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一十四章 火光

第四百一十四章 火光

  出关的日子定在了三日后。

  出阵之时,穆连潇在兵士之中看到了叶毓之。

  一年多的军营生活,叶毓之老练了许多,虽无上阵杀敌的经验,但比试身手时,在军中已属上流。

  他从小强身,底子不差,现在穿上铠甲,也能在马上将长枪舞动自如。

  黄大将军私底下与穆连潇说过,以叶毓之的出身,再给他累军功的机会,往后绝不会庸庸碌碌。

  景国公府的公子,即便是庶出的,叶毓之的脚步也会比普通兵士迈得更大。

  毕竟,那景国公府是闲散勋贵,老公爷两夫妻如今又失了圣上与慈宁宫的心,只要叶毓之是个将才苗子,圣上不会错失人才。

  至于那两个嫡出的弟弟,除非也学他上阵厮杀,若仅靠蒙荫谋个闲职,是胜不过叶毓之的。

  以景国公老公爷夫妇的性子,又怎么会让嫡孙冲锋陷阵?

  只要叶毓之能一步步往上爬,这个受圣宠、掌实权武勋的庶子,会比闲散的嫡子更风光。

  一切准备妥当,关门大开,穆连潇领兵由贾德引路入了大漠。

  宣城之中,厢房里摆了两个冰盆。

  即便如此,依旧是热得人冒汗。

  尤其是延哥儿和姐儿一道大哭之时,心中烦躁与这炎热的天气累在一块,愈发让人静不下心来。

  杨氏最怕吵闹,可府衙后院就这么点大的地方,躲也无处躲去。

  再说了,家里添了人丁,岂有不吵的?

  杨氏撑了半个月,歇得不好,胃口也差了许多。

  与杜云萝商议了两句,干脆卧病在床,把后院里的大小事都交到了杜云萝手中。

  如此一来,在杨氏和颜氏能掌家之前,杜云萝就能名正言顺地在府衙里住着了。

  夏夜里蝉鸣阵阵。

  杜云萝睡得并不踏实,迷迷糊糊的,她好像看到穆连潇回来了。

  想坐起身来唤他,身子半点动弹不得,杜云萝才明白过来,这是她的梦境。

  做梦就做梦吧,梦里能瞧见穆连潇倒也不错。

  如此一想,意识愈发模糊,直到婴儿啼哭声划过深夜宁静,杜云萝才猛然惊醒过来。

  是延哥儿哭了,没一会儿,姐儿也跟着哭起来。

  杜云萝披着衣服起身,去对面屋里看延哥儿。

  彭娘子正抱着哥儿哄,抬头与杜云萝道:“哥儿可能是饿了。”

  延哥儿却半点不肯吃奶,撅着嘴吐出来,杜云萝从彭娘子手里把哥儿接过来,柔声哄了一通,延哥儿才慢慢止了哭声。

  “抱我床上去睡吧。”杜云萝替延哥儿擦了脸,抱他回去睡了。

  正说着话,猛得瞥见窗外亮了起来。

  如火一般艳红。

  杜云萝的心扑通直跳,快步走出了屋子,抬头看着北边天空。

  火光把天空染得通红,迎着风,呼吸里都是焦味。

  很快,院外传来阵阵狗吠,似是把整个宣城的狗儿猫儿都惊着了,叫声此起彼伏,睡梦中的人都被惊醒了。

  延哥儿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,杜云萝死死盯着北边亮得刺目的天,空气里的烟味熏得她眼睛发痛。

  正屋的门开了,杨氏趿着鞋子,披着头发从屋里出来,揽住了杜云萝的肩,沉声道:“云萝,到大伯娘这儿来。”

  杜云萝随着杨氏进屋。

  杨氏把延哥儿抱过去,低声哄着。

  杜云萝打量了一眼灯火通明的屋子,这才发现,杜怀让不在屋里。

  很快,端哥儿和姐儿也被抱了来,坐着月子不该下床走动的颜氏被一个粗壮的婆子挪了过来,安置在了榻子上。

  杜云萝垂眸,徐徐做了两个深呼吸。

  原来,不仅仅是杜怀让不在,杜云韬也不在。

  这府中,只留下女眷和孩子们。

  杜云萝抿唇,她刚才若没有看错,烧起来的是昌平伯府的方向,以及,离伯府不远的北城门。

  杨氏一面哄着哥儿,一面跟颜氏与杜云萝道:“现在被围的不是府衙,就表示世子与黄大将军占了上风,你们各自躺一躺,等天亮了就好了。”

  杜云萝浅笑。

  她知道的,事情远不像杨氏说得这么简单。

  外头依旧嘈杂,延哥儿和姐儿哭个不停,端哥儿一脸茫然,不知所措地靠在颜氏身边。

  杜云萝哄了会儿姐儿。

  这两个小东西哭够了,渐渐安静下来。

  杜云萝的思绪转得飞快。

  她知道昌平伯豢养私兵,也知道贾德来历不明,更清楚穆连潇让她搬到府衙里的理由。

  那今夜之变,就意味着贾德想借势害穆连潇的计划失败了,而穆连潇也掌握了昌平伯豢养私兵的实证。

  昌平伯唯有拼死一搏。

  提前收到穆连潇传信的杜怀让父子围了昌平伯府。

  昌平伯不肯束手就擒,纷乱之中起了火势。

  不仅仅如此,昌平伯手上剩下的私兵会拼死入城,与守城官兵在北城门争斗,因而火势也蔓延到了北城门?

  如此一想,倒是与原本计划之中的相差不多。

  杜云萝拧着眉头,贾德是失败了不假,那穆连潇呢?他可有受伤?

  自从离开北疆到了岭东,穆连潇身上也就没添过什么伤口,这回会不会又受伤了?

  脑海之中,念头杂乱,睡意全无。

  三个孩子累着,各自睡去,余下的大人们大眼瞪小眼,一直坐到了天亮。

  天色大亮时,杜云萝出屋子看了一眼。

  北边天空之中依旧红得厉害,火情似是比昨夜还要骇人。

  杜云萝想,没有留在桂树胡同里当真是个明智的决定。

  刘老爷一家是昌平伯的人,一旦到了绝境,死了也要拉个垫背的。

  桂树胡同离府衙虽近,但千钧一发之际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,再说了,官兵忙着围昌平伯府,又要控制住城内骚乱,若还要分出心神来照顾她与延哥儿,她就是给杜怀让添乱了。

  在府衙里,与杨氏和颜氏一道,起码三个人心里都能多一点底气,免得各个牵肠挂肚。

  火势直到下午时才渐渐小了,而焦味愈发浓烈。

  杨氏与她们道:“都会过去的,外头留了不少护院和衙役,不用担心。”

  颜氏抿唇笑了笑,她想说,让护院去北城那儿稍稍看一眼,可对上杨氏的眼睛,颜氏最后什么都没有说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