。”

  杜云萝被堵了个正着,想想下午延哥儿的样子,她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  两人闹了会儿,便搂着睡了。

  入睡之前,杜云萝脑海里闪着一个念头。

  若那贾德不是昌平伯府的人,而是二房的人,就能趁着这次机会拔出萝卜带出泥,那就太好了。

  第二日起来,用过了早饭,一家人去了府衙。

  穆连潇和杜怀让、杜云韬去了书房说话。

  杜云萝抱着延哥儿,跟着杨氏去看颜氏。

  颜氏的肚子隆得高高的,她还有一个月左右就要临盆了,因着是二胎,她一点也不紧张。

  “我就不抱延哥儿了。”颜氏笑着捏了捏哥儿的小手,她怕腰上受不住力,这些日子连端哥儿都不抱了。

  端哥儿为此不满过,颜氏与他讲了一通道理。

  对弟弟妹妹的期盼最终占了上风,端哥儿每日里都盼着母亲能快些生产。

  今日见了延哥儿,端哥儿可高兴了。

  两人在小榻子上玩得不亦乐乎,延哥儿依依呀呀地叫,端哥儿学着长辈们亲他的样子,搂着弟弟吧唧吧唧亲,沾了延哥儿一脸颊的口水。

  屋里的人都叫这两个小东西逗乐了。

  杨氏让人取了京中的家书来,道:“昨儿个刚送来的,我还没使人给你送去,你就先来了。”

  杜云萝接了过来,甄氏的字迹让她的心暖烘烘的。

  甄氏说了叮嘱杜云萝注意身子,又说夏日里炎热,这是延哥儿的第一个夏天,叫杜云萝千万注意。

  京城府中一切顺利。

  杜云荻和沈温彧双双中榜,也已经定下入翰林院任编修,沈温彧的兄长沈家大郎要升职为翰林院侍讲。

  杜云萝又是惊又是喜。

  前世,杜云荻虽金榜题名,但却一直在等缺,足足候了一年,好不容易有些消息的时候,出了施莲儿的事体。

  施仕人是新科进士,杜云荻为了不损前程,咬牙接了施莲儿进府。

  而今生,许是杜公甫一直在东宫行走,杜云荻的路子也变得容易了些,中榜之后就能入翰林。

  沈温彧亦有真才实学,他有个好岳家,又有个好兄长,往后前程不可限量。

  杨氏笑容可掬,道:“温彧能留在京城,我这心里就踏实了。

  我就怕温彧外放,云瑚跟去任上,到时候怀孕了无人照顾。

  如今留在京里,有娘家人看顾,又有她大嫂在身边,我再催她早些生一个,就有底气了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直笑。

  甄氏也提起了唐家女。

  杜公甫去年就替杜云荻相看了,只等孙儿高中,两家便议亲。

  杜云荻岁数不算小,那唐氏女与他同岁,也算是闺中耽搁久了,这婚事便不打算再拖,两家想快些把大礼成了。

  杨氏问杜云萝:“你在京中听过这唐氏女吗?为人可端正聪慧?”

  忆起四嫂前世模样,杜云萝心里酸涩极了,她眨了眨眼睛,挤出笑容,道:“大伯娘您放心,她模样出挑,性情温婉,说话做事都有分寸,祖父千挑万选出来的,不会错的。”

  杨氏离京多年,早就不知京中贵女们的事体了。

  听杜云萝这一席话,杨氏便点头道:“老太爷亲自挑的,你也说好,那我就安心了。”

  前头书房里,穆连潇与杜怀让父子说了贾德的事体。

  山峪关里给贾德设局,一旦昌平伯知道贾德露出马脚,而伯府也无法置身事外时,昌平伯绝不会坐以待毙,他兴许会殊死一搏。

  宣城离山峪关说远不远,说近也不近,穆连潇在山峪关时,宣城里,必须靠杜怀让父子盯着昌平伯府。

  三人商议了一通,等杨氏使人来报午饭摆桌了,才一道回了后院。

  明日一早,穆连潇便要启程。

  杜云萝替他收拾了行李。

  夜里吹灯之后,穆连潇拥着杜云萝,低声道:“我白日里跟大伯父商量了,等大嫂生产,你寻个由头搬去府衙里住上一阵。”

  杜云萝眉心一跳,半支起身子看着穆连潇,抿着唇没说话。

  穆连潇浅笑,手指勾着她的长发卷起:“不过是防着刘家一手。

  贾德兴事之前,刘家和昌平伯府不会妄动,免得叫我们起疑。

  同样的,你若突然搬离,他们也会深思。

  不如就趁着大嫂坐月子时搬过去,也算是合情合理。”

  穆连潇在山峪关与贾德斗智斗勇,杜云萝不想拖他后腿,更不想让他每日牵挂他们母子而分心。

  前世她让他挂心不已,今生唯有此事是她能做也一心想做好的。

  杜云萝重重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,等大嫂临盆时,我就带着延哥儿住过去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