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一十二章 顺水

第四百一十二章 顺水

  六月的艳阳下,宣城成了个火炉。

  去年杜云萝大着肚子,屋里不敢多摆冰盆,今年要顾及延哥儿,也只在屋角里摆了两个稍稍去去暑气。

  杜云萝用了小半碗冰碗,浑身都舒畅了不少,等听见外头延哥儿依依呀呀的声音,她看向锦蕊。

  锦蕊忍着笑把冰碗收了。

  延哥儿还小,好多东西都吃不了。

  这几日除了喂奶,厨房里给他添了鸡蛋黄泥和熬得软烂的米粥。

  延哥儿什么都喜欢吃,见了小碗就乐呵呵的。

  可要是杜云萝吃东西却不分给他,小东西就一直瞪大眼睛看着你。

  杜云萝心软,看不得哥儿那湿漉漉的眼神,干脆吃东西时都避着延哥儿。

  锦蕊才把冰碗装进了食盒,彭娘子就抱着延哥儿进来了。

  延哥儿刚刚歇完午觉,正是最活泼的时候。

  母子两人闹了一会儿,府衙里便有人来传信,说是颜氏的肚子发作了。

  杜云萝一时诧异,颜氏的肚子足月归足月了,但裘稳婆看了,说是起码还有十来天,怎么突然就发作了。

  来报信的婆子满头大汗,道:“叫端哥儿撞了个满怀,就……”

  杜云萝的心提了起来。

  想到穆连潇交代过她的事体,就让锦蕊和彭娘子给她与哥儿都收拾了些东西,坐着轿子去了府衙。

  杨氏早些日子就收拾好了厢房,把延哥儿交给彭娘子,杜云萝去看颜氏。

  府衙后院就那么点地方,杜云萝才走了两步,就听见了颜氏的喊叫声。

  她加快了脚步。

  产房外头,丫鬟婆子们绷着脸忙碌不已。

  杜云萝没有看见杨氏,大抵是进了产房了。

  她在庑廊下看见了端哥儿。

  杜云萝柔声唤他:“端哥儿怎么在这里?”

  端哥儿转过身来,红肿着眼睛,待看清是杜云萝,他哇的一声哭了。

  杜云萝一把将他抱了起来:“姑母在这儿,端哥儿,有什么事体与姑母说。“

  端哥儿哭得直喘气,结结巴巴道:“母亲流血了,是我不好,母亲她……”

  “别怕,”杜云萝哄着道,“端哥儿不是想要弟弟妹妹吗?你母亲是在生弟弟妹妹了。

  端哥儿是哥哥,在弟弟妹妹跟前不能哭,恩?

  姑母现在去看你母亲,你替姑母去照顾延哥儿,好吗?

  延哥儿最喜欢端哥儿了,有端哥儿陪着弟弟,姑母最放心了。”

  柔声细语哄了一阵,端哥儿才慢慢止了眼泪。

  端哥儿的奶娘从产房里出来,亦是一头大汗。

  杜云萝在她身上闻到了血腥味。

  奶娘道:“大奶奶突然发作,裘婆子不在府里,奴婢从前给她打过下手,就进去伺候奶奶了。”

  “那也不该留哥儿一人在这里。”杜云萝沉声道,“你身上味道大,别冲着哥儿,我让锦蕊把端哥儿抱去厢房里找延哥儿,你赶紧换身衣服过去伺候。”

  奶娘连声应了。

  锦蕊抱着端哥儿去了,杜云萝进了产房。

  裘婆子已经到了,正在给颜氏鼓劲。

  杨氏神色凝重,却不见焦虑,这叫杜云萝稍稍放心了些。

  “大伯娘,”杜云萝唤她,“大嫂状况如何?”

  杨氏转头看她,抿唇扯出个笑容来:“来了呀?你大嫂就是让端哥儿撞了一下。

  起先还不觉得,才一炷香的工夫就破水了,匆匆忙忙送到产房里。

  亏得是二胎,裘婆子说了,估摸着在两三个时辰就能生下来了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。

  杨氏握着杜云萝的手,走出了产房,低声道:“我琢磨着就顺水推舟吧。”

  杨氏深沉的目光落在杜云萝身上,杜云萝通透,笑道:“我来时收拾了些衣服。”

  谁都没有说透,但彼此都心知肚明。

  杜云萝本是打算在颜氏的第二胎洗三时搬来的,如今颜氏突然生产,倒是给了她们一个好借口。

  不管颜氏今日里生得顺利不顺利,对外都要说得严重些。

  这才能叫杜云萝的小住显得情理之中,极其自然。

  “大哥呢?”杜云萝问道。

  杨氏抿唇:“不在府里,使人去寻他了,也不晓得什么时候能回来。”

  杜云萝的心里咯噔,隐约觉得沉沉的。

  里头杨氏的哭喊声时长时短,渐渐的,声音低了下去。

  杜云萝听得心惊胆颤,这是她头一回听别的妇人临盆。

  她生延哥儿时,自己稀里糊涂的,根本不记得到底喊了多久,这会儿听了颜氏声音,反倒是后怕了起来。

  产房里的人是痛在身子上,外头候着的人是急在了心神上。

  她当时喊叫的时候,穆连潇一定急坏了吧……

  颜氏这里,杜云萝帮不上忙,与杨氏说了一声,回厢房里照顾两个孩子去了。

  端哥儿已经净了面,只眼睛还发红着,坐在罗汉床上,与延哥儿玩闹。

  见杜云萝回来,端哥儿转眸看着她。

  “你母亲没事的,再过几个时辰就好了。”杜云萝揉了揉端哥儿的脑袋。

  端哥儿咧嘴笑了。

  掌灯时分,杜云韬匆忙回到府中,在产房外头站了会儿,被杨氏催着回屋里等了。

  一更过半,颜氏生下了个姐儿。

  府里众人这才有心情用饭。

  待撤了桌,杜云萝寻了杜怀让说话。

  穆连潇那里的状况,杜云萝知道得不多,她的消息要靠九溪快马加鞭地传递,而府衙这里,另有渠道。

  杜怀让坐在书房的梨花木大案后头,道:“到目前为止,一切顺畅。

  云萝,你只管在府衙里住着,放心吧。”

  官场上的你来我往,杜怀让是不会与杜云萝细说的,杜云萝要的也就是一句“平安”、“顺畅”,闻言就退出来了。

  府衙里给姐儿洗三。

  与杨氏相熟的官家夫人来了不少,昌平伯府里也使了个婆子来添盆。

  除了一两位在打马吊时遇见过的夫人,其余人对杜云萝来说,都是生面孔。

  杨氏面上没什么笑容,与旁人介绍着杜云萝:“这是我侄女。

  儿媳提前发作,生姐儿伤了元气,少不得要多养几个月了。

  我一个人带不动两个孩子,就让侄女儿来给我帮帮忙。

  说起来也是巧,原本给姐儿准备的两个奶娘,一个突然奶水不足了,一个姐儿不肯吃。

  还好侄女家的哥儿在吃奶,就让她家奶娘喂了姐儿。

  要不然,这手忙脚乱的,我一时之间哪里去寻合适的奶娘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