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一十八章 恐惧

第四百一十八章 恐惧

  杜云萝结结巴巴说着,后半截不断重复着,说着她没有做错。

  穆连潇的心痛极了,就好像那捏在他手上的力道也捏在了他的心上一般。

  他是将士,他打过仗,染过血,杀过人,那就是战场,不杀敌就会被敌杀。

  从小在将门长大,穆连潇没有对此恐惧过,即便是他第一次将敌人挑翻坠马,他也没有怕过。

  顾不上怕,也来不及怕,一个接一个的敌军从四周冲过来,在意识清明之前,手上的长枪已经本能地挥了出去。

  收拾战局之时,满目疮痍的战场带给他的只有悲凉,而非恐惧。

  这些是他习以为常的事情,但对杜云萝来说,却是截然不同的。

  杜云萝生在书香世家,从小就是娇娇女,爱哭也爱笑,在娘家时被娘家人宠着,嫁过来后,又叫穆连潇捧在手心里。

  战争,杀人,对杜云萝来说,都只是听一听罢了。

  唯一离她最近的,就是那莫名死在了井里的丫鬟。

  他的云萝,何曾直面过凶险,何曾直面过死亡?

  这不是她应该经历的事情,却偏偏

  而且,杜云萝不是站在屋里瑟瑟发抖的那几人,她亲手砸了歹人,这是她头一次动手伤人,看着那人在她的眼前痛苦抽搐。

  烧死,比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鲜血更骇人,是真真正正能看到生命在流逝。

  瓷瓶砸在人身上的打击感,也不是轻描淡写就能体会的,唯有动手之人,才能明白那种感觉。

  穆连潇把杜云萝的额头按在了他的胸前。

  他们都知道,她没有做错,她就该如此做,可杀人的惊恐与对错无关。

  呼吸之间,穆连潇身上的皂角香气渐渐取代了那人肉燃烧时的味道。

  杜云萝狠狠地呼吸着,她低声唤道:“世子?”

  “我在。”穆连潇应道。

  杜云萝抿唇,又唤:“世子?”

  “我在。”

  “世子?”

  “我在。”

  一遍又一遍,如此反复着,杜云萝的心慢慢静了下来,眼中氤氲,泪水溢出,沿着脸颊滑落。

  一旦哭出来了,便如同决堤一般,根本止不住。

  穆连潇轻轻拍着她的背,温柔安抚着,由着她低声哭泣。

  能哭出来,就是好事。

  杜云萝哭了许久,胸口起伏着,一抽一抽的。

  穆连潇在她眼角印了一吻,与锦蕊道:“给夫人准备套干净中衣来。”

  杜云萝的身上早就叫汗水浸湿了,锦蕊连连点头,备好后就退出去了。

  穆连潇打横抱着杜云萝去了净室,亲手替杜云萝擦了脸,换了中衣,又将她抱回到床上。

  从梳妆台上寻了香膏,他挖了一块,匀开了给杜云萝抹脸,又小心翼翼地避开了脸颊上的伤口。

  待收拾妥当了,穆连潇试探着碰了碰伤口:“痛吗?”

  杜云萝吸了口凉气。

  穆连潇轻声笑了,他的云萝就是个娇娇,这么小的伤口都会痛,何况是面对那样的场面?

  心疼又心软,穆连潇吹灯落帐,把杜云萝搂在怀中,道:“夜深了,睡吧,我陪着你,睡吧”

  杜云萝下意识往穆连潇那边靠,也不管这是大夏天,手脚都往穆连潇身上招呼。

  抱着穆连潇的腰,听着他平缓的心跳声,杜云萝踏实下来,哑声道:“睡不着了,跟我说话好不好?就说山峪关的事情。”

  穆连潇将她箍得更紧了些,依着她的心思,说贾德到了山峪关之后的行事,说他们给贾德设的圈套

  才讲了一小会儿,杜云萝的呼吸绵长,已然睡着了。

  穆连潇轻柔理了理杜云萝的长发,却不敢随意乱动,怕把她惊醒了。

  不管如何,今夜要让杜云萝睡了好觉,等明日里,她必须要去面对。

  冲进屋里的歹人已经烧焦了,无法从面容身形判断身份,只有与他面对面的杜云萝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子。

  穆连潇想问杜云萝,却又实在硬不下心肠,便干脆等到天亮吧。

  这几日,穆连潇也是不眠不休的,此刻静下来了,倦意袭来,不禁也沉沉睡去。

  穆连潇再醒来时,天色蒙蒙亮。

  怀里的杜云萝依旧扒着他,也不管两人都热出了一身汗。

  想到现在院子里住了那么多人,穆连潇到底没起身出去练功,怕惊搅了他们。

  他低着头看着杜云萝,她眉宇舒展,看来并没有做噩梦。

  脸上那一道小口子如同羊脂白玉上突显的裂痕一般,看得穆连潇不舒坦,想起当时杜云萝要替他涂手臂上伤口的样子,他又不禁扬了唇角。

  那膏药应该也带来了,回头给她抹上,他的云萝是娇女,不该有这样的伤痕。

  不多时,杜云萝亦转醒过来,对上穆连潇沉沉湛湛的眸子,她挤出笑容道:“你在就好。”

  闻声,穆连潇的心忍不住一颤,翻身将杜云萝压在身下,低头含住了她的唇。

  唇齿相交,直到杜云萝气喘吁吁,穆连潇才放开了她。

  杜云萝匀气,她知道,穆连潇是用这种方式在告诉她,他就在这里,就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。

  外头传来婴儿哭声,姐儿醒了,她一哭,延哥儿也哭了。

  杜云萝和穆连潇起身梳洗,又过去看孩子。

  两个小东西肚子饿,吃过了奶,就止了眼泪,又睡着了,只有端哥儿奄奄的,靠着奶娘。

  见了穆连潇,端哥儿怯怯道:“姑父,父亲呢?”

  杜云韬守后半夜,这会儿应该还在府衙里。

  穆连潇抱起端哥儿,道:“端哥儿的父亲在府衙,祖父在前院里歇息,等他起来去了府衙,哥儿的父亲就回来了。

  哥儿现在跟着姑父、姑母去用早饭,好不好?”

  杜云韬不在,端哥儿有些失望,但他还是点了点头。

  锦蕊在西次间里摆桌,见端哥儿也来了,赶紧让锦岚再添了副碗筷。

  给三人都盛了粥,锦蕊道:“大太太和大奶奶那里也送了早饭了,奴婢使人去禀了端哥儿在夫人屋里。”

  端哥儿年幼,吃饭却不用人操心地哄着劝着。

  待用完了饭,杜云萝给端哥儿擦了嘴,让奶娘送他去杨氏和颜氏那里。

  穆连潇牵着杜云萝的手,道:“云萝,我知道你怕,但你必须想一想,那个歹人,你认得吗?”未完待续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