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一十六章 灭火

第四百一十六章 灭火

  三明两暗的正屋一旦烧起来,就是冲天火光。

  岭东的夏日雨水不多,气候也干燥,那歹人浇了油,一时之间,仅仅靠院子里那两大缸水,无法把火势压下去。

  夜风渐起,由着火势发展,不说是后头的罩房,左右厢房,连府衙左右的屋舍都要被牵连。

  杜怀让和杜云韬赶了回来,身后跟着的官兵们也忙着灭火。

  只是水量有限,便是四周百姓也从家中提着水来,也是够呛。

  确认了家人都平安,杜怀让长长松了一口气,让穆连潇和杜云韬先安置妇孺们,杜怀让背手站在院中,指挥人手灭火。

  后衙起火,前头衙门里虽没有着起来,但热浪滚滚而来,并不舒服。

  只是天色已暗,城内秩序又没有恢复,只好先将就将就。

  刚刚直面了凶徒大火,匕首刺目的银光还在眼前,能全身而退已是万幸,没有哪个会抱怨这个那个的。

  三个孩子都由奶娘带着,不哭也不闹了。

  颜氏被挪到了榻子上,杨氏问了几句,她挤出笑容摇头:“母亲,我无事,五姑她……”

  两人都转眸看向杜云萝。

  杜云萝似是回过些神了,坐在角落的椅子上。

  穆连潇蹲在她身前,双手紧紧握着她的手。

  明明是夏日里,明明热浪席卷,可杜云萝的手冰冷冰冷,仿若冬季之中。

  这是吓坏了才会如此,穆连潇心疼极了,他柔声道:“云萝,莫再想了,你看,我们都好好的。”

  杜云萝的眸子转了转,冲穆连潇笑了笑。她在笑着,眼底却没有半点笑意,幽深而黑暗,看不到底。

  穆连潇的手掌覆着杜云萝的脸颊,指腹从瓷片划开的伤口旁轻轻擦过。

  微微的刺痛让杜云萝的身子一颤,她垂眸看着穆连潇:“世子,去帮大伯父吧,我没事了。”

  穆连潇抿唇。

  屋里人多,便是他想好生安慰杜云萝一番,也要顾忌他人。

  再者,颜氏卧床,穆连潇一直在屋里也不方便。

  “延哥儿睡着了,你歇会儿,我去大伯父那里,等下再过来。”

  穆连潇放开杜云萝站起身来,走过去跟杨氏道:“大伯娘,云萝交给您照顾了。”

  杨氏颔首。

  穆连潇前脚出了屋子,杜云韬也很快跟了出来。

 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,这个当口,都不是儿女情长之时。

  正是因为担心妻儿、担心家人,才更要快些收拾局面,断不能拖沓。

  后院的火势被压制了,一时半会儿还灭不了,但总算不往其他地方蔓延了。

  与杜怀让说了两句,杜云韬和穆连潇领着官兵出府,收拾宣城局势。

  穆连潇去了桂树胡同,刘老爷的院子里已经没人了,当日大张旗鼓搬来的上等的家具留了下来,人却不知所踪。

  自打昨日下午关闭城门起,除了穆连潇入城,整个宣城没有开过城门。

  刘老爷一家出不了城,大抵是躲在了哪个角落了里。

  胡同深处的穆家小院一切如常。

  知道杜云萝母子不在院中,也没人对穆家的这群下人动手。

  洪金宝一家见穆连潇回来,晓得主子们都平安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洪金宝家的道:“总算没辜负夫人的托付,家里一切如常。”

  费了差不多一个时辰,府衙里的大火才算是扑灭了。

  正屋烧得只剩下焦炭一般的黑色屋梁柱,西厢房也受了灾,靠近正屋的北间烧掉了大半。

  灭火时大桶大桶浇下去的水,让余下的屋子都狼狈不堪。

  杜怀让摇了摇头,在修缮之前,后院是不能住人了。

  二更天时,杜云韬和穆连潇相继回来,见此场面,亦是摇了摇头。

  “我们男人也就算了,就怕他们女人孩子扛不住。”杜云韬抬手抹了一把脸。

  杜怀让也清楚。

  他问过杨氏了,昨儿半夜起,她们几人就没有睡过了。

  今日受了惊吓,若再在前头那小屋子里挤一晚上,身子骨许是吃不消的。

  穆连潇沉吟道:“不如去桂树胡同吧,好歹有水有热饭,让她们收拾收拾早些睡下。”

  未免今夜城中再生变故,官兵和衙役们要通宵巡视。

  府衙里又不得断了人手,几人商议了一番,杜怀让留守上半夜,等下半夜时,杜云韬与他来交替。

  穆连潇对宣城内状况不及两人熟悉,也就不添乱了,留在桂树胡同里,也能护着女眷们一些。

  杜云萝静静坐在角落,杨氏柔声与她说话,她不时点头或摇头。

  杨氏暗暗叹气,杜云萝看起来平和,但实则是把恐惧压在了心中,这可不是好事。

  穆连潇几人进来。

  杜怀让道:“都挪桂树胡同去吧,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。”

  杨氏闻言颔首。

  穆连潇走到杜云萝面前,揉了揉她的额头:“云萝,我们归家去。”

  杜云萝抬眉,浅浅笑了笑。

  穆家的小院子说小不说大也不大。

  端哥儿和姐儿跟着延哥儿住东厢,杨氏和颜氏婆媳两人住西厢,底下婆子娘子们在后罩房等处睡大通铺。

  前一进院子除了让杜云韬父子歇息外,还挤了九溪等人。

  厨房里烧起了火,又是煮水又是热饭。

  众人胃口都不算好,颜氏简单用了点,擦了把脸就歇了,杨氏看着三个孩子们休息后,才放心地回了西厢。

  穆连潇牵着杜云萝的手回到屋里,见她的手还是冰冷冰冷的,他让锦蕊打了水来。

  “泡会儿热水,我去前头一趟,等下回来。”

  杜云萝应了。

  全身浸在热水里时,暖意才慢慢地、慢慢地回来了。

  她泡了许久,十根手指都皱了,还在让锦蕊加热水。

  杜云萝觉得全身无力,刚才明明还能走动,可蜷缩在水中,她的腿肚子就止不住打颤,像是要抽筋了一般。

  锦蕊担忧地看着她:“夫人,还加水吗?”

  狠狠捏了把腿肚子,杜云萝摇了摇头:“不洗了,扶我起来。”

  换上干净衣裳,理顺了长发,杜云萝把所有不好的画面都抛在了脑后,道:“哥儿歇了?世子呢?”

  “延哥儿他们都睡了,大太太之前去瞧过了,延哥儿和姐儿还什么都不懂,哭完了就能吃能睡了,就端哥儿吓着了,回来路上,大爷一直哄着,这会儿也静下来了。”锦蕊低声细语道,“世子还在前头,似是和大爷在商量事体。”

  杜云萝应了一声,见锦岚提着食盒进来,便道:“都去收拾收拾,过来陪我吃饭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