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二十一章 眼睛

第四百二十一章 眼睛

  <>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  鸣柳长得清秀,云栖有时候拿“像小娘子似的”打趣他,说是若穆连潇有事体必须要由女人出面办,让鸣柳梳个头换身衣服就能蒙混过去。

  这些年跟着穆连潇在边关,鸣柳也没晒黑,依旧白皙得跟个养在深闺里的姑娘似的。

  他急匆匆进来,两眼晶亮,有一层薄薄的光影。

  脸颊涨红,激动得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来。

  穆连潇一怔,上前问道:“寻到毓之了?还活着?”

  鸣柳猛一阵点头。

  穆连潇闻言,刚要长舒一口气,就见鸣柳又连连摇头。

  九溪在一旁急得不行:“你慌什么嘛!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,赶紧说嘛。”

  鸣柳深吸了一口气,稍稍平缓了心跳,道:“是大爷,叶大公子和大爷都回来了。”

  杜云萝蹭得站了起来,她只觉得胸腔之中嘭的一声炸开了,她的脑海一片空白。

  能被鸣柳称呼为大爷的,能让他快马加鞭大半个时辰之后,依旧激动得说不上话来的,唯有穆连康。

  那个八年半以前,在北疆回京城的路上消失了踪影的穆连康。

  尸骨无踪,没有人知道穆连康到底是死是活,这八年多,吴老太君和徐氏再不心甘,也只能当穆连康已死。

  而现在,这个人回来了,他还活着。

  他真的还活着。

  穆连潇站在原地,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,一下快过一下。

  有一瞬,他以为自己听岔了,可见九溪亦是呆若木鸡一般,他又觉得这是事实。

  “真的是大哥?”穆连潇的声音发抖。

  鸣柳重重地点头。

  他跟了穆连潇多年,深知自家世子对穆连康的执着。

  明明是一起去边疆迎灵的兄弟,却只有穆连康没有回来。

  这些年,穆连潇时不时去青连寺寻穆堂,为的也是穆连康。

  今日,活生生的穆连康就站在了鸣柳的面前,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,他的身形面容和当年都不同了,可鸣柳知道,那就是穆连康。

  穆连潇的手紧紧攥了起来,才稳住了发颤的身子,他深吸了一口气,霎时间,眼眶通红。

  他的大哥,到底是回来了,活着回来了。

  若京里知道了这个消息,吴老太君和徐氏知道了,还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样子。

  想起家中这些年对穆连康的牵挂,穆连潇抬手抹了一把脸。

  杜云萝渐渐回过神来,看着穆连潇,她是第一次在穆连潇的脸上看到这样的神情。

  他笑过,怒过,脸红过,纠结过,沉闷过,无奈过,却不曾哭过,现在的穆连潇,几乎喜极而泣。

  杜云萝握住了穆连潇依旧紧紧攥着的那只手,道:“赶紧去吧,大伯还等着你。”

  穆连潇颔首,拥了杜云萝一下,跟鸣柳一块走了。

  很快,院外马蹄声遥遥而去。

  两骑快马扬起尘烟,穆连潇没有仔细向鸣柳询问事情的来龙去脉,他怕耽搁了路程。

  鸣柳的马刚刚才全速跑了一趟,没多久,就跟不上穆连潇的马速了。

  到了山峪关,穆连潇回到自己的院子里,里头空无一人。

  他又急匆匆跑出来,问了一个士兵,才知叶毓之他们在黄大将军那里。

  穆连潇冲到了黄大将军的屋里。

  黄大将军坐在正中,下首坐了黄纭,另一侧是叶毓之,以及一个陌生的身影。

  穆连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他相信鸣柳不会看错,可又有些忐忑,怕万一不是穆连康,他会失望至极。

  穆连潇迟疑着上前,那人转过头来,缓缓站起了身。

  那人身材魁梧,个头比穆连潇还高些,他的衣着打扮与他们都不相同,穆连潇仔细一看,似乎是大漠里出没的马贼的装扮。

  他的面色黝黑,下颚处围了一圈胡子,连脸型轮廓都模糊了。

  只那双眼睛,穆连潇死死盯着那双眼睛。

  浓眉大眼,目光炯炯,与记忆里的一模一样。

  单看这双眼睛,和穆连康的父亲穆元铭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眼睛,穆连潇就敢说,这就是他的大哥。

  穆连潇嗓子一涩,唤道:“大哥!”

  那人亦望着穆连潇,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,犹豫着道:“阿潇?”

  穆连潇深深点头。

  “呵……”那人苦笑,道,“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你的大哥,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,唯一有印象的是我有个骑术出众的爹,有一个弟弟叫阿潇。”

  穆连潇深吸了一口气,眼睛酸涩,心里沉甸甸的。

  他并不意外,应该说这才合理,若穆连康还记得往事,记得他出身定远侯府,他只要活着,那八年多来,他定会回家的。

  唯有他什么都忘了,才会音讯全无。

  话说回来,记不记得又有什么关系?

  只要大哥还活着,就算什么都忘了,也是他穆连潇的大哥。

  “对,你的父亲,也就是我的三叔父,骑术出众,小时候是他带着我们去马场的。”穆连潇咧嘴笑了,“你右边的肩胛骨下面是不是有一道旧伤?那是以前阿喻淘气爬树摔下来,你为了接住他摔倒在地上,叫石头划伤的。”

  那人一怔,下意识抬手往右肩胛骨下摸去,抿唇道:“有。”

  听闻这个字,穆连潇绷紧的身子一下子松了下来,笑容更深了三分:“大哥,这八年多,你是怎么过的?”

  相较于穆连潇的轻松,穆连康却是五味杂陈。

  他没有过去的记忆,无数次想去追寻,都以头痛欲裂告终,就如他说的,他能记得的只有会骑马的父亲和叫阿潇的弟弟。

  除此之外,再也没有了。

  现在,他终于见到了这个弟弟,对方能确认他的身份,他却开始难以置信。

  叶毓之见穆连康拧眉,拍了拍他的肩,与穆连潇道:“那****与敌兵相杀,一不小心双双滚下沙丘,缠斗之余,离你们越来越远,等我总算杀了他,想往回走的时候,已经寻不到路了。

  我撑了几天,原本以为要死在沙漠里了,结果被一群马贼救了。

  他们说,要么入伙要么死,我在那群人中间,发现了穆大爷。

  这么多年没见,乍一眼我还以为认错了,我佯装答应,一直跟着他确认他的身份。

  他说他有个弟弟叫阿潇,我就确定是了,费了几天,说服他带我回山峪关来。”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