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二十章 踪影

第四百二十章 踪影

  <>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  出关时定下的是一日左右路程的探寻,因而每个兵士身上带的也不过就是两日的口粮和水。

  叶毓之也不例外。

  大漠之中,食物和水源难寻,这一带又极少绿洲,叶毓之若是迷失在了大漠里,只怕凶多吉少。

  何况,这么多天过去了,守军有守军的规矩,不可能因为一个兵士的失踪就带人进大漠搜寻。

  那毕竟是大漠。

  别说是找人了,去寻找的兵士们兴许都会折损。

  就算黄大将军愿意私下去寻人,可大漠茫茫,也许近在眼前,也会因黄沙掩埋而寻不到踪迹。

  穆连潇的心情沉重极了。

  从军就是如此,没有人敢说定然性命无忧,战场上什么都可能发生。

  叶毓之选择从军,心中也会对这种情况有所准备。

  可以穆连潇来说,他建议叶毓之来山峪关,并非想要看到这种局面。

  就算不能活着回京,也该是浴血奋战死在战场上,而不该是失踪。

  黄纭当时清理过战场,若叶毓之战死,黄纭不会错过他的尸骨。

  杜云萝拧眉望着穆连潇,她从他的眸子里读到了沉重。

  若叶毓之失去了踪迹,再也回不来了,廖姨娘和安冉县主要如何接受?

  前世,杜云萝品尝过至亲殒命边关的痛,她感受过,所以她懂,那种滋味,剐心剐肺。

  而尸首不还,就如同失去踪迹的穆连康一般,想到徐氏的模样,杜云萝忍不住就想叹息。

  穆连潇俯身靠近帘窗,沉声道:“这里离山峪关不远了,毓之失踪,虽然生机渺茫,但我想快些赶回去。

  马车行得慢,这路也不平稳,再行快些,你和延哥儿只怕要吃不消。

  云萝,我先走,让九溪和鸣柳送你到山峪关。”

  轻重缓急,杜云萝分得清,她颔首道:“世子,你只管去吧,不用担心我和延哥儿,也就再两三日,我们就到了。”

  穆连潇抿唇浅笑,直起身仔细叮嘱了九溪和鸣柳后,鞭子一扬,策马冲了出去。

  马蹄声渐远,杜云萝放下了帘窗。

  之后几日的路程,杜云萝的心思不在山道左右的景致上,一心想着快些赶路。

  傍晚时,他们抵达了小镇。

  鸣柳引路,马车停在了一座小院外头。

  杜云萝扶着锦蕊的手下车,扫了一眼四周环境。

  这个镇子不大,百姓也少,比起宣城的小院,这里的建筑截然不同,也瞧不见绿树,一眼全是黄土。

  天边云彩被晚霞染红,映得小镇透了几分荒凉。

  鸣柳恭谨道:“夫人将就将就。”

  杜云萝从彭娘子手中接过了延哥儿,跟着鸣柳往院子里头走。

  只有一进院落,亦是正屋、左右厢房,却没有倒座和后罩房,也没有庑廊穿堂连接。

  入门没有影壁,一眼就能望见挂着蓝色棉布帘子的正屋大门。

  虽然简单,但杜云萝觉得新鲜,两世为人,她还是头一回住这样的屋子呢。

  尤其是内室里搭着的是炕,而不是床,她看了眼炕口,笑着道:“可惜还是夏天,不然倒是可以试试烧炕的感觉。”

  话一出口,众人都笑了。

  丫鬟婆子们自不敢挑剔,各自心中担心的也就是娇贵的杜云萝会住不惯,这会儿看她还挺满意的,都松了一口气。

  洪金宝家的和锦蕊、锦岚一道把行李收拾了。

  鸣柳与杜云萝行了礼,往山峪关报信去了。

  杜云萝站在院子里,问九溪道:“这里离世子在的关口还有多远?我听说是一两个时辰?”

  九溪摸了摸鼻子,道:“若是使了劲马不停蹄地跑,不要一个时辰就能到了。

  等爷换防休息时,若夫人想过去,马车也是方便的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。

  晚霞暗去,屋里点起了灯。

  杜云萝坐了数日马车,浑身不自在,梳洗了一番,道:“今夜晚了,早些歇了吧。”

  锦蕊问她:“夫人不等世子吗?”

  杜云萝略算了算,鸣柳回到山峪关时,天已经暗了,穆连潇应当不会连夜赶来,她道:“不等了,睡吧。”

  锦蕊扶她上了炕,便吹了灯。

  头一回睡大炕,新奇也挡不住疲倦,杜云萝很快入睡。

  夜深人静时,听见房门吱呀一声开了,她一个激灵醒了,翻身坐了起来。

  “吵醒你了?”

  黑暗里传来穆连潇的声音,杜云萝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。

  半夜回来,穆连潇简单梳洗之后就爬上了炕。

  杜云萝压着声问他:“还当你不回来了。”

  “怕你住不惯。”穆连潇搂着杜云萝道。

  杜云萝略调整了个舒服些的姿势:“叶大公子有消息吗?”

  穆连潇低低叹了口气:“黄纭发现他不见了之后,就带了几个亲兵出关寻过一次。

  别说是毓之的踪迹,连之前和昌平伯府的私兵厮杀的地方都寻不着了。

  也不晓得是寻错了地方,还是叫黄沙掩埋了。

  只能无功而返。

  我昨日也试着寻过,一样没结果。

  说实话,黄大将军也好,我也罢,都不可能为了毓之一个人就调大量守军去搜寻,就算是我失踪在荒漠里,黄大将军也不能不顾守军安危来找我。”

  杜云萝拧眉,轻轻蹬了穆连潇一脚,嗔道:“道理我都懂,你别说那么不吉利的话。”

  穆连潇失笑,揉了揉杜云萝的头发:“睡吧,明日再说。”

  没有床幔,天色刚一亮,透过窗户撒进来,杜云萝就睁开了眼睛。

  穆连潇正要出去练功,一面撸着袖子,一面道:“你再睡会儿吧,平日里也极少起得这么早。”

  “不睡了,”杜云萝披了衣服起来,“你待会儿就要回山峪关吧?我等你走了再睡回笼觉。”

  这是舍不得错过与他相处的时光,恨不能粘着他,多一刻也好。

  穆连潇忍俊不禁,唤了锦蕊进来伺候杜云萝,自个儿先出去了。

  看穆连潇练完功,九溪去买了些早点回来。

  昨日他们到得晚,小镇商事不兴,只大白天才有东西采买。

  这一路来,也没有客栈驿馆,几乎都吃的干粮。

  今日一早,九溪就想给杜云萝换换口味。

  用过了早饭,穆连潇正打算出发,鸣柳就冲进了院子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